當年曾被爸媽請去看心理醫生 黃嘉千邀父親寫遺囑 背後有洋蔥

圖片來源 / 陳德信攝
瀏覽數27,050
2019/03/07 · 作者 / 梁惠明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現在很多人都是這樣,照顧父母是出自責任感、道德感,如果捫心自問,你心裡其實覺得這是個麻煩,要照顧只是因為躲不掉。」在電影《老大人》裡飾演女兒玉珍一角的黃嘉千直言,「這是很真實的心情,如果不能面對和坦承這種情緒,只能壓抑,心裡一定超累,久了當然就會怨恨父母。」

黃嘉千是歌手出道,1997年曾入圍金曲獎,但不做作的逗趣戲感十足,後來轉型搞笑主持人及演員。雖然都是配角綠葉的角色,但2008年在電視劇《光陰的故事》裡演活了熱心又帶點三八的「孫媽」,以此拿下金鐘獎,演技獲得肯定。現實生活中,她和加拿大籍藝人夏克立結婚後生下女兒夏天,母女互動親暱,戲裡戲外總是笑咪咪的形象,深植人心。但為什麼一說起照顧父母的話題,卻會說出這麼深沉的觀點?

「小盒子式的管教」  自幼家教嚴期望高

「你知道嗎,小時候我出門時,我媽規定我一定要撐陽傘。」黃嘉千突然冒出這句話。

原來她出身基督教家庭,上面有2個哥哥,她是最小又唯一的女兒,父母格外疼愛她,管教也更加嚴格。「我媽怕我被別的小孩帶壞,我跟朋友出去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真的要出門,一定要撐陽傘,她怕我曬黑。」

黃嘉千描述,父母當年對她的管教方式,像是把她放在小盒子裡,捧在手心當成小公主好好保護。「我哥有時候有什麼想買的,都叫我去講,」她有點得意的說,「因為哥哥說不通的,只要我去跟爸爸說,就都OK沒問題。」

家族中有長輩當牧師,自己爸爸是長老,媽媽在教會唱詩班擔任伴奏,自然而然,媽媽就是黃嘉千的鋼琴啟蒙老師。她從3歲開始,就得在固定時間練鋼琴,雖然打下她扎實的古典鋼琴基礎,卻也成為青春期叛逆反抗的導火線。

(黃嘉千(左一)學生時代。圖片來源:黃嘉千微博)

爸媽其實只是想要栽培愛女,希望黃嘉千能把鋼琴練成一技之長,以後可以當鋼琴老師,至少養活自已。

「可是我不想練啊,我也想跟同學去玩哪!」逐漸長大的黃嘉千開始對於學琴這件事不耐煩,不敢直接跟媽媽回嘴,就把怒氣全都發在鋼琴上,乒乒乓乓重擊琴鍵。「我媽也很妙,她跟我說這樣情緒不對,從頭再來!」

青春期反彈力道大 爸媽一度求助心理醫生

黃嘉千個性外向又才華洋溢,很受到同學歡迎,下課後喜歡跟同學逛街或是聊天,有時過了回家的時間,她明知該打電話回家報行蹤,可是就是不想打。這件事情,讓父母相當不開心又傷透腦筋,多次三申五令,要黃嘉千如果會晚回家,一定要先打電話說明。

「有一次我又做一樣的事,在外面跟同學混到很晚才回到家,還是沒有打電話,爸爸很生氣,拿起衣架想打我,」結果家人立刻衝過來,「我大哥站在我爸那邊,覺得這妹妹一定要好好教訓;我二哥和我媽同國,拉住我爸不讓他打,」黃嘉千活靈活現說起當年的家庭戰爭。

(說起青春期叛逆引發家庭戰爭的過往,黃嘉千表情十足。圖片來源:陳德信攝)

「結果我爸媽只好帶我去看心理醫生,」黃嘉千邊說邊吐舌頭,「因為爸媽想知道:到底為什麼,這女兒一出門,就是不肯打通電話回來報行蹤。」

黃嘉千坦承,這是因為,「只要一打電話,我的自由就沒了,爸媽一定叫我馬上回家,我就是不想要別人管我。」

演藝事業闖出一片天 為人母後更在乎「說清楚」

走過叛逆的青春期,結果黃嘉千果然靠著媽媽盯出來的扎實琴藝,在高中畢業後,到民歌餐廳自彈自唱。她優異的表現,被知名歌手趙傳看見,邀她擔任合音,就此踏入歌壇,輾轉在演藝圈也闖蕩了20多年。黃嘉千說,會接下《老大人》這部電影,除了想跳脫平常外放討喜的形象,也想走入玉珍這個「外表沒事,但內心很有事,很壓抑」的女兒內心。

「玉珍自己的婚姻有狀況,她的心已經很累,」黃嘉千描述劇中女兒玉珍的處境:她自認已經盡力照顧曾臥床多年的母親,現在也出錢出力照顧爸爸,只是哥哥明知道她的情況,卻還是在父親病禢前嗆她:「女兒是潑出去的水,兒子就應該嗎?我是人也會累!」這時候,玉珍生氣了。

《老大人》劇中,黃嘉千(右)飾演妹妹玉珍,和喜翔飾演的哥哥,在父親病房外,為了照顧問題針鋒相對。圖片來源:威視電影提供)

黃嘉千在這裡點破盲點,「玉珍氣的是,哥哥明知道妹妹已經盡力了,卻還是出言挑釁。所以即使已經筋疲力竭,她還是負氣怒回哥哥,『不用你管了,爸爸我來照顧就好』。」

但現實是,「當你覺得做這件事是責任的時候,一定就有壓力,尤其很多事情我們就是做不到,扛不起這個重擔,卻要扛起來,心就是累壞了。」結果心疼女兒的老父拒絕女兒邀請同住,只好被兒子送進養老院。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面對父母照顧的問題,當然沒有統一又簡單的解方。也到了該面對父母逐漸年邁、同時身兼女兒及媽媽兩種角色的年紀,黃嘉千對於老化這種無法掌控的無奈,語重心長地說,「我的作法,是我選擇勇敢並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而且要說清楚。

(圖片來源:陳德信攝)

邀爸爸和老公都做這件事:愛,就是我們把遺囑先寫好

黃嘉千說,很愛畫畫的父親曾在參加一場告別式後告訴她,「以後在我的告別式上,你把我的畫作一張張都拿去送人。」她當時無法理解父親心情,但拍了《老大人》後,她深切感受「這些事情遲早會發生,生命就是這樣子」,有什麼自己想做的或是希望別人為你做的事情,要坦白說出來。

「別讓愛你的人猜心--猜你想要的、不想要的,最後只是徒增家人爭執,也許一個家就這樣吵散了。」

「所以我和老公討論一起寫遺囑,」她主動提到這個敏感話題,「我們有女兒,這是非常重要的大事,當然要事先好好討論規劃。」

「這真的沒有什麼好忌諱的,我不但和老公討論,也跟我爸爸說,『有空要把遺囑先寫好。』」

黃嘉千強調,如果真的覺得遺囑兩個字太刺眼,「那就想成把自己的事情交代好,寫清楚,讓別人知道,當你無法為自己做這些事情時,你希望能怎麼被對待,」她一個字一個字緩緩說,「還有你最在乎、最重視的牽掛,你一定要說清楚,希望能做什麼樣的安排。」

「好好關心身邊的人,珍惜有家人在世的每一天,這才是最重要的。」黃嘉千說,作為女兒,她希望父母能夠更放心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要再為子女擔心;作為媽媽,她會好好對女兒說明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不讓孩子猜心。「這是我真正想要表達的:坦承說明彼此的真正心情,又何嘗不也是一種真愛的表現?」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