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學會放手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6,127
2019/02/26 · 作者 / 黃瑞祥(《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專欄作家)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以下簡稱無敵破壞王2)是2018年我最期待的動畫續集電影,而它確實也沒讓人失望。

「續集電影」讓所有編劇、製片與導演又愛又恨,愛的是已經有既成的人物、世界觀、口碑以及票房;恨的是,以上所有一切優勢都同時也是限制。原創電影難在無中生有,同時也因為毫無限制所以可能成就傑作。但我們鮮少會給續集電影至高評價,除了觀眾很難從中獲得更多新鮮感之外,從製作的角度看來,更是難關重重。

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該如何給幸福快樂的主角創造出新的困境?

「主角」在劇本中的意義,就是遭遇問題、解決問題之人。在一流的故事中,主角解決的現實問題,往往都是內心難題的投射,例如厭倦日常生活的主角會踏上冒險旅途、缺乏自信的主角得尋求自我認同、冷酷無情的主角會產生情感、過度天真的主角會理解現實,換言之,所有主角邁入故事的結局,同時就解決了自身最大的難題。那麼,當主角已經得到幸福,還有什麼動人的故事好談呢?

在《無敵破壞王》中,男主角雷夫跟女主角雲妮露最開始都不受歡迎,兩人的困境都是「被他人排斥」、動機都是「想得到認同」。故事最後,兩人不僅成為摯友,同時也都建立了自己的友誼圈,在電玩中心的小小世界裡面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無敵破壞王2》的故事發生在6年後,雷夫對於這樣平穩的日子相當滿意,但雲妮露卻對日復一日的生活感到疲乏,她希望可以改變現狀。一個人想維持現況,另一個人想改變,這兩個人的友誼開始產生變化。雷夫為了能讓雲妮露開心不惜赴湯蹈火,但當雲妮露開始有了新朋友的時候,他卻萌生忌妒;雲妮露一方面對於窺見網路賽車世界感到驚奇刺激,另一方面卻又對無條件對自己付出的雷夫感到愧疚。

「獨佔慾」產生的忌妒,對上「罪惡感」產生的愧疚,這種關係模式是不是讓人覺得很眼熟?在愛情的關係中,這叫恐怖情人強留變心另一半;在親情的關係中,這叫控制狂家長強壓青春期孩子。雷夫對雲妮露的情感是友情,友情原本就不該獨佔;雷夫卻想獨佔「雲妮露最好朋友」的位置,這讓《無敵破壞王2》的雷夫表現地既像是恐怖情人、又像是控制狂家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好朋友不一定要擁有一樣的夢想

在現實人生中,雷夫的行動只會逐漸消磨對方的耐性,直到所有的愛都轉變成恨。心理學家拚命想尋找能夠預測關係品質的變項,找到最後,發現只有一件事情具有預測力──雙方對未來的期待。希望孩子應當遵循孝道、隨伺在旁的父母,遇上想自我實現、出國工作的孩子,親子關係注定破裂;希望另一半能在家處理家務、支持自己工作的人,對上希望雙方都能自由追求工作成就感、家事一起做的人,伴侶關係注定破裂。

事情很簡單,當雙方對彼此的期望落差越大,這段關係破裂的機率就越高。

面對所愛,我們都希望能永遠維持這段關係。然而,我們是人,我們對自我的認同、對人生的盼望、對時間的分配、對關係的期許,都會不斷改變。我們可能是那個因為想離開的雲妮露,也可能是那個期望友誼長存的雷夫。雙方沒有誰對誰錯,只能說,離合聚散,都是人生。

每部電影,都有最關鍵的一幕。《無敵破壞王2》最關鍵的一幕是,雷夫送雲妮露到網路賽車遊戲「致命關頭」的入口,兩個人不斷望著對方道別,突然一閃,雲妮露就這麼消失在雷夫的視線裡。這是被留下的人的視角,有點寂寞、有點無奈,但卻充滿了祝福與愛。

《無敵破壞王》連續兩集都跟奧斯卡最佳動畫錯身而過,但2019年的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包子》,不僅正是《無敵破壞王2》播放前的暖場動畫短片,而且主題一樣是在談「如何放手」。《包子》的故事把父母對孩子的過保護與過度管教,透過母親與虛擬的包子精靈寫實地描繪出來。在最後一幕中,母親因為無法控制孩子而將包子精靈一口吃下,爾後又懊悔不已的態度,隱隱跟《無敵破壞王2》中,雷夫的控制本能化作病毒、在數位世界中不斷尋找雲妮露,相互呼應。

《無敵破壞王2》的故事最後,雷夫與雲妮露各自過上新生活,兩人每周固定視訊對話一次,一樣還是好朋友。科技解構了人的關係,但也重新建構了人的關係。正如片中的對白,「好朋友不一定要擁有一樣的夢想」。只要我們彼此念想著對方,誰說最貼近的關懷,不能來自最遙遠的距離?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與老朋友未再聯絡不必感到惋惜 6個真相告訴你

人妻、媽媽如何不孤單?5種朋友清單,主動找回閨蜜、交新好友

建立友情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說些負面的話,但小心埋下人際地雷!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夫妻感情可以你儂我儂,但保險規畫也你儂我儂,適合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