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怡平:生活有高低起伏 家人是最大的資產

圖片來源 / 林后駿攝影/服裝提供:Christian Dior
瀏覽數11,670
2019/02/25 · 作者 / 梁惠明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44期
放大字體

直到當了媽媽,才了解從小怕到大、嚴肅父親的用心良苦。銀幕上總是妙語如珠、反應活潑的知名主持人高怡平,父親90歲了,還是每天跟80歲的高媽媽一塊兒早起打網球。一家人每到周末都會相約吃飯,家族凝聚力十足,不過她並不是一開始就跟父親這麼親近。從小就對軍人武官的爸爸敬畏有加,高怡平年輕時對爸爸能閃多遠就閃多遠,這個家庭後來如何變得氣氛和樂又長壽健康?原來他們一直做到這些事……

52歲的高怡平,曾經是當紅的女主持人。當年她和胡瓜所主持的相親節目《非常男女》以高收視和高話題性,長紅6年。就在一切看似一帆風順時,高怡平與認識4個月的上海商人蘇曉萌結婚,淡出演藝圈。1月中旬的一天午后,高怡平首次與父親高深聯袂受訪,侃侃而談家庭如何在這些年給她支持和力量。

「我心中始終知道,有一股支撐我的力量,就是我的家人。」高怡平坦言:「常常跟媽媽、姊姊聊八卦,她們也會跟我說日常心情,生活總有高低起伏,家人是最大的資產。」

(影片來源:康健雜誌/YouTube)

兒子生長過程不按牌理 從一線主持人甘心變「類單親媽媽」

好長一段時間消失在螢光幕前,高怡平2016年再回到台灣,兒子展展已經12歲了。這12年來她走入家庭,為了給小孩最適合的學習環境,一個人帶著兒子毅然赴美國,與在上海經營企業的先生分隔太平洋兩岸,也徹底從演藝圈淡出。

高怡平形容,兒子生長過程「不按牌理出牌」,他的智力與邏輯非常優秀,但一直到3歲都還不說話,「他是來修理我的,」高怡平豁達地說。她積極尋求專業人士幫助,坦然接受兒子的成長歷程。

高怡平單獨與孩子在美國生活的那些年,從被眾人照顧得無微不至的一線女主持人,變成家事全包、接送照顧小孩的「類單親媽媽」。自學抓漏水、通馬桶還能修電動門,手上的名牌包變成工具箱,生活中柴米油鹽調味出人生況味。

現在兒子逐漸長大,也鼓勵高怡平重返工作。而過去這些年的經驗,卻也把高怡平和家人的感情,搓得更緊。不僅對父母有重新的認識;高怡平的父母也因女兒、女婿和外孫,而有了更不同的視野。

(圖片來源:林后駿/服裝提供:Christian Dior)

自小受父親嚴格管教 聽到爸爸要回來了就嚇個半死

高怡平的父親高深過去是駐外武官。威嚴的爸爸人如其名,原本並沒有被高怡平歸類到「可以聊天」的家人行列裡,「你不會去找一位平常很怕又非常敬重的人聊天,而且我知道,爸爸這雙眼睛永遠在監督我。」

「小時侯,如果我們姊弟3人不乖,我媽只要恐嚇一句『你爸爸要回來了』,我們就會嚇個半死。」說起童年往事,嘻皮笑臉,彷彿仍是當年的小女孩。

高怡平在演藝圈素有「優質主持人」的稱號,台大外文系畢業,頭腦靈活又口齒伶俐,形象親和又自律甚嚴,這樣的特質,除了天生的個性,與眾不同的童年經歷更是關鍵。

小小的高怡平,就已經嶄露喜愛表演的個性,「我記得有一年颱風天,風雨把一樓屋頂上的天線吹得七零八落,一支天線骨架掉了下來,我爬上去撿來當麥克風,自說自唱,不過後來摔了一跤,把臉上的肉都削掉一塊。」

活潑又有點無厘頭的個性,讓高爸爸常常對著她正色提點「女孩子不要嘻嘻哈哈」、「坐有坐相,站有站相」,教訓不假辭色。

「我爸就是那種『兒女很安逸,父母很焦慮』的家長,記得小時候放暑假時,他怕我們3姊弟睡到很晚,會在早上7點要上班時,把我們姊弟3人挖起床帶上車,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把我們放下車。3個小孩身上沒有半毛錢,自己想辦法走回去,」高怡平笑著說:「等我們3個人回到家也醒了,吃過早餐後,他也沒讓我們閒著,早就安排我們坐公車去運動打網球。」

年輕時能閃父親多遠就多遠 為人母才理解爸爸保護我的心意

高怡平說,爸爸的個性說一不二,「而且他不解釋、不會告訴你為什麼。」她回憶,青春期時隨父親派駐在中南美洲,在當地求學,曾經幾度想參加同學辦的派對都沒成功。有一次她已經先取得媽媽同意,到了舞會當天,滿心歡喜準備出門,不料爸爸只有一句「你不准去」,下了禁足令。高怡平難掩滿腹委屈,「我記得那次哭得很慘。」

年紀輕時,高怡平曾因為父親的嚴格管教,平日對爸爸能閃多遠就閃多遠,更不可能交心聊天。「但一直到我當了媽媽之後,我反而能夠理解,聽懂了。爸爸的心意其實只是要保護我──保護我的人生平順、希望我維持運動的習慣、有屬於自己的家庭可以好好經營。」

近幾年,隨著高怡平步入婚姻、淡出演藝圈,出色而盡職地扛起人妻、人母的角色,父親看高怡平的眼光也漸漸不同,「有時候會看到爸爸的眼神慢慢地比較柔軟,」高怡平說。

(高怡平父親年輕時的全家福。前排為高怡平父母,後排為高怡平3姊弟。圖片來源:高怡平提供)

父母重視家庭感情凝聚 到現在家人們仍幾乎每週約吃飯

高爸爸和高媽媽重視家庭。家人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相約吃飯,家族凝聚力十足。但兒女都已長成,各自嫁娶。家庭愈擴愈大、人多口雜,要怎麼繫住彼此的感情?

教育學者出身的高媽媽,對於成年子女和姻親家人的相處,很有自己的原則:「不要虛偽,不要隱藏,互相尊重。」高媽媽說,這是對高怡平姊弟自小的教養模式,對媳婦、女婿也都尊重。

「我爸爸還有另外一件事情也很妙。因為我先生經常在台灣,我爸就把以前監督我,變成掌握我先生。他會約我先生吃飯。你們可以去想像那個畫面,就是丈人找女婿吃飯?」高怡平打趣地說。

高怡平私下問先生,「喜歡跟爸爸吃飯嗎?」答案是肯定的。因為丈夫蘇曉萌跟高爸爸有著相同的話題,好像他鄉遇故知,「他在上海長大,我父親以前也曾在上海。所以就變成好像有很多共同話題、有很多的故事,什麼法租界、英租界一堆的。」就這樣,由於高爸爸主動、溫暖的關心,把一家人的心,牢牢繫緊,也成了高怡平心中最大的幸福和依靠。

「我覺得我們家很有凝聚力,尤其是到我現在這個階段的時候,」高怡平感性地說。

問高怡平,現在最讓她開心的事是什麼?這位曾經叱吒演藝圈的主持天后,毫不猶豫秒回:「和家人在一起最開心,這時候沒有煩惱、沒有擔憂,最簡單卻最圓滿的幸福。」家人的支持,是高怡平最大的力量和依靠。

(高怡平的父母愛打網球,不但運動身體,也當作生活調劑。圖片來源:高怡平提供)

爸爸90歲、媽媽80歲 生活健康活躍,還能天天打網球

作為兒女最堅實的依靠,高爸爸、高媽媽也把自己照顧得很好。高爸爸軍人出身,生活非常重視紀律。「我爸的作息很正常,一日三餐絕對不會落掉,」高怡平笑著說爸爸。

從年輕時就開始帶著孩子打網球,除了維持身體靈活,也成為維繫親子間親密感的重要活動。數十年來,高爸爸打球的習慣未曾改變,只是隨著孩子離巢,日常的球友換人了。現在即使高齡90,每天清早起床仍和80歲的高媽媽,一起去球場打網球。

在高家3姊弟接連大學畢業,各有各的一片天之後,高怡平看得出來媽媽曾經有一段空巢失落期。

「我媽曾經講過,我們姊弟3人好像突然就不需要她了。她得想辦法轉換心情,在現實裡找到自己的快樂,」高怡平瞪大眼睛笑咪咪說:「我媽很厲害,她現在活動比我們都多,很會安排自己的生活,幾年前還開始打網球,每天早上跟著我爸6點多起床,7點多在球場就定位,開打!多年如一日。」

對於爸爸媽媽長年的身教,高怡平感性地說:「我真的很感謝父母又健康又活躍,他們經歷了很多不同世代,尤其現在變化快速,他們欣然接受很多新觀念,真的不容易。」

「我的父母,一直在子女眼前展現很寬闊的視野和包容心,不斷接受轉換觀點,」高怡平誠摯地感恩,「我的孩子也看到我和父母的互動,學會了體貼。」

高怡平│1966年6月7日生,台大外文系畢業,與胡瓜主持兩性節目《非常男女》而走紅,曾為台灣知名綜藝節目天后。2002年與蘇曉萌結婚,育有一子。目前主持好消息電視台節目《轉轉發現愛》。

看更多
來碗冷湯吧!西班牙蔬菜冷湯 成人也會感染腸病毒卻不自知 孩子有這些症狀快就醫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身心症
你是否已掉入憂鬱症漩渦?17個警訊立即檢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