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曉琪:這裡失去的,會從另個地方得到

圖片來源 / 黃建賓
瀏覽數16,110
2019/02/21 · 作者 / 張益勤採訪整理 · 出處 / 親子天下雜誌
放大字體

我對我前夫是一見鍾情,年僅十三歲的我愛上了當時正在念大學的他,他又高又帥,我完全招架不住。我總以為我們會一直好好的在一起,白頭到老。我甚至放棄出國深造的機會,和心愛的人留在台灣、步上紅毯。

我對我前夫是一見鍾情,年僅十三歲的我愛上了當時正在念大學的他,他又高又帥,我完全招架不住。我總以為我們會一直好好的在一起,白頭到老。我甚至放棄出國深造的機會,和心愛的人留在台灣、步上紅毯。

一切就是這麼理所當然,很多人認為我們是王子與公主的結合。我總會在上鋼琴課前把飯菜準備好,在他下班回到家時吃,九點一到,他就會帶著我們家的狗狗來接我下課,我們也度過這樣平淡卻穩定的日子,當時的我非常幸福。

直到有天晚上,我們坐在客廳看電視,突然他把電視關了,說他有話跟我講,我安靜的看著他,時間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他脫口而出:「我不再愛你了。」

我腦袋一片空白,就像有人重重的甩了我一巴掌,我不能呼吸,快要窒息,我的身體開始不自主的抖動,眼淚也不聽使喚的一直流。

在我真正簽字離婚前,我要我前夫給我一些時間調適。分居後,我每天以淚洗面,要去上鋼琴課前才把眼淚擦乾,但是一回到家,就繼續哭。我媽媽也到台北來陪我,但是我經常一個人躲在廁所無聲的流淚,或是等她睡了,我就蹲在客廳的角落啜泣,眼淚不停流,不知道何時會停。

我是家裡最小的女兒,爸媽、哥哥、姊姊都很疼愛我,可以說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有一次我到台北考試,夏天沒有空調,我二嫂還幫我搧扇子。以前我倚賴心很強,是連一個人去郵局都會怕的。

我與前夫談了十年的戀愛,感情一直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現在我的支柱倒了,我的世界好像也垮了、面臨末日。所以我非常無助、傷心,只能每天以淚洗面。

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療傷,也做了很多嘗試,想要挽回我們的婚姻,像是邀請他一起旅行、一起吃聖誕大餐,特意營造兩人的獨處、浪漫。直到有一天心理醫生對我說:「他不會回來了,你該想想未來要怎麼過活。」我頓時醒了,想到我的家人看著我受苦也跟著難過,而且男人的心不在了,再怎麼挽回也是沒辦法。我才明白,任何挫折都要自己站起來。

人生還有工作和夢想值得經營

要打敗挫折,自己這一關最難,任別人怎麼幫忙也沒有用,他們安慰你別哭、別難過、一起去看電影。但是自己走不出來,所有的陪伴都是枉然。

我開始嘗試很多以前沒做過的事,譬如說,我開始學英文、學開車,安排一個人的生活;我也寫日記,透過文字抒發情緒。我意識到,我不能讓我的父母心疼難過,我要讓自己好起來。

一下子,我從一個柔弱的小女孩,蛻變成一個獨立成熟的新女性。我從一個備受寵愛的小女兒,成為家裡的支柱,爸爸、哥哥、姊姊,還有姪子等,大家反而什麼事情都喜歡來問我。我也開始發現人生感情固然重要,還有工作、夢想,都值得經營。

半年後我和前夫簽字離婚,那一刻我感覺自己比他還成熟。

多年之後我成為歌手,進入演藝圈,李宗盛為我量身打造〈領悟〉這首歌,改變我的一生。這首歌紅了,我也紅了。

這首歌我錄了一個月,過程很煎熬。除了體力上的辛苦,每天早上進到錄音室,晚上才出來,心靈上也承受壓力。儘管事過境遷,但是想到還是很痛,我是不是真的要將這種痛徹心腑的情緒表現出來?我很害怕。我不想再去回憶這段感情,可是每唱一次,那種痛的感覺就又回來。我很痛苦,想把那種痛鎖在心裡,不要表現出來,但是李宗盛聽得出來,他逼著我一定要投入感情,「你要唱多久都可以,我陪你,」他下了通牒令,我知道我逃不了。

後來我一唱就哭,一直哭一直哭,一次又一次扯開我的傷痕,撕心裂肺的唱。哭完了有鼻音,也不能錄,這過程非常煎熬。

這首歌逼著我不斷回憶,我的前夫曾是我一生的最愛,他是我的初戀,我們經過十年的愛情長跑,卻維持不到兩年的婚姻。他外遇,說他不愛了,是比任何指責都要令人悲傷。

婚姻的挫折讓我把〈領悟〉唱到悲痛的極致,卻也讓我具有力量,用聲音來傳遞愛、療癒受傷的心。原來,從這裡失去的,一定會再從另一個地方得到。(採訪整理|張益勤)

延伸閱讀:

徐薇 一個被羞辱的便當

五月天石頭:我真想揍青春期的那個我

婚姻長久的秘密:絕不貶低另一半

林夏如:失去女兒後,我才知道離婚真的微不足道

【普悠瑪悲歌】巨變董家:山還在、海還在、多希望你們也在......

看更多
如果你計畫在10年內退休,現在就做這5件事 懷孕卻罹子宮頸癌 鄭丞傑:救了一個人,也殺了來不及長大的胚胎… 當真?罵髒話、自言自語竟好處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起床感到昏沉、還想再睡 刷牙洗臉、吃早餐助你擺脫「睡眠遲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