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金獎女星得獎飆淚 替母親與祖母圓夢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7,777
2019/02/13 · 作者 / 葉心嵐編譯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71歲的葛倫克蘿絲(Glenn Close)以《愛.欺》名作家身旁堅毅安靜的妻子一角,擊敗呼聲很高的影后女神卡卡和妮可基嫚,飆淚站上2019金球獎頒獎台。

在頒獎典禮上,已經滿頭白髮的克蘿絲不可置信自己的得獎。她緩緩走上舞台,致詞時她說,「我母親一生養育兒女,但到了80歲,她卻對我說,她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接著,她更眼中含淚的說,「我們女性,在養兒育女相夫教子之外,我們必須實現自我,追求我們的夢想。我們必須告訴自己,我可以的!」此言一出,在場無數女星落淚、更贏得滿堂喝采。

克蘿絲從影以來獲獎無數,3座東尼獎、2座金球獎、3座艾美獎以及1座美國演員工會獎,如今集滿3座金球獎,讓她直說:「不枉費我等了這角色14年!」

《愛.欺》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知名作家喬和妻子瓊安(葛倫克蘿絲 飾)結縭40餘年,是眾人眼中欽羨的文壇伉儷,就在喬前往瑞典領取諾貝爾文學獎前夕,瓊安面臨人生中最大的衝擊:那些生命旅程中無數次為了支持丈夫的犧牲,終於在她多年來隱忍喬外遇的壓力下逐漸反撲……。

克蘿絲說她第一次看到劇本就想接演,她說:「這個角色完全是我媽媽人生縮影,但因為電影主題很艱難,籌資和試鏡也困難重重,加上我們堅持從原著作家到電影編劇、剪接和製作團隊多由女性人員組成,最後耗時14年終於完成。」

1982年踏上大銀幕以來,不論是《致命吸引力》煮兔子的瘋狂小三,或是《愛.欺》以丈夫為天的妻子,克蘿絲盡全力展現女性的微妙差異和複雜性,顛覆世俗賦予女性才德兼備的妻子或母親形象。

1988年的《危險關係》,克蘿絲演活了強勢、複雜、重心機但聰明慧黠的梅黛夫人。雖然這是她從影以來最喜歡的角色之一,但無可避免的梅黛夫人也被過度簡化。「她只是為了生存,用了當時社會上男性慣用的求生計謀,但卻被認定是壞女人」,克蘿絲說。

當她在舞台接下獎座時,祖母的戒指也戴在她的手上,象徵那些沒有機會站上舞台的所有女性。她的祖母想當演員,但一輩子沒有嘗試的機會。

早在成為知名的舞台劇演員之前,她也戴著祖母的另一枚戒指和音樂劇教父安德魯洛伊韋伯見面。「我記得在飯店等人帶我找安德魯,我坐在床上想,不管我的人生要前往哪個方向,我有她的戒指。它是效果強大的護身符。」

1985年她在《刀鋒邊緣》片場遭一名製片粗魯對待。該名製片批評她的外貌,拿她和原本相中出演同一個角色的珍芳達比較。但就是這種情況,更加突顯克蘿絲的真正氣慨。

「我剛好看見那個製片在現場」,克蘿絲說。「電影有一場戲是在辦公室,辦公桌上有一具道具電話。當時正好在準備時間,我拿起電話,轉頭對他說:『喔,是你的電話』。他想都沒想就跑過來接聽,所以我默默報了一箭之仇」,她說。「在爭取角色時,我想我是非常激烈的。生活不一樣,但工作時,我是六親不認的。」

對於藝術的捍衛,有時也反映在她的選角。她會因為很想演一場戲而挑選小片子。雖然這不是她5年前同意演出《愛.欺》的唯一理由,但有幾場戲的台詞讓她震撼不已,覺得自己非演不可。她特別挑出最愛的一場戲:女主角的臉幾乎佔滿整個鏡頭,畫面停留很久、很久,她幾乎是面無表情,但似乎又透出壓抑憤怒的炙熱和蒼白。

這場戲「非常奇妙」,她說。「對我來說,這整部片非常誘人和充滿挑戰。我在片裡有太多場好戲。」

7度獲得奧斯卡獎提名的克蘿絲,現在是奧斯卡獎史上提名次數最多,但不曾得獎的演員。但真正成就她今天地位的不是獎項或名聲,而是她為了作品藝術付出的心血。當她站在頒獎台前,她代表的是那些無法圓夢,認為自己不被重視的人。

克蘿絲說:「我的祖母和外祖母,一個有美妙的歌喉,原本可以成為歌手。我的外祖母,我覺得她會是成就非凡的演員。但她們兩人都沒有機會這麼做。因為這在當時是難以想像的。」

「所以當提到個人成就,如果這是指對社會有所貢獻時」,她說。「我確實認為我背負著許多人無法實現的夢想。」

推薦閱讀:

2名曾被認為「不完美」的女星 靠接受自己與自信,走入幸福婚姻

現代女性無法兼顧職業與家庭?百事公司前CEO:我們只是假裝自己可以

強韌女人 點亮世界》我們清楚要什麼,勇敢去追尋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李家同從小怕過母親節 直到發現一疊車票,才得知自己成為孤兒背後的「母愛」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