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家傅雷》12年上百封家書 教做人也傳遞愛

翻譯家傅雷》12年上百封家書 教做人也傳遞愛
  • 作者 : 張曉卉
  • 圖片來源 : 林后駿

被《時代》雜誌譽為「當今最偉大的中國音樂家」,音樂神童傅聰,曾經叛逆抗拒,父親「第一做人、第二做藝術家、音樂家,最後才是鋼琴家」的教誨,卻形塑了他的一生。

「長篇累牘地給你寫信,不是空嘮叨,不是莫名其妙的gossip(說長論短),而是有好幾種作用的。第一,我的確把你當一個討論藝術,討論音樂的對手;第二,極想激出你一些青年人的感想,讓我做父親的得到一些新鮮的養料,同時也傳布給別的青年;第三,借通信訓練你的—不但是你的文筆,而尤其是你的思想;第四,我想時時刻刻,隨處給你做個警鐘,做面『忠實的鏡子』,不論在做人方面,在生活細節方面,在藝術修養方面。」

這是傅雷寫給傅聰上百封家書中的一封。

傅雷,中國著名文學翻譯與藝評家,早年留學法國巴黎大學,代表譯作有《高老頭》、《貝多芬傳》、《約翰克里斯朵夫》等共500多萬字,生有傅聰、傅敏兩個兒子。

嚴苛父教 幸未斷送音樂天才

傅聰是長子,從3歲顯露音樂天賦,只要聽到西洋古典樂曲,他立刻便安安靜靜聽著,不吵鬧,不打瞌睡。才7歲半,他聽到數學家雷垣隨意按琴鍵,看都不看,他就能說出:「這叫作『絕對音高』。」雷垣摸著傅聰的頭讚美他:「這孩子長了一雙音樂的耳朵。」傅雷打消了讓兒子學畫的念頭,母親朱梅馥賣掉了嫁妝首飾,給兒子買鋼琴。

傅聰曾經自述,自己能夠雙手在琴鍵上彈奏,雙眼卻盯著《水滸傳》裡的黑炫風李逵打打殺殺……。

傅雷對傅聰的教養,看在很多人眼裡是過於嚴酷的。常常,傅雷在樓上翻譯,聽到傅聰在樓下琴聲走音,立刻怒衝下樓斥責傅聰,甚且痛打他耳光,還抓他的頭去撞牆。好友作家錢鍾書對傅雷的嚴厲教育很不認同,常起爭執。

父親的高壓,讓進入青春期的傅聰,拒絕再坐上琴椅。直到17歲上大學,才發現自己天生熱愛音樂,這時候他不需要嚴父鞭策,天天自動苦練超過8小時,夏季酷暑汗涔涔,衣褲都濕透了也不懈怠。一年後,傅聰和上海交響樂團合作首次公演,立刻引起樂壇注目。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43期 2019-01-28 00:00:00.0

關鍵字: 傅雷、父子、親子關係、傅聰、傅雷家書、教養、愛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