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童過世前晚哀嚎整夜,父卻無計可施… 醫師憶往事:向社工師致敬

圖片來源 / 示意圖/shutterstock
瀏覽數56,340
2019/01/24 · 作者 / 台大醫學院麻醉科教授王明鉅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向醫院社工師們致敬!

今天晚上應醫院社工室宋主任之邀,到他們單位的忘年會看看老朋友們。

因為我從一個麻醉科醫師,開始參與醫院裡的公共事務與行政工作的起源,就是打從2000或2001年開始,在醫院長官要求與社工室王組長的推薦之下,以一位醫師的身份來協助社工師們,處理他們所面對的醫療糾紛。

由於有了我這位醫師加入他們的醫糾關懷小組,社工師們對於醫病雙方有爭議的糾紛事件,到底在醫療上發生了什麼事?病人與家屬的抱怨是否有些誤解?或是醫療上是否也有一些值得檢討的地方?都開始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我已經有長達10年的時間,未曾再與他們一起併肩處理醫療糾紛。他們告訴我相片中最年輕的同仁,已經是這個醫糾關懷小組的第7代成員。在我右手邊的是我擔任副院長之後,努力拜託找來,目前也已經投身處理醫療糾紛近10年的古醫師,感謝有他。


(王明鉅(左三)與醫院同仁合照。圖片來源:王明鉅FB

還記得將近20年前,我所處理的第一件醫療糾紛,是一位小兒血液腫瘤病人的案子,這位小病人已經去世好幾個月了,但她的爸爸卻仍然三天兩頭就到社工室來抱怨。我向社工同仁請教之後,才知道事情原委。

原來他的女兒罹患了血癌,在進行過骨髓移植之後仍然無法挽回生命。在小病人生命的最後幾天,全身血小板數量嚴重不足,非常容易出血,膀胱與泌尿系統也一直在出血,終於血塊堵住了尿道,於是小病人小便小不出來,膀胱開始發漲。

大家趕緊求助泌尿科醫師來導尿,泌尿科醫師也來放置了導尿管,沒想到由於膀胱出血太厲害,導尿管也被血塊堵住,病人的小便再次出不來,膀胱又開始漲滿了尿,小朋友開始哀嚎。泌尿科醫師又到床邊來處理,但始終無法解決導尿管本身又堵塞的問題,由於小病人已經是在全身出血的可怕狀態,泌尿科醫師實在不敢再進行任何手術或其他侵襲性的處置。

結果這位父親幾乎是整夜都在病房裡,聽著小病人由於病情與膀胱漲得難受無比的哀嚎。第二天早上病人走了。

這位父親處理完後事之後,就開始常到社工室來抱怨那位泌尿科醫師,對他女兒的痛苦不處理。

雖然社工師們,甚至這位爸爸自己都理解,病人的狀況實在無法挽回,所有的人也都盡力了。但是看著女兒哀嚎一整夜,卻無計可施也無法為她解除痛苦的記憶實在太傷人,於是這位父親就算知道每個人都盡力了,仍然常到社工室來。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面容仍然哀戚。我當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苦痛,也只能盡量與他談話,努力試圖讓他能慢慢放下女兒最後一夜給他的痛苦回憶。

我如何和他談話的詳情,我已經不復記憶,最後到底花了多少天或幾個月,才讓他終於不再到社工室來,我也全忘了。

但我清楚記得我與社工師,坐在這個爸爸身邊,聽著他說著那痛苦的一夜時,他的神情仍然激動無比。

打從我處理的這第一個案子開始,我開始更加理解在醫院裡,協助醫師與醫院,與病人及家屬接觸,協助處理醫療糾紛的社工師們,擔負著多麼沉重的任務。

社工師們在醫院中並不常惹人注意,但是他們的角色在醫院中卻是無比重要,因為他們負責的是,修補與縫合著醫療科技極限與醫療的不完美所留下的人生破口與遺憾。

他們是讓許多病人與家屬們,能夠終於不再有遺憾,不再天天糾結著醫療過程每個細節,不再天天想著討回「公道」的最重要一群人。

感謝這群醫院的社工師們,也向他們致敬!

<本文轉載於王明鉅FB,授權康健雜誌群使用。>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黃軒:那一夜,我和婦產科醫師,一起流淚

病人自主 發生爭議怎麼辦?

怎樣才能留住社工,救更多孩子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