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失智照顧者致敬,你們救的不只家庭更是社會

圖片來源 / 公視提供
瀏覽數2,966
2018/11/01 · 作者 / 康健雜誌社長李瑟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康健雜誌x公共電視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芬蘭影片《老媽的便利貼》(I am somewhere)

芬蘭影片《I am somewhere》的拍攝手法不同於一般,常見報導失智者在長照或日照中心被照服員圍繞照顧的樣子。這部片子聚焦於失智母親與照顧者女兒之間,在我看來,暗示了少子化趨勢下,獨生子女照顧者會不斷碰到的情境問題,對觀影者而言,是一邊分享感動,一邊也在思索自己的未來。

沒有例外,母親艾莉雖有可愛時刻,比如捨不得丟掉過期食物的模樣,但她不論到哪裡都要萬分焦慮的、無助的打電話問女兒杜菈:「我在某個認不出來的地方…,接下來要怎麼辦?……」令人無限同情。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不過,更引我注意的是女兒,一半時間出現在鏡頭裡,一半時間是在媽媽手機裡用對話方式出現,她的情緒千變萬化,有時是堅定有力的指導者,有時是夾雜在自己工作壓力,卻還要每隔5分鐘面對一次不能趕去現場營救老母的焦慮者,有時是溫柔善解的親人,或在媽媽床上撒嬌的女兒,卻也常常被逼得要抓狂的苦悶大人,比患者更令我憐惜。

對子女而言,父母一直是家中照顧者、發號司令的權威可靠人士,卻在失智後隨病情惡化,變得越來越事事需人照顧,女兒被迫要從依賴者變成指導者、哄護者,天天叮嚀媽媽去做幾乎每件事,這種角色互換,需要兒女晚輩們轉換心態,在情感上是很大的衝擊。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在《I am somewhere》裡,女兒看來是被訓練得很好的,她鎮定堅決地執行「媽媽你不可以一個人去購物」,因為媽媽會不斷買相同的食物如香腸,把冰箱塞滿,發出惡臭;她細心耐心地叮嚀:「媽媽你要記著帶手機,保持跟我連絡」,卻也於顧此失彼的焦慮中……,我相信杜菈先前一定經歷過調適轉換,從震驚、傷心,到接受以至改變自己的角色,可以想像有多麼不容易。

在我所認識的失智家庭中,常見憤怒的情緒,有時是病患的不可理喻與不當行為,比方老是要指責照顧者偷錢、不給飯吃,另一情境是家族中其他人不但不伸出援手,還苛刻責備、閒言閒語,比如常說:「你把媽媽房地契、首飾、錢藏哪兒了?」

一個讓患者可以安全的、自在的照顧場所非常重要,對女兒而言也是放心且暫時得到喘息的機制,讓她可以繼續自己的生活軌道,顯得非常重要。相對於台灣大多數安養中心並不歡迎這種還能「趴趴走」的失智患者,覺得照顧他們很麻煩,台灣是還需要再加油的。

杜菈聰明的選擇留在職場,沒有掉入很多台灣照顧者的情境,為了全心照顧病患而辭去工作,離開自己的社交圈,自己越來越孤單,終至自己也撐不下去,而等患者離世後,家庭照顧者也老去且金錢耗竭、房屋拍賣失去,連照顧自己的老年都沒有辦法了。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Best of INPUT《老媽的便利貼》預告。影片來源:公視提供/YouTube)

我有兩個好朋友最近幾年都在照顧失智母親,一個保持還有半日的工作,一個是想方設法繼續自己原有的人生規劃,比如籌辦兒子婚禮、照原定計劃去東歐旅行,他們都經歷過要怎麼做,才不會變成「不孝順」的掙扎。

從影片與我的親身實例看來,心理調適與財務安排是非常重要的。財務家家有本自己要唸的經,一時「磬竹難書」,但心理調適有些共通原則應把握,比如:

1.別只想著怎樣照顧家人,也要想好怎樣顧好自己,在不影響照護工作下,維持正常的社交活動與財務收入很重要。只有我健康快樂,患者家人才會健康快樂。

2.要多對外尋求協助。支援越多,越能撐久一點,現在比以前好了一些,台灣有越來越多的長照資源上路。照顧父母除了我之外,還是要多尋找有專業、有經驗的人協助參與,或有時有個替換手。

3.要肯定自己、獎賞自己。其實在我眼中,照顧者是社會中有價值、值得尊敬的人,因為他們對家庭與社會都有重要的貢獻。

向失智照顧者致敬,因為你們救的不只家庭更是社會。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11/9起台北、台中、高雄正式登場,歡迎免費索票。

(2018世界公視大展精選Best of INPUT《我的爺奶同學》預告。影片來源:公視提供/YouTube)

推薦閱讀:

台大急診醫師1秒決定不急救父親:老爹一定不想如此活著

都是你在照顧爸媽? 鄧惠文:留個位子給那個人吧

母親久病...她想赴美參加兒子婚禮,卻擔心旁人看法 醫開導:把自己綁病床邊,久了恐對病人產生怨懟

「老老相伴」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新選擇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