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時間,人永遠不會快樂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211
2018/10/01 · 作者 / 編輯部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39期
放大字體

你我天天被時間催著跑,活得愈來愈沉重,還以為這就是人生的全部,從來沒想過,其實,生命本來是超越時空,是「非時間的永恆」……

科幻電影《星際效應》中,試圖拯救地球的男主角穿越時空進入黑洞,找到奇點(singularity),意外漂浮進入五次元空間。主角也親身體驗到「被扭曲的時空」,當他從五度空間回到地球,女兒竟已90多歲了。

時間到底是什麼?除了每天被時間追著跑,做不完的事,隨之而來的壓力、焦慮、喘不過氣甚至後悔等,是不是還能透過「時間」,切斷生命沉重的負擔?

楊定一最新作品《時間的陷阱》,以科學和哲學切入時間的本質,精闢解析人類如何透過頭腦帶出的二元對立,產生「時間」此抽象概念,並透過過去記憶被建立、強化起來。時間跟過去是分不開的,對一般人來說,有了過去,才有現在和未來;偏偏,我們往往把自己困在「過去」某個點,甚至期待「未來」,煩惱與憂慮也接踵而至。

「只有現在是真的,未來只是頭腦的投射罷了,」楊定一這樣說。

如何回到現在,此書提供19個解方,在生活中隨時可練習,一步步鬆綁時間帶來的制約,回到「非時間的永恆」,在、覺、樂、愛、平等、寧靜,自然一一浮出來。

《康健》團隊「穿越」美國、台北時差,越洋專訪楊定一,聽他解析如何回到一體、永恆或絕對,讓你我在生活中,輕鬆活出最真實的快樂與自由。

Q一旦擺脫時間有限這問題,自然快樂起來?

這問題本身就帶來一把解答的鑰匙。

假如我們離不開時間,就會顧慮到明天該怎麼做、未來要怎麼面對生命等煩惱。

試著讓自己不要去分析問題來源,失落或傷痛的根源,而是輕輕鬆鬆從空間、時空跳出來,其實就解脫了,甚至連什麼叫解脫也不在乎了,一個人自然快樂起來,進入「不合理的快樂」,也就是那麼簡單。

當下,本身含一個非時間的觀念,你隨時在當下,沒有過去或未來好談。修行全都是想爭取非時間的狀態,因為有時間的觀念,你才會計較什麼叫解脫、什麼叫修行。

Q什麼是「非時間的永恆」?

頭腦很難能理解什麼是「非時間」,什麼是「在」、一體、絕對、全部?這些全部都在講同一件事情,只是用不同的角度表達同一個觀念。表達什麼觀念?站到整體來看,只有絕對、一體,除了一體外,沒有其他的體。

我們人間所看到的一切,所觀察到的、眼前的一棵樹、你我也好,全部都是頭腦的產物。它不是有一個本質、不是獨立可以存在的。

因為受到頭腦在運作,頭腦把眼前的一些差異轉成訊號,透過頭腦的訊號、電子的訊號,我們才好像看到一個東西,而這個東西讓我們認為很堅實,透過這種方法,我們認識這個世界,有了人間的體驗,不管是快樂或是不快樂。有快樂,一定會有不快樂。所以,有一個它,一定會有另外一個。安全,一定會有不安全。有黑,一定會有白。

我們之所以對過去不滿意、對未來懷著種種期待、沒有安全感等,是因為我們的頭腦不斷在運作,而頭腦突然聽到有個「非時間」的觀念,是不可能懂的。

「非時間的永恆」,絕對、一體,隨時都在,只是我們不知道,不斷對眼前的東西做區隔,所以才會認為不存在。過去、未來都只是一個相對的觀念,是二元對立,在做一個比較。我所講的「當下」,是一個絕對的觀念,跟時間一點關係都沒有。

「當下」與過去、未來,是兩個軌道,從過去、未來,絕對不可能了解什麼是「當下」。多數人認為的「當下」是過去與未來中間的交叉,所以產生「現在」的觀念,以為這是「當下」,這仍停留在時間的觀念,我講的「當下」,是永恆、是「非時間」、是「在」、隨時存在的狀態,當一個人沒有了過去、未來甚至現在的時間觀念,它才自然浮出來。

一個人要輕輕鬆鬆去領悟、去體會,把全部的觀念都挪開,才可以體會。

Q親友逐漸老去,自己也步入中年,內心不免焦慮,想擁有心靈安適的老年,應該怎麼做?

當步入40、50歲,對職涯可能有種種規劃和期待,假如達不到,難免灰心著急,就算達到了,又會繼續規劃,這種追求無窮無盡。所以到了中年,時間帶來的焦慮特別明顯,男女都一樣。過程中,可能出現中年危機。

我們最多只能拿自己的生命當尺寸來衡量,衡量過去可能沒有做到的、後悔來不及,不光是工作,也可能出現在感情、家庭關係等面向。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對未來的擔心,不管怎麼分析,我們都分析不完。

一個人還是要透過很簡單的方法跳出來,我從「全部生命系列」帶出來的種種練習,濃縮再濃縮,就是「臣服」加上「參」。只有透過這兩個方法,不費力又隨時都可以做的,才能把自己的中心找回來,跳出人間所帶來的陷阱、時間所帶來的陷阱。

我們會有「小我」,有「我」,本身就是全部煩惱的根源,這個「小我」又是時間的觀念投射出來的;假如我們沒有時間的觀念,就沒有「小我」可談,「小我」最多也只是一個頭腦的觀念。全部頭腦的觀念都需要透過比較、分別才可以得來。它一定要有排列、順序,我們才可以得到人生的意義,「中年危機」本身就是很多觀念組合的。我們總需要種種的意義,達不到會怎樣?可以期待什麼?這些都是頭腦的觀念。

最踏實而不費力的方法,是把我們真正的身分找回來,如此才會發現,原來時間的觀念、中年危機、人生的規劃、人生的著急,全部都是「大妄想」,甚至連人生都是大妄想、「小我」是大妄想、你我都是大妄想,世界也是大妄想,全部都是頭腦產生出來的,是「頭腦的產物」,一切都是如此。

Q閱讀《時間的陷阱》,發現「參」的力量更深入,同時恐懼也更強大了,一切好像可輕易崩解,令人感到害怕、無法繼續,怎麼辦?

這個問題很好。我只能站到「參」的角度來回答:「誰還有恐懼可談的?是誰、為誰有恐懼?為誰有感覺人會消失掉或是崩解?是這個人有恐懼的念頭或是有恐懼的感受?」

「是誰?前面是誰在講話?誰還有這種感受?不管是沒有安全感或是恐懼的感受,這個人是誰?」

沒有回答,是你的答案。

繼續輕鬆自問:「我是誰?是誰?還有誰?生命的來源是什麼?是誰?是為誰有這個生命的念頭?」

光這個問題,它產生的力量不可思議的大,繼續「參」下去,不斷問我是誰?當然是我,我就是啊!那我又是誰?

不斷地自問下去,彷彿在跟宇宙聲明:「我這一生一定要有一個段落(結束)。」對我們各式各樣的念頭踩煞車、迴轉,迴轉到我們的內心。有時候也不需要把一切都抓得很緊,可以輕輕鬆鬆地「參」。

有時候也可以用「臣服」,練習放掉,放掉一切,把感覺到的恐懼也讓它過去,有不舒服的念頭,讓它過去,看它往哪裡來、往哪裡走,讓它放過自己。

一個人要輕輕鬆鬆放過,再怎麼不舒服、再怎麼有念頭、期待,都要放過,都讓它掃描過去,好像你在看一部電影。人生就是一部電影,讓它來,讓它走,不要再加上一個期待和批評。

只有這樣,不知不覺中,可以把命改過來,突然發現,我什麼都不在意了,哪有什麼東西會讓我恐懼、可以把我帶走、讓我沒有安全感、失落,「參」到最後自然會發現,本身也是「臣服」,「臣服」到最後,自然也變成「參」。

楊定一著 陳夢怡編《時間的陷阱》

天下生活出版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康健十月號《9大熱門營養保健食品,你吃對了嗎?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茶葉保存不當 竟讓肝指數飆高?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