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費挹注七大社福措施,老人福利不減反增

瀏覽數9,454
2018/08/29 · 作者 / 廣告企劃製作 · 出處 / 廣告企劃製作
放大字體
臺中市老人健保落實排富

為健全市府財政,落實老人福利與社會資源分配,臺中市政府今年推動老人健保費補助排富政策,節省經費用於老人家真正「用得到」、「吃得到」的福利措施,鼓勵銀髮族走出來,健康樂齡生活。

今年4月,內政部宣布臺灣老年人口突破14%,正式邁入高齡化社會,全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例,在今年3月底達到14.05%,等於每7個人就有一名老人,臺灣已不是逐步邁入高齡化社會,而是正在快速老化。老年人口比例過高,以及少子化問題,正成為臺灣國安問題的燃眉之急。

快速高齡化社會 人口結構失衡

以臺中為例,大臺中人口約280萬,剛躍升為臺灣第二大城市,其中高齡人口高達32萬,佔總人口的10.54%。若以這種速度增加,至2025年時,老年人口將高達18%,等於每年約增加2萬名高齡長者。人口老化、高齡化社會不僅在人口結構上帶來隱憂,亦在市府財政政策上,帶來沈重負擔。

其中影響最鉅,應是民國102年實施的老人健保費補助政策。當時制定65歲以上,且綜合所得稅率在5%以下的老人,可享749元健保費補助。按此方式計算,臺中市年滿65歲長者約30萬人,其中有18萬(60%)可獲得補助,將近全市老年人口的三分之二。不過仔細探究,分析受補助對象的財務狀況後,發現多數老人其實不是付不起健保費。臺中市社會局局長呂建德(上圖)指出:「有近半數受補助老人,擁有超過750萬價值的不動產,利息所得約五萬元(亦即擁有存款約300萬元),以他們的財力,其實能夠支應健保費的繳納。」當實質所得能夠支付保費,卻領取政府的健保費補助,相對就會在社會福利資源分配上,排擠到真正有該需求的弱勢老人,形成不公平的財逆分配。

補助形同加重年輕世代稅賦負擔

補助政策如果不進行改革,按照現有高齡人口的增加速率,未來的情況將會相當艱難。民國102年政策實施時,編列約4億5千萬經費,到105年,因為老年人口增加,預算爆增至11.4億元,且以每年1至2億的速度增加,如同財務上的失速列車。而政府的補助經費,來自工作人口的主要稅收,每一分支付於補助費用的金錢,都在加重年輕人的稅賦,且會延續到下一個世代。

另一個問題是全民健保為社會保險,原先設計用意是集合大眾力量,幫助對抗 可能遭遇的疾病風險。每個人依據不同的經濟能力繳交保費,讓有錢的人幫助弱勢的人,不因經濟問題而造成就醫障礙,屬於量能負擔原則。既然全民健保已有量能負擔的設計,老人健保費補助不免成為疊床架屋之舉。

托老一條龍 銀髮長者享更多福利

因此,考量臺中市政府財政預算有限,市長林佳龍將老人健保補助政策,調整為65歲以上低收及中低收老人健保補助,也就是弱勢長輩不受影響,真正落實健保排富,每年節省的經費,再以社會投資理念,把資源用在刀口上,全數投入其他銀髮族的社福之中,讓全體長輩都蒙受其利。更配合「托老一條龍」政策推展老人福利,相關福利包含擴大照顧弱勢老人、重陽敬老禮金、老人裝置活動假牙補助、老人乘車補助、長青學苑、照顧館、陪出院、居家服務、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活動與共餐等七大措施,整體服務不減反增,以多元福利取代一次性的現金補助,把經費投注在建構更完善的老人照顧服務。

以老人共餐服務為例,鼓勵長輩以社區或鄰里為單位,20至50個人一同共餐,除了中央補助外,中市社會局也額外加碼補助20 元,參加的老人家只需自付10至20元,鼓勵長輩走出家門,投入社會參與,更有效增進長者們的身心靈健康。

實施多年的敬老愛心卡今年大突破,每位長輩可獲得點數1000點,等值新台幣1000元,過去只能用於搭乘公車以及簽約的國道客運,今年7月16日開始,可用於折抵衛生所部分負擔,9月之後可用於搭乘特約計程車及折抵合作醫療院所的掛號費與部分負擔。其中特別規劃計程車搭乘服務,對於偏鄉地區如大安、外埔、或是東勢、石崗等地長者更有助益。這些地區公共交通不便,搭乘計程車前往大醫院看病,快速又方便,也鼓勵老人家生病時盡快就醫,不要延誤。

另結合中央長照2.0的預算,投入28億照顧真正失智或失能的長者,只要經長期照顧管理中心評估確認後,長輩就可以獲得長期照顧服務時數的補助,其中包含日間照顧、家庭托顧、居家服務、交通接送、居家復健及喘息服務等。不論是托老一條龍或長照 2.0,都更著重在健康促進以及亞健康的照顧,目的是讓長輩能維持健康或者從輕度失能的狀態回復,以維持生活自理的能力。

此外,在市長林佳龍的推動下,鼓勵長輩終身學習,開辦的長青學苑提供各種才藝班,如3C產品的使用、各國語言或者音樂才藝等課程,周一到周五都有開課,鼓勵長輩走出來,多動多學習,活躍老化,活躍在地。

排富促進就業 真正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落實老人健保排富政策後,省下的經費不僅能擴大老人福利,讓全體長者受惠,長照服務、老人共餐、敬老愛心卡等措施,也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譬如多聘僱照護員、長青學苑講師,也增加了計程車司機收入,關懷據點也需聘僱更多員工等,產生「捲動效果」的效益很大。

呂建德局長強調:「老人健保排富並不是廢除健保,不會影響長者市民就醫權益,對於無力繳納健保費的長輩,也提供紓困貸款、愛心專戶或愛心轉介,協助弱勢民眾獲得醫療保障。」此政策實施後,更因為社工加強訪視,協助三千多位邊緣戶了解應有權益,為他們申請加發3500到7000元不等的生活補助。

臺中市政府落實健保排富,把資源用於真正需要的人,一方面為老人家提供完整福利,也減輕了年輕世代負擔,落實真正的社會公平正義,真正成為老人健康、社福的守護者。

楊志良:回歸社會保險精神 不讓健保倒下
照顧弱勢 強化全民照護福利

臺中市政府因應財政及資源分配,決定落實健保老人補助排富,專家學者對此政策給予高度肯定。

考量市府財政永續及真正幫助弱勢長者,臺中市政府檢討65歲以上老人健保補助政策,調整後,只補助真正需要幫助的1萬2千名低收及中低收老人,節省下的經費則全數投入銀髮社福,既保障弱勢長輩,也照顧所有銀髮族群。

目前臺中市老年人口已突破30萬人,且每年以1.5至2萬的速度增加,若按照原先的補助方案,用在老人健保補助的照顧經費將逐年成長,到民國110年時需14億,112年需16億,將嚴重排擠其他老人福利推行。

知名公共衛生學者楊志良教授看臺中市健保排富政策,直言:依照現在的社會氛圍,要讓健保不倒,提高健保費這條路已行不通,應從排富下手,才能解決根本問題。常年關注公衛的楊志良教授,很早就注意到人口結構失衡與老人健保過度排擠正常公共支出的問題。

他在著作《台灣大崩壞:挑戰沒有希望的未來》一書中也曾提到,臺灣目前工作人口中,有三成(31%)為45歲至64歲的中高齡人口,預估到了2020年,提高到四成左右(42%)。但有些產業的特質,必須以年輕人為主力,比方未來的熱門產業如高科技業、資訊業、通訊業、電子商務、文創產業等等,都需要年輕勞動人力。但是目前臺灣人口結構因少子化原因,人口問題未獲改善,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生產力勢必消退,政府稅收減少、國民儲蓄下降。而青壯人口撫養負擔加重,最後會導致經濟成長下降,削弱國家競爭力。

隨老人高齡化問題浮現,目前政府朝部分負擔增加、給付項目減少的方向來做,因為人口結構已逐漸呈現倒三角形,六、七年內65歲以上人口將超過20%,若要維持目前的健保水準,年輕人負擔不起,必然群起反抗。但追本溯源,還是出在給付太多,且給付對象不公平。楊志良教授表示,健保費屬全民納保,如果補助老人健保,老年人口卻不斷增加,政府必須做更多補貼,超出的部分,當然得由稅金來支付。其次,若只補助老人健保,但收入3萬元以下的年輕人,還要承擔更高的健保,其實並不公平。「健保是社會保險,是依照每個人的能力,而不是年齡或性別來決定是否繳費。」楊志良教授說明。這就如同國民受警察保護,或是每位國民都有資格接受國民教育一樣,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因此就公平性的角度來看,老人補助也是不盡合宜。讓能力多一點的人來幫助比較弱勢的人,才是健保社會保險的精神。

臺灣高齡化速度飛快 令人怵目驚心

曾任行政院二代健保規劃小組專任助理,擅長租稅與健康經濟領域研究的淡江大學會計學系韓幸紋副教授指出,依據國發會的統計,2010年之前,臺灣仍是相對年青的國家,65歲以上老人人口低於德國、義大利、法國等國。但是從2010年起,臺灣人口老化的速度非常驚人,一路直線攀升,韓幸紋憂心,目前臺灣人口老化呈現加速起飛的情況,「到2060年時,我們幾乎會是老化程度最高的國家。」

也因此,臺中市政府落實健保排富,韓幸紋非常支持,認為「這是一個蠻好的政策方向。」韓幸紋從財政角度來看,若以補助對象與其所得或年齡來分析,過去有相當多補助人口落在所得或年齡比較高的人口,這些高所得高齡人口,經濟實力不錯,卻仍然可以獲得健保費的老人補助,形成政策制度上的不公平。」

當前社福支出政策 重老人輕兒童

再者,就社會福利層面來看,目前老人獲得的社會福利支出,遠比兒童社會福利支出多很多。「不管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預算分配上,確實比較多的資源都花在老人身上。」韓幸紋認為,兒童其實才是真正的受扶養人口。兒童本身沒有經濟能力,必須依賴父母的照顧,甚至連工作人口都不算。而老人曾經有工作能力,在職場上曾累積自己的財富與資源,來為養老或退休做準備,但是目前在社會福利政策上,不管是中央或地方政府,的確是存在重老人,輕兒童的現象。

全民健保照顧全民 發揮互助友愛精神

臺中市政府進行健保老人補助的改革,落實世代正義,除了可減輕財政負擔,也讓龐大稅賦不落在未來年輕世代的肩上。排富之後,原有的補助經費改挹注於托老一條龍與七大福利措施,如老人共餐、長青學苑、敬老愛心卡補助、補助裝假牙、長照服務等等,對於這點,韓幸紋也持肯定正面態度。她說:「花錢是最簡單易行的政策,但是效果如何,並不清楚,政府也少做後續政策效果分析,只是花錢往往不會是負責任的政策。」但如果市政府用心提供一些市民覺得實用的服務,政策效果是看得見的,錢也會真正花在刀口上。

永續市府財政 走一條長遠的路

臺中市政府以長遠財政的永續為出發點,大刀闊斧改革健保老人補助排富,並不是完全刪除長輩的福利,而是把真正該用的錢,用在具有更迫切需求的弱勢與低收、中低收長者。誠如韓幸紋所說,政府的預算就只有這麼多,這項政策不是把補助一刀砍掉,而是資源的重新配置,把有限的資源做最大最好的運用。

改革道路不好走,但如果不做,就無法把資源用在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身上。盤點臺中市政府改革後的老人福利政策,從共餐、老人假牙、高齡學習、敬老愛心卡、長照2.0居家服務照護等等,整體福利不減反增,更落實原先健保全民照護的精神,以社會投資概念,讓福利政策帶來良善的效益循環,打造臺中成為宜居的理想城市。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