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安養機構火警,奪走30餘命,誰會是下一個?談照護機構安全保障!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5,110
2018/08/18 · 作者 / 石富元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衛福部統計,長照機構六年共五起暗夜惡火,且均發生於深夜或凌晨,已釀三十餘人死亡!細數國內醫療及照護的火災造成傷亡的事件,最近幾乎年年上演,而且死亡人數還屢次攀升,凸顯這不是單純的現場人員疏忽或是沒有盡力的問題。

個人負責醫院消防及緊急應變規劃多年。幾年前家父從加護病房要轉到長照機構,找了一些機構,有豪華、溫馨的,可是卻沒有一家是「真正」安全的。機構硬體上有新、舊,但是管理層面沒有一家實質上達到最低安全標準,可見這不是單一個案而是系統問題。

整合各個構面,才能實質安全

人因相關安全的議題,通常不能只單純地以單一構面來看,必須整合各個構面,才能實質上達到安全。

醫療照護機構裡面的病人,都是身體虛弱、缺乏自行逃生能力、有些甚至需要維生設備。而工作人員,在緊急狀況下必須身兼多職,且每一項動作都可能攸關病人生命安全,這些必須依靠恰當的硬體規範、空間設計及應變變機制及管理來達成安全的目標,這可以用SHEL模式來闡明(SHEL分別代表software, hardware, environment, liveware)。

國內在火災緊急應變上,基本上是使用自衛消防編組的制度,這在一些容易發生火災的公共場所,如餐廳、電影院及三溫暖等大致上是適用的,但是在照護機構如何轉化為適合他們的機制就必須特別考量,更不用提硬體與空間的管理法規。

(圖片來源:資料來源:石富元)

火災時,請記得RACE

以火災發生時的初步應變機制,在美國的照護機構,第一線人員被要求以「RACE」的口訣來進行初步的應變。這四個字,代表了先後幾個最關鍵的步驟:R是『Rescue』,把著火房間的人員救出;A代表『Alarm』,壓下警鈴或通報;C代表『Confine』,關閉所有的房門以侷限火煙;E代表『Extinguish』及『Evacuate』,以滅火器滅火及滅火不成的時候疏散人員。

『Confine』關門不是鎖門,門是可以開、可以關的,別忘了你在家裡不也是關門嗎?牢記關門,更能保障安全,關門也是這類機構最特別的地方,因為第一時間病人可能無法自行疏散,沒有關門時,人員會立即被濃煙及一氧化碳所害。在台灣,有通報班、滅火班及疏散班,所以這三件事大家能記得,至於關門就時常被忽略,即使是火災演習,現場把一些演習腳本拿出來看,也可以看見大部份的劇本是在人員疏散後才關門,而不是立即關門。演習時都如此,更何況是在緊急萬分的災難現場!

因為在緊急狀況下人員能做的很有限,所以硬體設計及環境空間的配置,就變成非常重要的安全關鍵,甚至可以說是火災緊急應變隱身幕後的主角。在這部份,國內相關的規定,還停留在非常遙遠的過去。如果把照護機構的設立標準及許可辦法與先進國家比對,就可發現有關硬體的標準非常簡單,只有面積、床距、走道及門的寬度,其他就都是照護上面的規定,如人員配置及急救設備等。

主管機關先天上可能認為反正會有消防局來確認機構的消防安全,所以不需要特別去加以規範。問題是各類照護及安養機構的住民機能缺損並不相同(例如神智狀態、行動能力及維生需求等),美國有相應嚴密的法規來規範,但是台灣的消防規定並沒有特別為這些避難弱勢族群考慮,即使依照『各類場所消防安全設備設置標準』最嚴格的甲類場所規定,還是無法符合這些人員的實際安全需求,畢竟他們與電影院、餐廳、三溫暖的客人是完全不同。

而更關鍵的有關生命安全的建築法規,特別是防火、防煙區劃及逃生梯等,以『建築物使用類組及變更使用辦法』及建築施工技術規則來看,現有的規定其實離美國英國的規範還有一大段距離,更何況目前很多機構是處於規定不溯既往的狀態,雖然有實質危險但是仍可以在合法使用的狀態。

評鑑無視病人生命安全法規

國內目前對於機構的外部稽核查撿,算是非常多的。在消防體系,有消防設備的委外代檢,在建築上有建物安全檢查,在衛生醫療福利體系,有各種評鑑及督考。這些火災的機構幾乎都能全數通過,而且還不乏是優等或是特優的機構。平心而論,消防委外代檢是比較落實的,因為檢查機構、檢查人員的資格有要求,檢查的過程及結果檢查機關也要負責,從這次火災,至少消防的各項設備,如火警探測、警報、自動撒水等設備都有正常運作。

建物安全檢查,其實機構普遍維護的狀況都很差(例如防火填塞),如果仔細檢查,恐怕很少機構可以全身而退,站在『法不責眾』的習慣下,大家都因循敷衍。

國內有些醫院參加國際醫院評鑑,都必須花不少的錢去改善硬體,讓不少人以為這些是外國的規定,要花很多錢。其實這些規定國內的法規也都有,國際醫院評鑑機構也只是要求機構要落實執行其本國法規的規定,這中間花大錢的部份,就是過去沒有落實的缺口。醫院督考在最近幾年對於安全部份算是有很大的提升,但是屬於地方政府,監督力道比較有限。

醫院評鑑的部份,國際上最重視的生命安全法規(life safety code)部份根本被刪除,安全與緊急應變相關的條文缺乏系統且與各種服務性規定混雜,優先順序不明,而且評核委員並沒有受過真正的訓練,評鑑結果當然只能聊備一格。

強化法規,徹底演習

台北醫院其實在硬體及管理上,已經算是同儕之間比較好的,這樣的事件發生在其他的機構,可能會比現在更慘也說不定。第一線人員是否按照應變程序去執行搶救應變措施,業主是否嚴格遵守法規的要求並且落實規定,這些當然是議題,但是法規制度本身是否符合時代的需求,特別是人口老化嚴重的現代,更是值得檢討與改進的,畢竟我們每個人未來都可能是這些機構收容的住民。

首先最需要強化的,是相關法規的強化及建立一些指引來讓業者遵循。業者其實也怕火災傷亡,也願意把機構改好,只是他們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很多時候只能道聽塗說,花了大批的錢卻沒有得到實質的安全。這部份其實台灣可以不用土法煉鋼,火煙的蔓延、人員的避難行動、緊急避難行為等都是世界性的,可以參考先進國家的規定,加以本土化修改即可。美國NFPA 101在硬體及設備上有針對各類避難弱勢人員場所做出鉅細靡遺的規定,以保障人員及機構的安全需求,就很值得參考。

其次,機構的人員經歷火災的經驗一定很少,所以演習就變成非常重要。目前機構的演習,流於型式,警鈴響、滅火器操作、消防栓操作、疏散、集合點名,嚴格講跟餐廳火災的應變沒有兩樣。演習應該貼近現實,以現場的環境,模擬真實病人的情況,讓人員能真正體會到應變上的困難點,也從而修正應變計畫與教育訓練。除了這些技術性操作外,機構的整體應變也必須是重點,病人在火災中的傷亡,很多是醫療運作中斷所導致,而不只是火煙。

落實醫療環境安全,才是根本

西洋有句諺語:『種樹最好的時機,第一是二十年前,第二是今天』,法規法令制度的修改,時常需要曠日廢時,但是有開始,總是才會有改變。在法規法令修改完成之前,建立一些指引來讓機構參考是很重要的。當年台北榮民總醫院中正樓及台大醫院東址大樓的興建,其安全的設計,都遠超過當年法規的要求,如果業者可以知道先進國家的作法,其實有很多領導者是願意配合的。

現有的機構,如何輔導讓他們達到實質安全固然重要,但是讓未來新設立的機構的硬體能達到基本安全門檻更加重要。安全只是一個民眾福祉的六十分標準,台灣在好高騖遠地追求更價美物廉的服務之時,安全的重要性時常被犧牲了。

台灣推動病人安全已經二十多年,各種尖端的專案推陳出新,但是美國病人安全最基礎的醫療環境安全根本沒有著墨,病人連免於火災傷亡的保障都沒有,其他的安全專案,都只是空中城堡,須知沒有安全保障,其他的承諾都是空談。

本文作者為台大醫院急診部主治醫師。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推薦閱讀:

台北醫院護理之家大火》奪12命關鍵出在那扇門?台大醫師和消防專家看重點

每天都可能發生醫療疏失,誰能保護病人?

提升病人安全,醫界踏步走

看更多
老人養自己時代來臨!推薦度最高前十大老人照顧機構 【健康藥匙圈】如何成功戒菸?請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救星來了?新病毒有望對抗所有癌症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長照
獨居不怕孤老:懂得安排生活、找到歸屬感,避免陷入憂鬱與焦慮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