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跟我爸爸不一樣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瀏覽數502
2018/08/08 · 作者 / 李瑟(康健雜誌社長)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阿海是個家暴累犯,在妻子、妻子娘家與親生兒子的眼中,他凌虐阿嬌二十三年已到了「毀掉阿嬌一整個人生」的程度,「人生能有幾個二十三年啊,」阿嬌喟嘆,他們倆鬧到結婚三次,也離婚三次。

兒子小亮從小就想保護媽媽,就想著「只要我長大,我就要把這個男人做掉,不再來打我媽」,所以國中就全身刺龍刺鳳,想要讓自己看起來強大一點,後來更乾脆接近幫派,讓自己有靠山更強大。

終於時機來了,有個黑道朋友願意幫他去「做掉」爸爸。不過,當逮到阿海時,這位義氣朋友卻下不了手,只好跟阿海說「是你兒子叫我來殺你的,你回去好好反省,你這個爸是怎麼做的,做到讓兒子這麼恨你。」阿海從此變了一個人。

兒子小亮現在還是跟黑道有往來,但他絕不對女朋友講話大聲,遑論施暴。他說「看到他帶給我媽這麼多痛苦。我不想讓別的女人也受罪。我要跟我爸不一樣。」

這是導演也是心理諮商師張志宏訪談拍攝的紀錄片真人真事。

很多人都說跟父親不親、父親在家不苟言笑,甚或作威作福,過父親節叫大家講講與父親的關係,大多數是氣氛為難,截然不同於過母親節;而心理學上的確是不少家暴家庭出來的孩子,長大後也家暴自己的家人,以為男子有氣慨、或人際關係就是要這樣。

生長在花蓮的張志宏說他父親也是沈默寡言的,只知努力去大理石工廠打石頭賺錢養家,回家都不說話。有一段時間張志宏也跟父親保持距離,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話,而且父母很早前就已離婚。

但結婚後參加了妻子的娘家關係,觀察到另家人的和諧互動,自然的親密,他想,我可以跟我爸不一樣。於是他常常回花蓮看爸爸,隨口搭著日常的話,有了孩子後常常摟抱孩子,跟孩子對話、玩耍,帶他接近大自然,也常帶孩子回花蓮老家接近阿公,慢慢的,他感覺到三代之間的父與子的相處自然,話不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搭不起來。

「我們這一代可以有這樣的自覺,就算老一輩父祖這樣教我們,我仍然可以自己有選擇,」他說。我們看過父母吃飯、吵架,我們複製我們看過父母做過的事,卻看不到他們是如何和好的,複製不來,我們需要自己有覺醒。

我很難忘記一位朋友跟我講他爸爸很威權,兄弟姐妹都很少機會靠近父親。但有一天,不知為何,爸爸竟只帶他一個人去看電影,究竟那部電影是什麼內容他毫無印象,只記得兩人坐在暗黑的電影院裡,他激動得難以呼吸的那整個下午。

現在的他,帶著兒子上山下海,一起做很多事,打球、騎車環島…所有叫得出來的活動父子倆都一起上。

我也有另位朋友,對家庭妻兒忠貞之至,除非出國出差,但只要人在台灣,就一定要每晚回家睡覺,他說,親見外遇父親帶給母親以及從小到大全家的詭異氣氛,「我告訴自己,絕不犯我爸爸的錯。」

真原醫》作者楊定一說,只要停止思考舊習慣,持續從事新行動,習慣很容易就改變,當心與腦的焦點轉移到新的行動時,不知不覺中,我們就接受了新的改變。我們不必以道標準來批判壞習慣,卻可以選擇繼之以新的行為。

「我可以跟我老爸不一樣」,越來越多男子有這個體悟了。

推薦閱讀:

小時候曾覺得「我爸是柯俊雄又怎樣」,連坐同桌都不願意 柯鑑育遺憾告白:來不及說我愛你

湯志偉從「媽寶始祖」變一家八口守護者:不明說,但需要時就存在的力量,是爸爸的溫柔

楊定一:感恩孩子,把期望放下

父親節送禮指南!排行榜TOP4大公開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