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鈺:上錯車不要緊,記得目的地就還是會到

圖片來源 / 廖祐瑲
瀏覽數17,681
2018/08/07 · 作者 / 鄭閔聲 · 出處 / Cheers雜誌
放大字體
徐懷鈺在4位工作夥伴陪同下,靜悄悄地走進門來,她的雙肩微微下垂,讓原本就瘦小的身材更顯單薄。坐定後的頭幾分鐘,她還是很安靜,目光不時環伺周遭,彷彿因為陌生的環境而感到不安,不大像個出道20年、經歷無數大風大浪的偶像歌手。

逐漸進入狀況後,徐懷鈺的話才開始多起來,有時一個簡單的問題,就能讓她天馬行空地聊上好一陣子,還搭配豐富的肢體動作。她的思考模式相當跳躍,習慣拋出一個又一個彼此關聯性不高的答案,不知不覺將話題愈帶愈遠,總需要別人不斷提醒,才不會在對話中迷途。

她的演藝生涯也是如此。

剛滿40歲的徐懷鈺,幾乎在出道的那一刻就攀上事業巔峰。原本沒沒無聞的她,1998年發行第一張同名專輯,就創下超過100萬張的驚人銷量;乘勝追擊推出的翻唱歌曲如〈向前衝〉、〈怪獸〉,同樣在市場上引起熱烈回響,進一步奠定她「國民天后」的地位。

然而,暢旺的星運並沒有持續太久。

進入21世紀後,徐懷鈺的音樂作品明顯減少,甚至有將近6年的時間不曾發表新唱片。儘管徐懷鈺對外始終強調,自己是刻意將事業重心轉往戲劇領域,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聲勢已從雲端跌落。

20歲就暴紅  星運卻未一帆風順

作品少了,意想不到的紛擾又陸續湧現,讓徐懷鈺的演藝工作更加偏離軌道。

離開簽約出道的唱片公司後,徐懷鈺不只一次與經紀公司發生合約糾紛,演藝事業也因漫長的司法訴訟而全面停擺。剛出道時那個青春無敵的徐懷鈺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鏡頭前雙頰凹陷的憔悴容顏,以及嚴重受損的個人形象。如今回想起那段長期低潮,徐懷鈺仍舊感慨:「那時我常想,難道我在台灣,真的只剩下負面新聞而已了嗎?」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迷失方向,從沒有讓徐懷鈺打消重新站上舞台的念頭。

今年5月底,徐懷鈺終於如願以償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舉辦2場個人演唱會。很難想像,這是曾經紅極一時的她,生平第一次大型售票演唱會。「我出道的那個年代還沒有小巨蛋,TICC是最大的場地。當時的心願,就是在這個舞台辦一場售票演唱會,沒想到過了20年後才開,但感覺還是很不一樣。」她說。

演唱會籌備階段,曾有人問她,看著同期出道的女歌手陸續成為一線天后,她卻一路走得跌跌撞撞,內心是否感到挫折?徐懷鈺的回答是: 「每個人都有上錯車的時候,我現在已經上對車了,反正最後能到達一樣的目的地就好。

坦言曾「上錯車」、如今好不容易找回正軌的徐懷鈺,重新回顧20年來的跌宕起伏,會有哪些體悟與「早知道」,格外令人好奇。

接受《Cheers》專訪這天,徐懷鈺不願多談演藝事業停擺時的種種細節,回顧沒出唱片的那段時間,她甚至有些逞強地瞪大眼睛說:「那時我給自己的定位是,上戲是演員,下戲就是普通人。回台灣走在路上沒人認識我,我反而覺得很開心,因為我可以在空閒的時候去上想上的課、幫自己計畫一些什麼,找回生活。」

儘管如此,徐懷鈺依舊承認,歌唱才是她的最愛。「偶爾也會想起我是個歌手,為什麼我沒去唱歌,然後在那邊哭。但哭完我會再想,我有在拍戲啊,我現在的角色就是演員,我自己說要當『全方位歌手』,現在演戲、主持都做到了,又有什麼好不開心的呢?」她說。

顯然,「我的定位是演員」、「找回生活」……固然是徐懷鈺為了熬過逆境所做的心理建設,但實際上,無論在人生哪個階段,她對歌唱始終懷著與少女時期一樣的期待。

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讓徐懷鈺一度被迫淡出歌壇?答案或許得回溯到讓她一夕暴紅的第一張專輯。

力圖轉型卻碰壁  20年後才踏上夢想舞台

17歲那年在陽台唱歌被發掘並簽下唱片約,徐懷鈺原本夢想自己能成為如林憶蓮、陳淑樺般的實力女歌手。但在現實世界中,她被定位為少女偶像,必須以俏皮的詞曲與前衛造型,吸引歌迷目光。剛出道的她也明白,能有機會發唱片已經很不容易,想提個人主張,也得做出成績再說。

於是,無論何種裝束,徐懷鈺告訴自己:「我要駕馭它們,再誇張的衣服在我身上,要變成我的衣服,不是衣服在穿我;髮型師在我頭上玩任何東西,即使很好笑,這髮型也是因為我而非常流行。

對於專輯收錄大量唱跳歌曲,卻少有動人的主流情歌,她的反應是:「我會回家哭,然後告訴自己,我有一天會唱到那種歌。只要專輯裡有一首慢歌,我就覺得很滿足,至少有一個平衡點。」

在歌壇站穩腳步後,徐懷鈺理所當然地尋求轉型,她嘗試自行操刀唱片設計與文案,甚至還剪掉長髮,試圖以成熟造型現身。過程中,免不了得與團隊磨合,而在專輯選歌上,她也始終認為自己未獲充分主導權,「要從大家認定的『兒歌系』轉型,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她說。

強烈的改變意念,或許就是徐懷鈺決定在約滿後離開原公司的主要原因。然而,真正獨立自主後,徐懷鈺才發現自己原來「懂得太少」,也才有後來「搭錯車」的種種波折。

繞了一大段遠路,如今終於站上夢寐以求的舞台開唱,40歲的徐懷鈺很清楚,人生際遇無法全由自己掌控,個人能做的,就只是牢記著最初設定的「目的地」。對她來說,這個指引著她的路標,始終是被歌迷需要、喜愛,「就跟剛出道時一樣,只要歌迷喜歡我的歌就好,就是這麼單純。」她說。

別等到要獨當一面時,才發現懂得太少

我早期的專輯從來沒有入圍過金曲獎,連報名都沒有。因為公司覺得我唱的是兒歌,不管唱片做得再好,在歌曲這部分弱掉了,連入圍都不可能,所以乾脆不要報。我當時很受打擊,但還是告訴自己:「那就不要想金曲獎這件事,只要歌迷喜歡我的歌就好。」

一開始,我也想當實力派歌手,那時有個和我同期發片的新人全唱慢歌,我就專唱搞怪歌。有一次錄新年節目,我穿細肩帶、短褲,冷得要命,她卻可以穿漂亮的禮服上台,我的心情就是「我多麼羨慕妳……」(當場唱起這首歌),但這麼多年後,她不見了,我還在,這命運要怎麼說?

回想起來,我年紀很小就出道了,就是因為年紀小,大家都幫我把事情處理得很好,替我打理一切,我只要好好工作,不用想太多。

所以到了30歲,表面上,我已經長大了,但其實還是個涉世未深的人,等到真正想要獨立時,才發現自己懂得太少,我學的是商科,但無論是財務、商業、法律,我幾乎都沒用上。

因為涉世未深,我很容易相信別人,以為所有人幫我忙都是理所當然;但事實是,這是因為我年輕時都遇到好人、被保護得太好,不知道社會有時很險惡。

30歲左右,我才漸漸知道,交朋友必須慎選,能自己做到的事就盡量靠自己,不要貪圖方便,依賴別人。

也因為以前被保護得太好,讓我只專注工作,不懂得經營人際關係,也不太會應對媒體,可能因此造成了一些誤解。譬如,我以前工作結束,回家很累就放空,完全不會記得在重要節日要挑禮物、寫卡片送人,或是在適當時候請客慰勞工作夥伴,簡單來說,就是手腕沒這麼細膩。

不過,現在我表妹會在身邊幫我想這些事,一直提醒我什麼時間到了、要做什麼。我現在知道,這些雖然不是工作,但對我的工作很重要。

如果我能告訴年輕的自己或歌迷一句話,我會告訴他們:「保持單純的心。」因為一路上你會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環境也會有很多變遷,要保持單純的心很困難。

但經歷這麼多年,我終於站上TICC,發現自己仍有和當年一樣的初衷。就算大家覺得我唱的是兒歌、就算不能得金曲獎,都沒關係,只要歌迷還喜歡我就好。被需要、被喜歡,一直是讓我最開心的事。

20年來,她從沒忘的一句話……

徐懷鈺剛出道時,跑過許多企業尾牙通告。在酒酣耳熱的宴席上,一般不會有太多人留意台上的表演者,歌手與舞者常是孤獨地上台,制式化地完成演出,再匆匆地趕往下一場。

徐懷鈺一開始也不習慣毫無反應的觀眾,但一位資深同事告訴她: 「就算只有一個人看著我們,我們也要穩穩唱完每一個音、跳好每一段舞步,這才是專業歌手的表演。」

經過20年,這句話始終留在徐懷鈺心底,並且在人生瓶頸階段不斷被用來勉勵自己,絕不能放棄演藝事業,「就算只有一個歌迷需要我,我也會為你認真唱完這首歌。

李四端:工作,只是人生責任的一部份
呂秋遠:被討厭很正常,一切只是剛好而已
柯文哲:如果有一天你說出「啊,這就是人生」,你就過關了
邰智源:小心,吃飯露本性!你一定要注意的3件事
龍應台:此時此刻,把時間花在最重要的那個人身上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