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的臨終生命尊嚴

受傷的臨終生命尊嚴
  • 作者 : 張曉卉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正當家屬為老人病情的跌宕起伏而憂心忡忡時,病房裡卻闖來一位不速之客……

綿綿細雨像張網子罩住台北城,萬物都帶著一股陰鬱悶濕的氣味。媽媽今晚燉酸菜豬肚湯給爸爸品嚐,驀地想起,這湯也是伯伯極愛喝的,但他卻再也沒有機會喝到了。過去3天的情景,又回到眼前......。

3天前也下著雨。從壅塞公車裡脫身,拾綴拾綴七零八落的衣著與心情,我急忙趕往位於林蔭大道上的市立醫院。伯伯因為肚子痛住院,醫師懷疑是十二指腸潰瘍,但還沒開始檢查就不停地嘔吐鮮血和排出血便,情況危急......。

他的主治醫師,迥異於常見的外科醫師那種剽悍急躁的樣態,反倒像個斯文平實的老師,耐心地向我和姊姊解釋伯伯的病情:在藥物控制出血不理想的狀況下,能做的唯有開刀一途,將因潰瘍而血管破裂的腸子切除;但礙於老伯伯已98歲高齡、還曾動過4次腹部手術,在出血不止又貧血時開刀,危險性很大。

麻煩的是,不開刀,就像踩地雷,隨時可能會再出血。

老伯伯形單影隻地住在政府的養老機構裡,能簽志願書的就是我和姊姊,面對開或不開刀都危險的棘手情境,很難抉擇。

死亡的禿鶖盤旋

我握著伯伯冰冷虛癱的手,叫喚他,但他沒反應,嘴唇灰白,脈搏虛弱,張口費力地呼吸著,這是失血休克而缺氧的明顯徵兆。

醫生說,目前只能大量輸血,挽救危急狀況,病人有可能熬不過去,到時候需不需要急救?伯伯曾說:「若是病危而治療很痛苦,那就不必做。」但他又說過:「不想死。」我們很猶豫,醫生也無言。

血一袋袋不間斷地加壓輸入體內,提升血壓藥物也在為伯伯的生命跡象使力。在這拉鋸的時刻,卻闖入一位不速之客。

一位看似小企業老闆,穿西裝打領帶提著公事包,面帶微笑和對床的看護打招呼,又輕聲和護士說話,同時眼神不時飄向正和死神搏鬥的伯伯,約莫5分鐘後才走出病室。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2期 2000-08-01 00:00:00.0

關鍵字: 治療、臨終、安寧療護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