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勒索爆紅後 心理諮商師周慕姿:我也有不安全感那一面

圖片來源 / 陳德信攝
瀏覽數23,138
2018/07/01 · 作者 / 梁惠明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這是一位相當「表裡不一」的人物。《康健雜誌》專訪時見到的受訪者,是一位大眼娃娃臉的女孩,說話的聲音柔和,但是笑聲卻像連珠炮般走諧星路線,有點違和感。更勁爆的是,在去年以前,她以華麗重金屬搖滾風的裝扮在歌壇出道,出了專輯還開演唱會,高唱台語的自創作品。不過讓她「一炮而紅」的事件,是她以心理諮商師之姿,出版了《情緒勒索》與《關係黑洞》兩本書,讓不少人開始正視自己的心靈,一股從心開始追求解放的需求,蔚為風潮。

(心理諮商師周慕姿的另外一個角色,是重金屬樂團主唱。圖片來源:周慕姿提供)

穿梭多元角色 從周慕姿到Muer 她用行動對抗「主流勒索」

練團當主唱的時候,是最真實的自己,沒有任何包袱壓力,我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當周慕姿是《恆月三途》的主唱Muer時,她從自己的日常「逃脫」,華麗轉身。這個樂團是「以歌德金屬樂風與台灣本土文化作為創作的基調,用音樂創造出深沈而華麗的闇黑唯美氣氛,刻畫出台灣小人物的悲傷故事」為主軸的創作團體。

周慕姿從小就會讀書,長得又甜美可人,興趣多元,還寫得一手好文章,但她也難逃對前途的茫然。

「主流的思想,就是希望你乖,希望你聽話,希望你懂事;主流並不在乎你個人的感受,主流甚至認為:你有受傷的感受都是不對又不重要的,是你太玻璃心,是你抗壓性太低......」周慕姿說,當年因為看了「吻我吧,娜娜」激起想寫劇本的興趣而嚮往傳播業,也如願進入傳播學院,一路從新聞系念到廣電所畢業,但進入職場後,發現自己其實不適合大公司,「我比較適合獨立工作,而且我喜歡幫助別人,」就這樣輾轉花了11年,她才偶然發現真正喜愛的工作領域,並且投下賭注。

周慕姿說,讓她走上心理諮商師的契機,是八八風災。那年她因為工作關係,來到慘遭滅村的高雄甲仙鄉小林村,她近身觀察災民起居,發現「金錢和物質的幫助,雖然很重要,但是對受創心靈,能做到的真是太少了。」相反的,當地的信仰中心在災區搭了一個小木屋,把受難者的親友全找來,一起煮食簡易食材分享用餐,一起唱聖歌,念聖經,「我發現大家的笑容默默回來了,雖然那是帶著眼淚的笑容,」周慕姿的大眼睛裡,少了笑意,說起那天的巨大感動。

彷彿感受天意,她在30歲那年,又重新回到校園,考進心理與諮商研究所,來到了完全不同的領域,但她非常努力,畢業後,漸漸在諮商界異軍突起嶄露頭角。

心理諮商師教你救贖 儘管她也有不安全感

「有人質疑我書寫《情緒勒索》是製造社會對立,煽動破壞親子信任關係,但是我必須說,在我接觸到的個案裡,我真的接收到很多傷痛的故事,有很多人不是不愛自己的父母,但是那種關係裡的壓力、壓迫與不能控制的感覺,會大幅超過他的愛,他會無力去感覺愛,這是我覺得最受傷的事情,」周慕姿說起她書寫這本創下狂賣超過15萬冊的暢銷書初衷。

《情緒勒索》爆紅之後,她繼續寫作第二本書,「我在《關係黑洞》裡,想要探討面對種種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時,我們要如何救贖自己,因為我也有自己的不安全感。我其實很沒有自信,但我是念傳播出身,我很會偽裝,」她又很不秀氣地豪邁哈哈大笑起來。

周慕姿說,她的不安全感來自於爆紅之後,突然被推上浪潮前端,「如果我一開始就打算要成名,我還會有點心理準備,但是出第一本書時,我原本還想會不會連第一刷都賣不完,那我可以把書放在我的諮商中心,旁邊放個牌子,寫上『結緣品』,」周慕姿開著自己的玩笑,但難掩出書帶來的壓力,「我的不安全感是我很討厭說錯話,而我很多想法有時跟普羅大眾不見得很接近,就容易變箭靶,很容易被攻擊,即使我的大腦知道,我被人批評不是因為我做錯,但是心裡還是忍不住會想,為什麼我要這麼辛苦……」(圖片來源:陳德信攝)

或許企圖想改變什麼  本身就是不自量力的事「但我還是要做」 

化身為重金屬樂團主唱Muer,對周慕姿來說,是最能逃脫紛擾的角色扮演。每周練團的時候,就是這位承接個案種種艱辛的心理諮商師,終於得以盡情釋放做自己的美好時光。「我的樂團因為曲風調性的關係,寫的都是比較悲情的歌,我負責寫歌詞和創作專輯的主題故事,我其實寫著寫著,覺得真的很紓壓。」深知壓力會讓身心過度負荷的周慕姿,找到一件「最能取悅自己的事」。

(圖片來源:周慕姿提供)

「我的讀者們和一些個案跟我說,光是體悟到『不需要為別人的情緒負責』這件事,就已經能讓自己走出來,變得更珍惜自己,過得更好,這個回饋對我來說,就是我最大的快樂,這樣就值得所有批評了。讓每個人能過得舒服一點,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問周慕姿,有什麼建議要給活得不愉快、正感覺遍體鱗傷的人們,「很多人會說,不要把時間都花在工作上、生活作息要正常、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但大家的想法就是,『說這些話都是幹話王啊,我就是下不了班哪,』」周慕姿又端出與娃娃臉不合的語氣,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愛自己,照顧自己,其實真的也不難,就從每天做一件能取悅自己的事情就好。」

周慕姿說,「我們每天都很習慣挑剔、嫌棄自己不足,覺得自己很糟糕,這件事情我們每天都在做,但是卻不願意取悅自己,吝於給自己一個鼓勵,」 「練習相信,『我是有價值的,我是值得被愛的』,允許自己脆弱。」

自認以往也屬於焦慮依附型的周慕姿,在成為心理諮商師以後,發現一件事,「如果你夢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渴望想要做什麼事,那就做吧,你就試試看嘛,」周慕姿懇切地說,「當你學會照顧自己、取悅自己,對於別人不能取悅你這件事,你的包容度就會更高,幸福感也就會趁隙出現了。」

看更多
她曾突然失去所有 知名諮商師林萃芬:「害怕」有時比危機本身更傷人 早餐店最NG的2種地雷食物 痛到走不了路,私密處長的不是痘痘?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項目
在家就能做,7招預防肌少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