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人罹癌 醫師真心話:做個「好病人」 就問醫生這些問題

圖片來源 / 吳佳璇/采實文化提供
瀏覽數14,340
2018/07/01 · 作者 / 梁惠明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人生無常,當癌症來襲時,平日再怎麼堅強理智的人,總是難免一陣膽戰心驚,即使是醫療知識豐富的醫師,遇上家人罹患癌症,也曾有急白了頭髮的焦慮感,就更別說罹病的患者有多麼不安,日前也曾出現罹病的長者,因為不願意拖累家人而走上絕路。「身為病患家屬,你會想找到把親人當人看、盡心盡力的好醫生,但首先病人或家屬要學會怎麼向醫生『問問題』。」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吳佳璇說。

做個「好病人」 做好詢問這些問題的準備

(圖片來源:《當父母罹癌時》采實文化提供)

《當父母罹癌時》一書作者山口建,特別整理出上列這張可病患與家屬能有效和醫師對話的表格,因為許多病患與家屬的焦慮不安,其實都可透過明確的醫療問答而獲得減緩。吳佳璇說,就醫時人人都希望遇到「好醫生」,相同的,醫生也會希望遇到「好病人。」

理性提問並且能夠溝通思考,這是最理想的狀態,但往往事與願違。吳佳璇說,曾經遇過家人輪流照顧病人的例子,但各自選擇自己相信的醫療方式,「比方說手足輪流照顧生病的爸媽,老大很討厭中醫,都帶去看西醫;老二相反,只信中醫,西藥就被停了,對醫生來說,這就是麻煩的病人,也是醫病關係的不良示範。」

「還有的患者及家屬,堅持要做最新最貴的療法,卻忽視或不顧患者本身的狀況能否承受療程的副作用,結果最後喪命的原因,已經跟癌症本身無關,反而更縮短了餘命,這種例子也是屢見不鮮。」

如何選擇最適合治療方式焦慮痛苦程度不輸疾病本身

也是精神科專科醫師的吳佳璇,因為曾經陪伴自己母親走過抗癌的歲月,身兼醫師、家屬,對於如何照顧病患家人的身體,也幫助他們度過焦慮困頓的情緒低落期,有深刻的體驗。吳佳璇說,對醫生而言,患者是眾多病患的其中一人,但對病人來說,醫生卻是如天神般的獨一無二存在,兩者之間的關係,原本就不對等。

「我自己的情況是,我自己身為腫瘤心理醫師,對於腫瘤指數起伏左右病人與家屬喜怒哀樂的威力,了然於心,卻不保證成為癌症病人家屬的我得以『免疫』」,吳佳璇還說,她更擔心自己曾是台大教授的父親說話太直接,「萬一把醫師都得罪光了怎麼辦,」她提到醫療心理學所謂的difficult patient,用現在的網路用語來說,「就是醫療的奧客」。

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主任賴明坤教授也曾說,「我也曾經有親人罹患癌症,也曾跟任何病患家屬一樣的焦急慌恐,還曾數日之內變白髮。雖然平常照顧病人,指揮若定,有條不紊,但輪到自己當病人家屬時,卻顯得茫然不知所措,有使不上力氣的挫折感,從此以後,更能體驗及同情病人家屬的心情。」

為什麼病患焦躁易怒時 都發洩在醫護人員和家屬身上?

山口建醫師提到,雖然有些病患本來就焦躁易怒,但也有許多原本個性平和的患者,一旦罹癌,脾氣就像變了個人,「一般來說,患者生活狀態會出現三種時鐘:標準時鐘、加速前進的時鐘、減速前進的時鐘。

山口建表示,病患在治療結束後等待出院或等待檢查報告期間,會用減速時鐘度日,感覺時間特別漫長難熬;而被宣告只剩多少時間可以活時,過的是加速時鐘,這時候一旦拜託別人的事情沒有被馬上執行,患者就會忍不住焦躁而勃然大怒。如何讓患者回到正常運作,照標準時鐘過日子,就是醫護人員與家屬的挑戰。

(圖片來源:《當父母罹癌時》采實文化提供)

「許多癌症患者,不見得真的脆弱到不能接受自己的病情,他們的負向情緒與不適應,大多會在一年之後漸漸平復,如何調整其生活型態以及個人身心狀況,學會與癌共生,才是最重要的功課。」

吳佳璇說,「腫瘤心理學的書上說:幫助病人接受壞消息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檢查過程開始便不避諱提醒罹癌的可能......」,吳佳璇說,在她臨床行醫過程當中,看過許多癌症患者,在選擇最適當的醫療方法間無所適從,還要與恐怕意見南轅北轍的家人達成共識,光是這一點,就往往是一場艱辛戰役。

「別讓壞情緒加速病情變化,找出有效的調適方式、找到值得信賴的醫師,問對問題,破除罹癌後的情緒魔障,才能夠懷抱希望,面對無常,學習『活在當下』。」

資料來源:《當父母罹癌時》/采實文化出版

做健檢,醫生也怕怕

焦急,讓我成為假日吵醫生的家屬…

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