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如何找回身心的均衡點 ?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319
2018/06/28 · 作者 / 真原文化 · 出處 / 真原文化
放大字體
問:博士,我相信有些讀者,就像我一樣,從您最早的《真原醫》開始接觸,到現在的「全部生命系列」,好像讀到兩種不同的觀點。您在《真原醫》很具體談如何透過飲食、搭配最佳比例的營養素、運動和種種身心均衡方式去追求自我的健康。但是,在「全部生命系列」談一體意識、談臣服、談放下自我,因為自我到最後其實什麼也不是。這兩個觀點,乍聽之下很不一樣,可以請博士多說一點嗎?

答:這需要從幾個層面來回答,首先,相信你還記得,我在《真原醫》主要強調怎麼把身心的均衡點 (balance point) 找回來,無論是透過飲食、運動、心理的管理、呼吸等等,都在強調身心的均衡。

身心不均衡,也就是你我每個人目前的狀況。假如飲食的負擔重、身體的結構僵硬、運動少、心情不好、不重視心情的管理,我相信很難進一步去探討靈性或意識層面的問題。正因如此,我過去遇到許多有慢性病的朋友,無論是罹患腫瘤、機能退化或老化,我都會先強調身心的均衡。

一個人身心失衡,很難有空間聽進其他的觀念。

我過去常常提到──身心不均衡,或生了重病,其實是人生的一個大機會──把自己找回來的機會。首先,把自己身心的負擔降低。為什麼我會強調彩虹的飲食、多吃蔬菜、生機飲食?飲食和斷食、運動等等方法一樣,都是為了淨化身體。運動也要均衡,強調拉伸、有氧、健身。各式各樣的方法,都是希望將身心的負擔降低,達到徹底的淨化。

一個人只要很輕鬆、很爽快、很疏通,自然會覺得比較舒服、心情比較好,也自然可以去探討另一層面的觀念。假如一個人身體不舒服,要談意識層面,大概也聽不進去了。這一點,你我都一樣的。

所以,先找回自己的身心健康,找回來後發現──其實肉體所能提供的健康只是一部份,心提供的健康也只是一部份。身心的健康,其實不能完全代表生命的一切。

幫助一個人得到身心健康,對我而言,是一個門戶。才可以把生命的整體帶回來,聽得進去。

現在回頭看寫作的過程,其實也不是刻意規劃,自然就是這樣一個經過。

我們先談肉體,談怎麼去找到身體的健康。然後,回到心理的健康。透過靜坐或情緒管理、呼吸的方法,把心安靜下來。一步一步,去追求生命更深的奧妙,也就是生命的一體或整體。這條路,其實從來沒有過矛盾。

有意思的是,矛盾還是我們自己透過頭腦創造出來的。生命,其實完全沒有矛盾。你不管從哪個層面談,都沒有矛盾。站在一體,更不用講,完全沒有矛盾。

我過去才會這麼說,只要你我認為身心是真實的,認為身體真的存在、壽命有限,認為生命受到種種的局限和制約,只要我們還認為世界是真的,那麼,身心的健康對我們還是重要的。既然我們認為自己活在這個時-空,身心健康當然有其重要性。

是透過整體而全面的反省,一個人可以把時-空、業力看穿,知道一切都是大妄想,是幻覺。這時候,身心的健康已經和我們不相關了。既然身心本身也是個大妄想,哪來的健康不健康好談,本來就是完美。

但是,一個人要相當謙虛,要很實在。只要我們認為這個身體存在,有這個肉體,有這個人生,還是要做功課,還是要消除或減少頭腦所產生的那麼多念頭。

首先,回到身體。所以我們透過各種運動,其實是和身體對話。無論是做感恩的功課,或把每一個細胞觀想起來,都是讓意識從頭腦的二元對立落回身體。我們現代人很少有這種經驗。

所以,先體驗什麼叫做把頭腦落回身體。體會到這個身體其實和宇宙、一體、大自然從來沒有分手過。再從身體走出來,是這個道理。

你仔細去探討這個問題,自然會發現其實一點矛盾都沒有。

只要我們有這個肉體,還是可以養活它、活化它、淨化它,讓它跟我們一起走、一起去練習,做 sādhana 靈性的練習,讓我們從這個人間走出來。

了解更多【楊定一書房 全部生命系列(二)】隨身書(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最新作品 《十字路口》全套

 

全部生命系列問與答

《十字路口》 (音頻+書)

楊定一博士親自答覆,百則隨身音頻

作者:楊定一 

編者:陳夢怡

出版日期:2018/6/1

出版社:真原文化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