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臣服跟參,真的可以解決情緒的問題嗎?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5,036
2018/06/28 · 作者 / 真原文化 · 出處 / 真原文化
放大字體
問:博士,關於情緒,許多學派都告訴我們,可以去觀察自己的情緒。我的問題是,面對讓我憤怒的事情,雖然我去觀察它,看到我自己憤怒的心,可是卻無法立即停止怒氣。最多,只是聽聽音樂或其他方式來轉念。這樣子,其實並沒有真正解決我情緒的問題。我想請問的是,書中提到的臣服跟參,真的可以解決情緒的問題嗎?謝謝!

答:憤怒,或其他激烈的情緒在發作的時候,我們一般人當然踩不了剎車。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只要我們可以觀察到,可以知道自己正在發作,有激烈的情緒反應;即使沒辦法立即觀察到,是事後才可以觀察到,這本身,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所以,過去許多法門,強調我們去觀察自己的情緒,講的當然是正確。我們最多只是從這個層面,再延伸出來──觀察到了,接下來,不要再責備自己;不要認為自己好像少了什麼;或者責備自己做不到、失敗了。甚至,接下來,不要認為自己受到委屈,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反過來,最多我們是接受──接受這裡、現在這個瞬間的種種變化,包括我的情緒的變化,包括我在反彈。包括我沒辦法踩一個剎車。包括我失掉控制。──我完全可以接受,完全可以容納,完全可以臣服。

就算是當場沒辦法,做不到,沒辦法關注到。接下來,還是可以踩個剎車,因為只要事後觀察到,已經踩了一個剎車。甚至,連剎車都不用踩。最多自己微笑一下,知道──我看到了,我可以完全接受之前沒辦法踩一個剎車。我之前還要反彈,激烈地反彈。我就接受我自己。不要再加一個念頭,不要去責備自己或別人。

最多,只是一個接受的動作。I accept myself.

這什麼意思呢?我完全可以接受自己,甚至我知道宇宙絕對不會犯錯。前面我沒辦法踩個剎車,也好。接下來,再試試看。

前面踩不了剎車,其實也是讓我做個反省,剛剛好是我需要的。所以,不斷地又浮出來這樣的人生態度──一切,都是剛剛好。一切,都是剛剛好我所需要的。

就是那麼簡單。

你會想,那麼,進一步可以延伸出另一種看法──其實,什麼都不用做。

是啊,本來就是這樣子。你看,我花了多少篇幅,就是來表達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什麼都不用做,什麼都做不來。

一個人要醒過來,跟「做」完全不相關。

接受自己,接受一切,本身就是承認──什麼都不用做。

這麼一來,很有趣的是──外,和內就接軌起來了,結合起來了。這個通道,本身就打開、擴大了。這個瞬間,就擴大了,就永恆了。甚至,接下來連一個「瞬間」的觀念都沒有,都消失了。

瞬間──前面的瞬間、下一個瞬間,全都消失了。最多只剩下什麼?剩下「在」。

這時候,偶爾還是會有念頭。有念頭,一個人很誠懇,很謙虛的問──為誰,還有這個念頭?誰,還有念頭好談的?誰,還有情緒?誰,還知道?誰,還可以做一個見證者、觀察者?

答案當然是「我」──是我啊。

我有念頭。

我有情緒。

我還可能反彈。

我還有動念起伏。

我還有個東西可以觀察。

我認為自己還是見證者。

我認為…

我…

我…

我…

我…

都是「我」啊。

那麼,「我」又是誰呢?

這就是參。

答案是──沒有答案。

順著「我」的念頭,不是停留在「我」或「念頭」,而是順著它的繩子(我在《我是誰》比喻成繩子)去拉、去找、去尋它的來源和頭。

自然會發現──這個頭,找不到。

因為你就是它,你從來沒有離開這個頭,這個「自己」(大的自己 Self)、神、主、佛性。你就是它。

假如還有一個念頭,還有一句話可以表達它,其實還是透過小我、念頭、情緒在看著它。

這樣子一來,透過寧靜,透過沈默,什麼念頭都沒有。你自然已經被一體吸收掉。被心,把腦帶回家。

也就是那麼簡單。

所以,不要擔心對情緒沒辦法踩個剎車,沒辦法看穿或還會反彈。其實它本身對你是最寶貴的練習功課 (sādhanā)。

這麼一說,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寶貴的功課。每一個瞬間都給你機會來參,來臣服,來練習。練習到最後,你會發現──什麼都不需要練。

因為練的人不存在,這個可以練習的人,本身是個大妄想,是頭腦投射出來的,是小我。所以,到最後,自然會問自己──還有誰,可以練習?還有誰,可以看到這個世界?還有誰,在追求修行?還有誰,有任何東西好談的?

這樣子,一路就參到底。

了解更多【楊定一書房 全部生命系列(二)】隨身書(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最新作品 《十字路口》全套

 

全部生命系列問與答

《十字路口》 (音頻+書)

楊定一博士親自答覆,百則隨身音頻

作者:楊定一 

編者:陳夢怡

出版日期:2018/6/1

出版社:真原文化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