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臣服跟參,真的可以解決情緒的問題嗎?

楊定一:臣服跟參,真的可以解決情緒的問題嗎?
  • 作者 : 真原文化
  •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問:博士,關於情緒,許多學派都告訴我們,可以去觀察自己的情緒。我的問題是,面對讓我憤怒的事情,雖然我去觀察它,看到我自己憤怒的心,可是卻無法立即停止怒氣。最多,只是聽聽音樂或其他方式來轉念。這樣子,其實並沒有真正解決我情緒的問題。我想請問的是,書中提到的臣服跟參,真的可以解決情緒的問題嗎?謝謝!

答: 憤怒,或其他激烈的情緒在發作的時候,我們一般人當然踩不了剎車。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只要我們可以觀察到,可以知道自己正在發作,有激烈的情緒反應;即使沒辦法立即觀察到,是事後才可以觀察到,這本身,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所以,過去許多法門,強調我們去觀察自己的情緒,講的當然是正確。我們最多只是從這個層面,再延伸出來── 觀察到了,接下來,不要再責備自己;不要認為自己好像少了什麼;或者責備自己做不到、失敗了。甚至,接下來,不要認為自己受到委屈,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反過來,最多我們是接受── 接受這裡、現在這個瞬間的種種變化,包括我的情緒的變化,包括我在反彈。包括我沒辦法踩一個剎車。包括我失掉控制。──我完全可以接受,完全可以容納,完全可以臣服。

就算是當場沒辦法,做不到,沒辦法關注到。接下來,還是可以踩個剎車,因為只要事後觀察到,已經踩了一個剎車。甚至,連剎車都不用踩。最多自己微笑一下,知道── 我看到了,我可以完全接受之前沒辦法踩一個剎車。我之前還要反彈,激烈地反彈。我就接受我自己。不要再加一個念頭,不要去責備自己或別人。

最多,只是一個接受的動作。 I accept myself .

這什麼意思呢? 我完全可以接受自己,甚至我知道宇宙絕對不會犯錯。前面我沒辦法踩個剎車,也好。接下來,再試試看。

前面踩不了剎車,其實也是讓我做個反省,剛剛好是我需要的。所以,不斷地又浮出來這樣的人生態度──一切,都是剛剛好。一切,都是剛剛好我所需要的。

就是那麼簡單。

你會想,那麼,進一步可以延伸出另一種看法──其實,什麼都不用做。

是啊,本來就是這樣子。你看,我花了多少篇幅,就是來表達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什麼都不用做,什麼都做不來。

文章出處: 真原文化 2018-06-28 00:00:00.0

關鍵字: 臣服、情緒、參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