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後的1095天》全身58%灼傷 前空姐陳寧:我還走在迷宮裡

圖片來源 / 陳寧/寶瓶文化提供
瀏覽數35,705
2018/06/01 · 作者 / 梁惠明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約訪陳寧的地點,是個時髦的咖啡廳,傍晚時分座無虛席,年輕有型的顧客們各據一桌,笑聲與話語交錯,輕盈的空氣在燈光閃爍下彷能見到七彩繽紛。我並沒有見過這位曾在廉航擔任空服員的陳寧,但是在滿室的喧嘩中,她的背影卻靜靜讓我知道,就是她了。

人群裡,只有她的雙手臂上,穿戴了令人無法忽視的一層膚色厚實的織品,包覆著從3年前的6/27那一天起,她所背負的巨大創傷。(八仙塵爆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全身58%燒傷的陳寧,把這段歷程寫成《15度的勇敢 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一書。圖片來源:陳寧 提供)

「如果那一天 我沒有去八仙樂園 或是沒有再折返」

陳寧抬起頭,給了我一個好大的笑容,好像我們已是舊識,輕快對我說哈囉。厚厚的壓力衣壓制著她手臂上因嚴重燒傷狂亂生長的疤痕,這還算比較輕微的。更大面積燒傷在她的雙腿。為此,她在醫院住了71天,歷經9次痛苦至極的清創手術、1次植皮手術。但是出院之後,才真正進入人間牢籠的大門。

「最近我完成了很多次的分享,不斷回顧這些受傷的日子,」在今年三月出了《15度的勇敢 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一書後,隨著八仙塵爆事件屆滿三周年,陳寧變成媒體通告滿滿的話題人物。

「在出事前,我曾為自己人生列了50條此生必做的事情,其中有一項就是寫一本書。我本來以為要到我年紀大一點,在哪個專業領域已經很有成就的時候才會寫,沒想到才26歲這個年紀,我就達成這個心願了。」(受傷前的陳寧。圖片來源:陳寧提供)

(受傷前的陳寧。圖片來源:陳寧 提供)

「我當然也會想,如果那天我沒有去八仙樂園,或離場後沒有再回去的話,我今天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陳寧悠悠說,「漫天滿地都是粉末的『那裡』,其實一點也不舒服,會過敏的我根本不該在裡面,但是我們那天就是很邪門的只想進去『那裡』。所以你問我會不會希望沒有去過,我後來想想,也許是老天選擇了我,要我以不平凡的姿勢活下去……」

雲淡風輕的描述背後,是一場台灣史上燒燙傷最慘烈的重大意外。2015年6月27日晚間8點半,新北市八仙樂園正舉辦color play電音趴,滿場氣氛熱到最高點,一團火球突然猛烈燒過充滿粉末與高溫的下陷場地,499人陷入火海,當時的驚悚影像震撼世人。接下來是一連串新聞聚焦、檢討報告、賠償爭議,不過新聞熱度過後,世人的關懷與注目,隨著時日逐漸淡化消散。

但被燒傷的人們,三年來一直都還在努力。「要加油唷,」許多人這麼對燒燙傷的受害者說。(滿身傷到幾乎體無完膚,陳寧說,真的沒想到有一天,吃東西可以變得這麼煩悶又委屈。圖片來源:陳寧 提供)

燒燙傷是慢性病 是最寂寞的傷 疤痕像吃不飽的野獸 爬滿全身

「我當然覺得,現在這條路我可以越走越好了,但是有時候心情還是會像股票指數一樣,上上下下,」陳寧用雙手比出了波浪起伏的手勢,「只是弧線可能越來越順了一點點。」

即便是看來輕鬆的波浪動作,三年前的陳寧遭烈焰灼燒後,嚴重傷到做不到,吃喝拉撒完全失能,像個需要全方位照顧的小baby。

「受傷後剛開始我很急,我都要求自己要表現得很正面很勇敢,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讓爸媽停止掉淚,我看起來陽光點,爸媽就可以少吃點安眠藥,可以睡好一點;朋友幫我加油,我也覺得自己要很樂觀回應。到治療中期,我開始跟疤痕生氣,我不甘心讓疤痕在身上瘋狂增生,我生氣憑什麼人生被皮膚這件事情注定,行動力要被一層亂長的皮膚限制,所以我也很拚命復健,只要能做到小小的動作,都是我巨大的快樂。」(看著愛女遭逢巨變,陳寧的父母心痛難以言喻。圖片來源:陳寧 提供)

「我一直要讓自己變得更好,受傷後爸媽看我的傷痛不捨眼神,讓我發誓這條路再怎麼辛苦,我都要找回我自己,我會把原本的女兒還給你們,我會變成更好的女人。」

最傷人的話「好可惜啊!好好的女生……」

不喊痛不喊累,把自己ㄍㄧㄥ成鋼鐵人的陳寧,心中小女孩被外界期待封閉在最深層的心靈角落,卻還是忍不住因為聽到旁人隨口「好可惜啊,好好的女生……」一句話而情緒崩盤。

「其實也就是一層皮膚,但在這個社會下,疤痕就是被當成不具吸引力的、可怕的、悲劇的,尤其皮膚的燒燙傷疤痕是不可逆的。也就只是這層皮膚,讓我在人眼裡看起來就是不足的,不夠美不夠好的。」

(圖片來源:陳寧 /寶瓶文化提供)

正在接受雷射療法的陳寧說,「朋友會問我,做了雷射後,皮膚會不會就像以前一樣光滑,疤痕消失?我說:完全不會,疤痕全都在,只是看起來沒那麼可怕,會順眼點。」

「我寫《15度的勇敢》其中一個意思,就是我心裡還是有那麼一塊缺角,15度對360度的圓滿來說,是個很小的範圍,我覺得還是差那麼一點。我在等待,有一天身心靈三方面都一起回位,回到還沒受傷前的狀態。」

「請給我們一個微笑就好」 皮膚就只是一層皮 傷友跟大家都一樣  

「這些年來,八仙傷友們都好努力,非常拚命讓自己走出來,加油面對外界,努力正向過生活。我也是一直拚,要當個更完美的人,現在也回到職場,不過我的自律神經好像開始有點狀況……」陳寧語氣放緩,3年來不斷繃緊的神經,對她抗議說話了。

(陳寧習慣以書寫和畫畫,幫助自己釐清思維,穩定情緒,更不忘鼓勵自己。圖片來源:陳寧 提供)

「我有個習慣,就是當我心裡有事情糾結的時候,我都會在小筆記本上寫畫圖文來整理情緒,跟自己對話。我現在開始告訴自己,不要去聽別人定義我有多可惜多可憐,自己好不好、美不美,由我評估。這一路走來,我到現在才可以放緩速度慢下來,照顧自己的心。」

陳寧一邊吃著西式的晚餐,一邊聊起目前生活所面對的紛擾,談著對未來的不安,對感情的期待,對職場的規劃,話題已經重新回到26歲女孩的軌道上。

我一邊聽著,其實心裡默默滴下感動的眼淚。我笑看陳寧,替她高興,她已經又有心情感受身體極度傷痛以外的世界,她又可以認真哭認真笑,認真耍小女生心機,認真用雙手雙腳為自己的行動自主負責。這一切有多麼不容易,沒有人會想替代她走一回的,但她活出來了。

「燒燙傷復原的路,像鋪在你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多遠的迷宮裡,雖然它有出口,」陳寧低頭看著露在壓力衣外的手指頭,「我現在還在迷宮裡,但是已經在外圍了,感覺探頭就可以看到外面的花草。這是一條要出去的路,我已經在路上,應該快了。」

(圖片來源:陳寧 /寶瓶文化提供)

用愛支撐他們,傷痕會變成不一樣的祝福

錯誤觀念總複習!你一定要知道的救災4件事

意外發生後,五句最不該說的話

什麼是疤痕?

從打針、穿耳洞,到摔跤、車禍、剖腹生產、各種外科手術,造成傷口的原因有很多。一般來說,如果傷口僅止於表皮,通常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甚至完全沒有疤,如果傷到更深的真皮層、皮下組織,就有可能形成疤痕。疤痕若...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