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謝謝傅達仁的高調,刺激台灣開始思考安樂死

圖片來源 / 張美惠
瀏覽數27,372
2018/06/08 · 作者 / 康健雜誌社長李瑟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在傅達仁2018年6月7日吞下毒藥,自願结束生命之前16天,5月22日江盛向中選會遞出提議安樂死年底公投入法:「你(妳)是否同意,意識清楚的重症病人經由諮商團隊評估,取得共識後,可由醫療團隊協助死亡」。

58歲的江盛是個婦產科醫師,行醫30年,13年前(2005年)協助馬偕醫院婦產科建立晚期中止妊娠的指導原則(guideline),為多家醫院延用,進而走上研究生與死的醫學倫理議題之路,長期在醫學院教授醫學倫理課程。

一路經歷生死案例之醫學與哲學、道德與倫理分際的思辨,江盛逐漸接觸到了安樂死的議題,2008年起開始在報社寫社論,文章主張:國家應准許意識清楚的重症病人經由諮商團隊評估後人工協助的死亡,「要爭的是,這是我的自由,我有決定我的生命『活夠了』的權利,而不是交給醫生來決定,應是我自己,這才是一個進步的國家。」

10年下來,民間雖有回應,但常遭主張安寧療護的人士與宗教人士反駁「已有安寧,且2019年1月就要實行病人自主權利法,所以不需安樂死」。但江盛認為安寧療護與安樂死是不一樣的事情,不能因為有了A就不准有B,應給人民選擇適合自己的方法。有些人用安寧用得很好,但傅達仁卻說,安寧還是讓他不舒服,說他「每日腹痛,喝4次嗎啡,每次40CC。喝少了,照痛!喝多了,站著都睡着、跌倒、嘔吐!安寧治療就是這樣折騰死!」

從去年10月起傅達仁高調倡言,要求國家立法准許人民可以在自己的國家經人協助的死亡,而媒體所做的民調竟有高達6成多的群眾贊成,跟其它國家類似,因緣際會,促使江盛和持同樣見解的人士共同提議公投入法。

他認為如果公投成功,一定還有很多細節有待社會來討論,立法院需要制定一些條件,來規範醫師協助死亡的門檻。

但至少目前先走公投這步,並且感謝傅達仁以自己的知名度與烈焰風格,在死前高調地、不斷地、以超過半年的時間提出來,讓社會大眾討論,「傅達仁一定會在歷史上留名的」他認為,其實傅達仁大可低調的、顧及隱私的、默默的執行計劃,就像其他十幾位已在瑞士達成目的台灣人一般。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以下是對江盛的訪談摘錄:

我們活著享有很多自由,例如結婚自己決定,工作也是自己的自由決定,那麼我的死亡也應該是我的事,我希望命運掌握在我手裡,不需要讓安寧的醫師來同情我,來替我決定,這是尊重人權,最後的自主選擇、死亡的權利。

個人會判斷什麼是他的最佳利益,什麼是存在的意義,什麼是自由的真義。

許多人不願意最後靠藥劑活著,整日頭腦不清楚,日益衰弱,一直麻煩別人、拖累家人。

有人問我安樂死跟自殺有什麼不同?沒錯,這是自殺,但自殺的人手法經常瞻前不顧後,要勞動別人收拾亂七八糟的善後;安樂死讓這些想自殺的人有個優雅的出路,一如令人沈思,甚至美麗的裝飾音,在理解我的人如醫生、善心人、有同樣理念的人的支持下,有自己喜歡的音樂相伴下,達到善終的目的。

合法安樂死,讓決定活夠了的人,多了一個死亡方法的選擇,總比跳樓、跳水,動刀動槍的自殺方式好。

我認為安樂死不是叫人去死,而是讓你好好活,活著不是為了等死,死只是一剎那,安樂死只是想要讓加工死亡優雅化、合法化,就像有個保險,畫一條線做最後的手段,在這條線之前,你知道人生有限,要好好的活著,想做什麼有意義、不妨礙別人的事,就趕快去做。

安樂死是個最後手段,存在那裡,在最後關頭,你可以決定要不要自己啟動,而不用求醫生的臉色。

做為醫生,我懂得藥物,若我想死,沒有人能管得住我,但我還是希望有理解我的人幫忙,最起碼有一張床或一張椅子坐在上面,有最起碼的尊嚴或優雅,我最後要做的,就是吃顆巧克力,跟旁人笑說時間到了,我已經活夠了,謝謝大家。

人生重要的是要活在當下,趁活著時候,努力的做事情、寫文章,發揮影響力。

其實死亡是非常隱私的事情,人們通常很低調、不希望外界知道。傅達仁這樣熱鬧的做法有他的用意,是要告訴這個社會,死亡這件事情還需要更周全的立法,刺激大家去思考走到他這樣的狀況時要怎麼辦,就如同國外有些人也是大張旗鼓地宣傳到了瑞士,目的是想透他們髙調的訴求,為後人鋪路,目標是大家都能有這項權利。

目前反對安樂死的人大多是宗教界人士、安寧緩和療護界,他們有他們的理想與立場,而支持安樂死的人也有既定的時程要進行。

為了廣大人民,更多沒有能力花300萬元去瑞士尋終的普羅大眾,我們更要努力讓安樂死在台灣合法化。

傅達仁強調說「為了公平、法治、自由、人權,客死蘇黎世」,我認為他的遠渡重洋,就是在訴說臨終議題也存在不公平。

希望不管有錢沒錢,未來每個台灣人都應擁有決定自己死亡的權利,並且每個國家都要努力為自己的人民打造環境,讓人民不用花那麼多錢、那麼辛苦,跑到別的國家麻煩別國人,而是在自己的家鄉,有自己信任的人協助下,安詳和平的、很隱密的,度過你的最後時光。

我知道很多醫生自己的父母癌末疼痛,他給父母的止痛劑量多於臨床指引規定給一般病人的劑量。同樣都要死,各個人卻運氣不同,這也是一種不公平。

台灣安樂死無法立法的關鍵之一,就是刑法275條規定,幫助自殺者有罪。要推動安樂死合法,以台灣目前的環境,我想可能需要2、30年才得完成,我很願意站在浪頭划這個船,直到目標實現為止。

【觀點】安樂死在台灣,是該開始討論了

看更多
醫生,我牙齒好痛…3種措施緊急止痛 研究發現:跑步者,壽命比平常人多19年 最強大的早餐食材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迷思破解
照顧末期病人的4大難題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