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名醫帶你認識高齡化社會,比癌症更該重視的心臟衰竭

瀏覽數18,593
2018/06/28 · 作者 /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 出處 / 整合傳播企劃
放大字體
心臟就像身體的幫浦,當心臟因為器官老化,或是「三高」等慢性病影響等因素無法提供全身足夠的血液,就會出現體力差、疲憊、容易喘等症狀,也就是所謂的心臟衰竭。心臟衰竭是歐美住院原因的首位,台灣的調查也指出,心臟衰竭患者在第一次住院後的一年死亡率高達15.9%,不亞於癌症。全世界有1~2%的人口處於心臟衰竭的潛在危險之中,其中有一半對自己的病況毫無所知。

究竟心臟衰竭有多可怕?又該如何治療以避免最壞的情形發生?本次論壇邀請到已發表超過220篇國際期刊的丹麥心臟醫學權威Finn Gustafsson教授,以及羅東博愛醫院雷孟桓副院長進行中西對談,完整認識高齡化社會中每個人都可能遭遇的心臟衰竭課題。

Q1. 哪些人是心臟衰竭的高風險族群? 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嗎?

Prof. Finn Gustafsson:老化是心臟衰竭最主要的風險因子,它也和抽菸等不良生活習慣和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高度相關。心臟衰竭的盛行率在全世界都不斷提高,除了平均壽命的延長,另一個原因是慢性病治療的進步,這些慢性病患者很多都必須與心臟衰竭共存。
雷孟桓副院長:隨著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心肌梗塞等慢性病的年輕化,心臟衰竭的發生年齡也出現向下的趨勢。根據調查,台灣的心臟衰竭平均年齡約為68歲,比西方國家的71~75歲更低。

Q2. 心臟衰竭是否分不同嚴重等級?如何判斷?

Prof. Finn Gustafsson:依照紐約心臟學會的分級方式,心臟衰竭依嚴重度的不同可分為四個等級。第一級的患者心臟功能已出現衰退,但尚未出現明顯症狀。第二級患者僅在運動時出現症狀,他們會覺得疲倦,或可能爬兩層樓就覺得喘。第三級的患者開始在活動時容易感到呼吸困難,並可能出現足部甚至腹部的水腫。第四級的患者就算簡單刷個牙,甚至是躺著不動也可能覺得喘不過氣。隨著病程的進展,死亡率也隨之提高,到了第四級的患者一年死亡率接近50%,是非常嚴重的階段。

Q3. 什麼是急性心臟衰竭? 有什麼危險性?

雷孟桓副院長:心臟衰竭本身是一個許多不同疾病所導致的共通症候群,急性發作時可能導致非常嚴重、致命的後果。除了原本潛在疾病的惡化,外在的許多原因,包括血壓缺乏控制、急性心肌缺氧、貧血、各種感染發燒因素,或是部分老年人的肺部共病,都可能導致急性發作;即使是原本處於第二級的穩定患者也有急性發作的可能性,導致情況迅速惡化。

Q4. 心臟衰竭的治療重點是什麼?

Prof. Finn Gustafsson:心臟衰竭治療的長期目標是減輕患者的心臟負擔,多半是透過口服藥物的方式進行治療,像是血管擴張劑讓全身血液灌流更順暢,許多患者也需要使用利尿劑,因為水分的控制對治療心臟衰竭也很重要。在急性階段的治療就非常不同,這個階段最重要的目標是改善心臟血液循環動力的異常,以及器官灌流不足的現象,經常需要使用能夠刺激心臟功能的藥物,也就是強心劑,幫助患者迅速改善症狀、度過難關。

Q5. 如果急性期的治療沒有明顯改善,後續如何處置?

雷孟桓副院長:如果藥物的治療反應不佳,就必須考慮「重型武器」的介入,包括主動脈氣球幫浦,甚至更嚴重的時候需要葉克膜,如果依舊沒有顯著改善,少部分患者甚至需要裝上左心室輔助器。我們非常不樂見走到這個地步,對病人是很大的傷害,對醫療資源也是沉重的消耗。

Q6. 心臟衰竭的治療有何困難之處? 

Prof. Finn Gustafsson:在長期治療的部份,我們已經成功將多數患者控制在第二級,但在急性階段的治療卻始終沒有太大的突破,死亡率居高不下。很重要一個原因是傳統的強心劑對雖然有效,但也非常棘手,因為它們會提高心臟的耗氧量和心肌細胞的鈣濃度,增加心律不整的風險。使用這一類藥物,可能短期內增強了心臟功能,最後卻要付出損害心臟的代價,這是我們在治療心臟衰竭時最大的挑戰之一。

Q7. 心臟衰竭的治療,近年是否有較大的突破與發展?

雷孟桓副院長:心臟衰竭的路徑是漸進式的,每次急性發作都使患者心臟不斷惡化,這種惡化很難停止,也因此雖然長期治療的藥物有一些進展,但在治療急性心臟衰竭的藥物發展非常緩慢,新型的長效型強心劑的出現,可以說是近數十年來的一大進展。

Q8. 傳統型和長效型強心劑有何差別?

雷孟桓副院長:長效型強心劑的機轉與傳統短效型不同,不只能幫助心臟更有效率地收縮,也沒有傳統型強心劑會增加鈣離子濃度和耗氧量的缺點,對血行動力的改善甚至更明顯。也因為它是長效型的,使用上較簡單,相對地安全性也較高,加上有著幫助血管擴張、降低心臟負荷,以及對心肌的保護作用的不同機轉,近兩年國際已有針對過往25篇治療不同心臟衰竭對象的文獻綜合分析再探討,顯示長效型強心劑對降低死亡率有幫助。

Q9. 傳統型和長效型強心劑的使用時機是否不同?

Prof. Finn Gustafsson:在急性期,通常我們在一開始24小時使用傳統強心劑,如果狀況沒有明顯緩解,判斷必須要使用強心劑更長的時間,就可以評估改用長效性的藥劑,直到他們可以穩定並回歸使用口服藥。在歐洲,許多國家也將長效型強心劑用於心臟衰竭的長期治療,讓患者能免於急性發作送院的風險。
雷孟桓副院長:有了較多使用經驗之後,我們也發現過去先用傳統強心劑後再改用長效型的患者,如果治療介入的時機較晚,有一部分的治療成效沒有那麼好;我們自己的臨床經驗是,早點使用長效型的患者,治療反應通常較好,改善的機會也較高。

Q10. 心臟衰竭患者的日常生活照護有何需要留意的事項?

雷孟桓副院長:訂定心臟衰竭的治療計畫除了需要心臟科醫師,也需要個案管理師、衛教師的協助來追蹤病人的藥物使用配合度、控制三高危險因子、監測體內水分變化等,如果能在復健師和儀器監測下進行一段時間的心臟復健,對患者的心臟功能和生活品質都有幫助。
Prof. Finn Gustafsson:最重要的是及早確診,一旦出現疲倦、氣喘、足部水腫等症狀,應及早就醫接受檢查;其次是一經確診後應遵從醫囑服藥,許多急性發作的案例都是因為患者沒有確實服藥所致。這兩件事非常簡單,卻會為心臟衰竭患者帶來極大的幫助和改變。

丹麥心臟醫學權威Finn Gustafsson教授

羅東博愛醫院雷孟桓副院長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善終
當善終決定權落在失控的家人手上……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