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達仁一心求安樂死,揭密瑞士「申請到執行」全過程

圖片來源 / 取自傅達仁臉書
瀏覽數35,687
2018/05/01 · 作者 / 康健網編整理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85歲前體育主播傅達仁深受胰臟癌末期之苦,積極推動國內「安樂死合法化」的他,早已取得瑞士安樂死資格,但先前因兒子的婚事而暫緩計畫;而今,他再次在臉書貼出多張和家人赴瑞士的照片,並寫說癌症專家的治療讓他多活了三個月,現在「仗已打完」,要再繼續努力完成他「最後的心願」。

事實上,不只傅達仁前往瑞士尋求安樂死,澳洲高齡104歲的生態與植物學專家大衛.古道爾博士(Dr David Goodall)也已在今年(107年)5月初於瑞士接受安樂死。雖然古道爾沒有罹患不治之症,但衰老使他的生活品質大幅惡化,曾形容如同一場沒有盡頭的病,很遺憾活到這個年齡。

(傅達仁在臉書中提到,已和家人前往瑞士,而且「仗已打完」,要繼續完成「最後的心願」。圖片來源:取自傅達仁臉書)

代價逾1萬美元 申請到執行約需3個月

到底瑞士的安樂死是怎麼一回事?為何不少人紛紛前往瑞士展開「求死之旅」?

馬偕紀念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方俊凱表示,瑞士的安樂死嚴格來說是醫師協助自殺,也就是醫師提供藥物讓病人自行結束生命,符合廣義的安樂死定義。《康健》「大人的社團」也曾撰文揭開瑞士安樂死組織的神祕面紗。

瑞士很早就允許安樂死,是少數開放外國人到當地進行安樂死的國家。大體而言,瑞士有兩大安樂死機構—Dignitas(尊嚴)與EXIT(解脫)。EXIT只收瑞士國民,Dignitas的客戶則不限國籍,因此Dignitas的國際知名度更大。

位於瑞士蘇黎世的Dignitas在1998年創立,組織宗旨強調:「活得有尊嚴;死得有尊嚴」。這棟外觀藍色的兩層樓房,裡面的裝潢一般,磁磚地板、廉價家具、樸素的繪畫擺飾等,就像是個三星級的旅館陳設。但要踏進這間簡樸的樓房,按下人生最後的停止鍵,需要時間與金錢

→申請會員,取得資格

●登記會員,繳交費用:首先要上Dignitas註冊填寫簡單資料登記會員,填表不用錢,但是Dignitas收到資料後會寄來一個正式入會註冊說明書與帳單。入會費加年費約300美元。

●寄送醫療紀錄,審核資格:接著寄出自己的醫療紀錄,並說明自己無法忍受病情的原因,讓當地醫生檢閱你是否符合資格,這需要付上約4000美元。

但付了這筆錢並不表示已獲得通往安樂死的綠燈,Dignitas網站上提到,要取得「服務」者,必須身患無法治癒的疾病,又或者身體承受無法忍受的痛楚或失去活動能力等。瑞士安樂死法令也明確規定,協助安樂死的機構必須確認病患提供兩個醫生開立的診斷書,病患需意識清醒,充分認知安樂死定義與程序。

這套把關程序,嚴格說是從病患自己的診治醫生到安樂死機構的醫生,都要層層核實,例如:若不是身體疾病、而是精神疾病,能不能安樂死?什麼叫做不能忍受的痛苦?醫生會依據病患原來的家庭醫生、心理醫生或醫院的報告做評估。

(許多外國人會前往瑞士尋求安樂死,但仍需經過層層評核。此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獲得資格,執行安樂死

●安排旅程,約見醫生:如果負責審閱的醫生最後決定開綠燈,Dignitas將為你安排之後的旅程,包括到瑞士之後要約見醫生兩次、與職員護士溝通細節等,確定一切都沒問題後才會開出藥物,安排人生最後的服務,這段服務需再支付約4000美元。

事後火葬及死亡證明發放費用另計,又要4000美元。也就是這趟安樂死之旅,代價逾1萬美元,從申請到執行的整個過程約需3個月

●口服或注射藥物:Dignitas開出致命劑量的硫噴妥鈉(Sodium Pentobarbital),是一種麻醉劑,病患可選擇口服或注射,將藥物送入體內,2~5分鐘內入睡,最後進入昏迷狀態,因呼吸系統癱瘓而死亡,過程快速而且沒有痛苦。整個過程有該組織的護理人員做監控錄像,當地警察也會從旁待命觀察。

不過,安樂死的嚴格定義應該是協助病人自殺。即使在瑞士也規定,無論是服藥或是注射,病人都需自己執行最後步驟,不能假手他人,醫護人員不能在病人的要求下為他了卻生命,只能提供藥物或工具,協助病人結束生命。

(瑞士的安樂死組織表示,多數會員對安樂死還是很謹慎,僅有30%的人最後獲得安樂死服務。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雖取得資格 最終約3成的人接受安樂死

依據瑞士官方資料顯示,2011年有416人安樂死,2015年達到1004人。Dignitas與EXIT兩家安樂死的會員人數雖多,但兩家機構都表示,多數會員對安樂死還是很謹慎,即使有醫生開綠燈的許可,僅有30%的人最後獲得安樂死服務。

不過,Dignitas也曾引發不少爭議,包括財務不公開、對有錢或身價高的客戶加收額外費用、以及任意將骨灰倒入湖中,甚至被披露雇用被英國剝奪醫生資格的人擔任評估醫生,也會暗示不太符合安樂死資格的病患找這名「醫生」。

至於Dignitas的創辦人Ludwig Minelli並不是醫生,而是律師,他堅持人要能決定自己的命運,結束生命也是一種自我選擇權,所以他不會把道德與宗教的價值觀擺在任何人的自由權之上。

在台灣,如何安樂而死

失智患者想善終,為什麼那麼難?

高喊安樂死之前,台灣要先做好5件事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54歲女主播走過乳癌、不孕 領養兩個女兒展開熟年新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