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更靠近父親

圖片來源 / 鄭佳玲繪
瀏覽數3,395
2018/05/01 · 作者 / 吳若女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34期
放大字體
父親日前過世,享年83歲。親友寬慰他是長壽,按正常狀況父母總會早我們離去,是人生早晚要面對的功課。不過,我心中除了不捨,還有深深的自責與愧疚。

父親生前不好相處,性情執著、暴躁,家裡發生過很多事,痛苦糾結自不在話下。幾年前,我開始想跟他修復關係,但是不如想像中容易,因為他幾十年來性情不變,甚至上了年紀,越發嚴重退化。

1年多前,他生病住院開刀,我一路陪伴,過程中還是有很多摩擦。所幸開刀後狀況良好,在我們的安排下他過得舒服自在,得到良好照顧。就在我覺得跟他能有較好的相處、關係漸入緩和時,他突然就走了。

事出突然,震驚之餘是傷心自責。覺得自己才要重新學習照顧他、愛他,怎麼突然就沒有了。本以為可以慢慢來的功課,現在再也沒有機會。

繼之而來的是深深的自責,內疚過去只從有限的角度看他,內疚沒能體察他曾有的痛苦、軟弱,內疚過去對他照顧不夠多、不夠好。想到最後,最內疚的是沒能更早靠近他,完全修補關係。

再多眼淚都換不回跟父親的親近,人都走了,怎麼面對這樣的憾恨?

專家解答-心視界健康事業執行長暨諮商心理師-李韋蓉

當摯愛的親人過世,特別是生養我們的父母離開時,會出現各種複雜的情緒,像你提到的傷心、不捨、自責和遺憾。不過情緒和感受,有時受到文化和社會脈絡的影響,而我們的想法又會影響生活的作為。

創傷使人失去因應能力

對一個人思念的程度,有時候跟我們對他付出的時間有關。

如果付出時間較多,表示花較多時間處理彼此的關係。在一次次相處中,有機會去表達愛與抱歉、原諒彼此,面對分離時較能釋懷。

你提到,在父親最後開刀住院時,你陪伴照顧他。照顧是很疲憊的事,相信你有很多心情沒辦法好好梳理,父親對你也有很多的愛與關心,沒能及時說出來,在他突然走後,才會讓你那麼痛苦難受。

另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原因,是很多人在遇到創傷時,讓創傷切斷我們因應事件的能力。

有時不是不能接受這件事,或只能陷在這裡,而是失去能找回自我掌控的感覺。因此不盡然是過去做得不夠好或關係不和諧,是因死亡所帶來的失控,一種無以為繼的失序,產生極大的無力不安。

責怪成為逃避情緒的出口

當我們過度悲傷時,都會想去找出歸因,一個過錯、疏失或是可責怪的對象,有些人是責怪別人、找到代罪羔羊,有些人是責怪自己。

你一個個的內疚、自責都是朝向自己,看得我非常心疼,覺得你很辛苦。你似乎要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心裡才有想要行動的力量。

這的確是一種微妙的心理機制,透過責怪,讓難以承受的情緒浮現出來。責怪只說明了一件事,就是萬一什麼事都不能怪了,就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責怪也說明了另一件事,就是想透過責怪來做點事,不然心裡或許會崩潰。像你這麼自責,就是想尋求答案,為自己和父親完成無法完成的事。

當過度悲傷、覺得自己過不去時,還可能有另一種習慣和反應,就是打包所有的感覺。

悲傷會讓人掉入無盡的深淵,像一個黑洞,使人看待事情扭曲,這也是為了逃避該有的痛苦。加上華人的文化習慣用類化或因果方式連結事情,使人們在面對悲傷時,容易有無法釐清的情緒糾葛,也容易在界線上模糊,承擔不屬於自己的責任。

華人家庭關係緊密,以家為主的觀念,總希望求和求圓滿。華人的圓滿不只照顧自己,還要照顧所愛的人。或許你就是在這樣的思維下,覺得應該再為父親多做一點。

化解悲傷,不再內疚

怎麼面對這樣憾恨?其實你要化解的,不是自己有沒有做到的部分,而是要怎麼從打包自己到打開自己。有3個方法可以幫助你重新打開情緒包袱:

●放下對自己不真實或不具彈性的批判。

就拿你覺得對父親照顧不夠的內疚來看,在照顧陪伴過程中,你一定也有自己的需求,不過從頭到尾你都只提到父親,把自己跟父親綁得太近,沒看到自己的無能為力。

因此,要彈性地看待自己,人會有處境上的變化,也會有當下的需求,沒辦法一直付出,那並不真實,你不能忽略自己也有角色調適的困難,像是情緒來不及抽離、蠟燭兩頭燒時,很少人能要求自己做足每一件事。

●小心選擇記憶,從不同角度多了解父親。

再拿你覺得過去沒能多體察父親的部分來看,你現在所記得的好像都是你沒做到的,至於你曾為父親做的,似乎都從你的腦子裡消失了。

也就是說,你現在所記憶的父親、所看到的視角有些窄化,似乎只看到某些部分,而沒有做全面的觀照。像是當時發生了什麼事?身旁還有誰?回應了什麼?結果是什麼?

因此小心選擇記憶,是指不是只回溯到某個固定片段,或是只有你記得的才算。試著從不同人或不同事件的角度,多理解他人眼中的父親。像是其他手足或親友,他們記得的是什麼?或許能從中拼湊出更完整的記憶。甚至是父親本人,他是怎麼看待自己,或有你在他身旁的那些時刻?

●去滿足或放下心中的渴望,學習生命另一種成長。

再從你想重新學習照顧父親的渴望來看,現在已不可能實現。

除非你可以使這樣的渴望昇華,像是轉換為照顧父親所愛之人,或是去完成父親未竟之事,若無法做到就得學習放下。不管是滿足或放下,都是一個人生命的成長,代表自己能進入另一個更高層次的階段。

持續建立情感連結

最後,你疚責的是沒能完全跟父親修復關係,其實愛是不會消失的,父親每分每秒都活在你心裡,你還是能繼續做,而且可以透過某些儀式,跟父親建立好的情感連結。

所謂儀式,是指做可以跟父親一起做某些事,創造跟父親的共同時刻或專屬時光。

現在的你與其一直自責,不如慢慢去挖掘,自己跟父親有哪些共同信念或喜歡的事物?就是所謂的共享價值。

比如父親喜歡哪些事物?在意哪些人或常去哪些地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都可以,不限於偉大的豐功偉業。

如果你也認同喜歡,可以跟著去做。像很多年紀大的人喜歡到公園散步、運動,你就可以去那個公園走走。從拼湊的生活瑣事中重新認識父親。

建立儀式有很多好處和功能。像是幫助我們對生活重新有掌控感。親人離去會讓人感到人生無常,如果能做點有意義的事,可以幫助我們產生內在的力量。

建立儀式也可幫助我們感覺事情有所變化。像是去父親常去的地方,會有新的體驗,就不會只局限在過去的記憶,可以穿梭在過去和現在,感覺事情有所流動變化。

這也能幫助我們貼近自己的感受。做這些事時,一定會有不同的情緒跑出來,在自責之外,還可以有新的感受,把焦點拉回自己身上。

從中發展出信任穩定的力量。所謂信任感是指相信自己還能做些什麼或選擇什麼,讓生活繼續下去,帶著對父親的感謝繼續走下去。

相信父親要送給你的禮物,絕對不是內疚自責,一定是希望你珍惜兩人曾有的那些愛的光景,永遠要為了他好好善待自己。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康健​五​月號《​這樣吃飯不發胖》

再見之前的相會, 讓離別沒有遺憾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