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辯才無礙的吳娟瑜與媽媽淚崩和解

圖片來源 / 吳娟瑜提供
瀏覽數23,458
2018/04/19 · 作者 / 梁惠明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妳曾以媽媽為榮嗎?還是羨慕別人有既溫柔也能幹、聰明又漂亮的媽媽,總覺得自己的母親看起來差人一等?知名兩性親子關係專家吳娟瑜,自小就曾打從心裡,覺得媽媽讓她丟臉,直到那一天,媽媽做了這件事,讓她瞬間淚流滿面,終於解開了心中的糾結。

「我會變成兩性專家,可能跟我從年輕時,就常幫爸爸處理他外面的花花草草有關」。吳娟瑜口中的花花草草,說的是父親曾在婚姻外的女性關係。

平均兩年搬一次家 居無定所的晦暗童年

吳娟瑜的母親來自鹿港世家,是個會讀書的千金小姐,但高二時就被提親求婚,就此輟學走進家庭。長得漂亮的媽媽雖然溫柔,卻沒能牢牢綁住爸爸的心,他拈花惹草又愛玩愛打牌,家裡總在吵鬧與財務捉襟見肘的窘境裡,再加上孩子陸續出生,吳娟瑜與四個弟妹,就此過著父母吵嚷不休、欠債躲債、經常搬家轉學的歲月。

吳娟瑜說:「現在想想,我爸爸那時候應該還不到30歲,媽媽就更年輕了」。不知該如何處理先生外遇關係的媽媽,痛苦萬分但又求救無門,只能「一吵架就離家出走,過不了多久就心繫孩子又回到家」,日復一日在這樣的輪迴中度過。

媽媽,你為什麼這麼弱!

中學過後,吳娟瑜和媽媽的關係更加緊張,親子衝突接連發生。

「我的媽媽真的不夠能幹」,吳娟瑜說,「我心目中的媽媽應該要夠強,面對爸爸欠債、被迫搬家、小孩轉學要適應…種種問題,她應該要站起來,明確說我的小孩應該怎樣教怎樣養,你的狀況不要來影響我們,但她沒有」,吳娟瑜略顯激動的說,「她為母則弱,沒有成長,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事情。」

覺得母親不夠保護子女的怨懟,直到吳娟瑜自己結婚生子之後,才體會媽媽其實一直以自己的方式,照顧保護她的孩子。「現在想一想,千金小姐出身的年輕女子,跟著爸爸過苦日子,後來慢慢學會管理這個家庭,努力縮衣節食,栽培我讀到大學畢業,弟妹也都受了不錯的教育。現在想起來,要不是她站在那個家,我們家一定東倒西歪了。」

雖然已經懂得感謝媽媽的付出,「但我還是生氣又覺得丟臉,她為什麼總是這麼唯唯諾諾,沒有主見」,吳娟瑜提起,自己是國際演說家,演講場次已超過6千場,但有一次陪著去參加媽媽的高中同學會,媽媽站起來說話時,「站也站不好,隨便說兩句話又說不清楚,我覺得好丟臉。別人會不會想說:吳娟瑜的媽媽怎麼會這樣!」

(吳娟瑜(圖左一)童年時的全家福。圖片來源:吳娟瑜提供)

如果那一天 媽媽在稀飯中放了老鼠藥…

但有一天,媽媽悠悠對吳娟瑜說,「以前有人叫我不要一個人這麼痛苦,乾脆拿老鼠藥放在稀飯裡面,一家人一起走掉就不會煩惱了」。

聽到這樣的建議,吳娟瑜驚嚇地問媽媽,「那妳怎麼說?」

「我才沒有這麼憨咧!」吳媽媽斬釘截鐵回答,怯懦又軟弱的身影突然挺直。那被光環壟罩的媽媽,看來竟顯得陌生卻如此勇敢。

你曾以我為榮嗎?終於了解:媽媽其實這麼愛我 

「我沒有以媽媽為榮這件事,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感覺」,吳娟瑜眼光飄向遠方緩緩揣度。

吳媽媽晚年失智,已經不認得她用一生護衛的孩子們。那天吳娟瑜帶著媽媽搭上計程車,可能因為漸轉秋涼,吳娟瑜忍不住咳了幾聲。

「秀秀,秀秀(惜惜,惜惜)」,吳媽媽突然握起吳娟瑜的左手,輕輕拍著她的手背,老太太呵護著其實已經不認得的女兒。

「那時候突然那個淚啊,就這樣爆流出來…」,現在的吳娟瑜,依舊淚流哽咽地說,「我沒有辦法看著媽媽,只能把眼光移向窗外,但是心裡面懂了,媽媽就算是失智,她還是很疼惜我。她柔軟的心依舊,雖然我曾覺得她不夠強悍…」

我們停下訪問,留白了幾分鐘,讓吳娟瑜平復起伏的心情。

「我來不及問媽媽,」吳娟瑜後來一字一句斟酌說著,「媽媽,你會以我為榮嗎?」

「媽媽,謝謝妳!這句話雖然妳已經聽不到了,但我自己聽到了。」吳娟瑜的眼裡閃著淚光,卻欣然露出微笑,沉浸在知道被愛著的繚繞餘韻裡。

看更多
為陪失智母 相隔47年搬回潮州 龍應台:我無憾 快樂指數超高 2歲那年母親拋下她 40年後...昔「軍中情人」邁開和解第一步 作家劉黎兒:我有兩個兒子,卻一輩子沒被叫過「媽媽」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人際交往
情緒勞動之假面人生:護理師、老師、餐飲服務員「職業笑」,容易導致飲酒過量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