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同居,讓我不必再逃家

和她同居,讓我不必再逃家
  • 作者 : 何榮幸、王曉玟
  • 圖片來源 : 鍾士為

年過半百的精神科醫師王浩威最知道,佔領很容易,撤離何其困難,愛是一場沒有槍聲的戰爭。

他談過很多戀愛,卻從沒走入婚姻。他的診所、他的書,為許多都會白領搭起心靈綠洲,自己卻仍常常和自己的潛意識搏鬥。

他談論人心暢快淋漓。他說嫉妒是尋貓的獵犬、憤怒是暴雨將至、背叛是尋找被遺忘的傷口。可是,一旦說起自己的十年同居伴侶Wendy,他處處小心措辭,似乎再多的謹慎都無法安全保護她。這一刻,他不是心理醫生,只是一個慶幸自己很幸運的男人。

「幸虧羅密歐與茱麗葉在相處五天半以後就雙雙死亡了;否則,到了第六天,他們對彼此會不會也開始厭煩?但我相信,其實有一種比所謂的愛情更珍貴的感情,因為太平凡而容易被忽略了,甚至連一個足以代表其內容的簡單稱呼,都還沒找到,」王浩威在書中寫道。

那個稱呼,或許是「同居」。又或許,是「家」。以下為採訪摘要:

我和Wendy在一九九七年認識,不到一年就在一起。我們不是說好一開始就同居,而是慢慢混熟。有時她來住我家,有時我去住她家。到了十年前,我們生活圈都在附近,我的衣物一點一點搬到她家。從來沒有一個「我們同居吧!」這種戲劇性的宣示時刻。同居十年了,她的爸媽也默許了。

我們在一起時,我三十七歲,她三十五歲,都很成熟了,但還不確定是不是要在一起很久。

這段關係會成,很大原因也是因為她不逼我結婚。她不逼我,我反而覺得可以試試看,沒有誰說交往就一定要天長地久,沒有誰說交往就一定要結婚。

這樣的心理空間,反而讓我們都能更深入地去關心,我們關係的本質。

關係的本質,就是陪伴

以前過年,我們都一起出國。去年開始,不敢出國太久,因為擔心父母親的身體。今年,就各自陪爸媽過。

雖然我們都是學心理分析的,但是我們相處的時候,摘下專業的眼鏡,回到直覺。只有直覺才真實。

文章出處: 天下雜誌 2018-04-02 00:00:00.0

關鍵字: 關係、精神科、婚姻、家庭、伴侶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