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不擅長「社交」,跟婚姻有關係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9,287
2018/04/01 · 作者 / 陳豐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33期
放大字體
有一位女病人的近親罹患思覺失調症,病情嚴重,拒絕就醫。病人焦慮地詢問,她才20幾歲,以後會不會也得到思覺失調症?

就統計數字來說,她罹病的機率確實比一般人高一些。我安慰她,每一種精神狀態的特質,一定是在人類演化的某個部分佔有優勢,基因才會流傳下來,散布在許多人體內。但當某一項特質的基因「密度」過高時,就會變成我們所說的「疾病」。

現代社會的離婚率愈來愈高,外遇比率也不見下降。許多人感嘆,追尋「理想婚姻」並不容易。或許這世界本來就沒有「理想伴侶」這回事,每個人從受精、出生、家庭教養到上學,7歲時的大腦已決定相當多事情。愈豐富、愈複雜的基因庫,在面臨外在威脅時才有充分的應變能力。你看我們的智人祖先不就逼死了尼安德塔人跟丹尼索瓦人嗎?

複雜的基因庫、多元的「神經多樣性(neurodiversity)」,使得當你喜歡上一個人時,他跟腦海裡的「理想戀人」可能會有很大差距。大自然的演化並不負責生產出高科技時代白白淨淨的好情人,也不過才一萬年前,我們的祖先還得隨時面對野獸啃齧、異族殺戮,要活下來可不是靠「講道理」就行。

適度說謊,反而成情場高手

人類演化出地球最厲害的「社交大腦(Social brain)」,是戰勝其他靈長類的重要關鍵。但社交大腦的天賦,也就包括適度的謊言,以利族群凝聚、生存以及基因散布。面不改色說謊能力太強大的,常變成「反社會人格」,有時會引起族群警戒,予以拘禁、驅逐。但懂得適度善用「說謊力」的人,有時就是情場高手,甚至擅長讓其他人撫育他的下一代。

自由戀愛時代,在各種如何經營感情與婚姻的教學裡,常假設每個人都有改變的潛力,傾聽與溝通就能一起創造未來。這樣的理論架構,常造成許多人─尤其在性別分工較常居於弱勢的女性,對於無法經營好婚姻產生自我懷疑。是不是我不夠好、不懂同理、不會包容,才無法改變另一半?於是一次又一次原諒伴侶犯錯,然後沒多久同樣的問題繼續出現。

「社交苦手」反而受女性歡迎

有時我們可參考「古人的智慧」。最近看了一些文獻,從「生命史理論(Life history theory)」談各種精神狀態的基因,為何能在演化中留存下來?比如說「自閉症特質(Autistic-like traits)」,可能存在10~20%的人類,特質太強會變成語言溝通困難的嚴重自閉症;輕微一些的成為「亞斯伯格症」;再輕一些是「社交苦手」,無法在社交場合自然、快速地做出回應或主動出擊。

「自閉症特質」明顯地男性遠多於女性。看來有些缺陷、跟「社交大腦」方向相反的自閉症特質(或也可說是「亞斯特質」),基因為什麼會流傳至今?有個說法是:女人的選擇。有些女人看上言語不華麗、喜歡花時間專注打磨石器、或勤奮蒐集食物的男人。這些男人未來會勾搭其他女性或跑得不見人影的機率較低,會願意花較多時間在家人身上,兩人繁衍的下一代,活到生育年齡的機率會大一些。

遠古智人女性想必不懂什麼亞斯特質,她們只能在有限的知識裡,憑著直覺與感覺來選擇。容易愛上講話天花亂墜男生的女性,有時會換來肚子變大後要獨自照料小孩的苦果。強大「社交大腦」帶來的優勢,有時會被不穩定的家庭結構抵銷一些。所以「亞斯特質」一直繁衍至今,成為今日孕育眾多數理、科技高手的溫床。

多數想結婚的人都企求長期、穩定的婚姻,但愛情的火花常跟婚姻的穩定性相違背。愛上一個人,不代表這個人適合跟你長期同居、繁衍家庭。如果想追求長期的心靈快樂,恐怕還是得以「長期投資」的角度來審視婚姻。

只是,當我們還在20幾歲的年紀時,又常缺乏足夠的視野與經歷來判斷。不過,也正因為愛情的衝動,各種人類特質也才能找到適合的對象繼續流傳。否則,純粹理性來說,有多少人願意跟「反社會人格」的人結婚呢?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外遇不斷,婚姻變成「獄卒看管囚犯」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