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總把事情拖到最後一刻才做?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9,273
2018/03/18 · 作者 / 遠流文化 · 出處 / 遠流文化
放大字體
我讀大學時,看到愛拖拖拉拉的人耍廢作樂,我們卻得在圖書館伏案苦讀,有時會覺得有點羨慕。最氣人的是,他們還是能在期限前交出作業。拖延(Procrastination)算是一種問題嗎?

拖拖拉拉的人看似開心,他們的內心世界可不見得那麼開心。針對大學生拖延現象的相關研究已經發現,雖然慣於拖延的人最初承受的壓力低於其同儕,但在單一學期過程中,他們就會積累比同儕更大的壓力,更容易積勞成疾,最後也會拿到較低的成績。

怎麼回事?

習慣拖延的人承接工作或受他人指派工作時,往往不是延後開始,就是開始了卻又很快丟下,人間蒸發。舉例來說,某個人可能坐好了、想寫作業,卻又決定開始前先上個五分鐘的臉書。等到回過神來,三小時已經過去,而且「現在才開始也沒什麼意義了。」有時心裡有更遠大的目標,例如促進身體健康,但又想著「我的健身教練那麼累了,等我找到新教練再開始跑步吧。」

佛洛伊德會將上述的內心對話視為「心理防衛機制」。簡而言之,人會運用策略,轉移思緒(與身體)的關注焦點,以躲避能在內心引發某種程度的畏懼感,使人心中暗叫「哎唷!」的事物。如此一來,心理防衛機制即會自行介入,從潛意識設法使心情好受一些。

例如,面對寫作業這種苦差事,習慣拖延的人經常(潛意識)運用防衛機制中的「否定法」,以隔絕外界發生的事件。他們可能會告訴自己:「距離交作業還有整整一個星期,所以不用現在就開始。呀呼!」於是選擇不寫。慣於拖延的人也可能運用「合理化法」(Rationalization),一種從認知上扭曲事實的方式,藉以在緊要關頭時逃避。他們可能告訴自己現在心情不對,或者還需要多讀點書才能下筆。有了這樣的念頭,即使本來上網想找夸克粒子的研究資料,最後也只會發現自己看了三小時YouTube上的「經典摔跤鏡頭」影片。

內心的衝突

拖延可視為一種心理分析上的狀態,起因於有意識的渴望(想健身或寫作業)與潛意識的渴望(不想做)之間的衝突。麻煩的來了:本質上,渴望存在於潛意識中。我們從來不懂自己為什麼要逃避手邊工作。某種程度上,我們其實想好好做事。自承有拖延習慣的作家提姆•厄本認為,上述說法並非全然正確。他指出,我們並不想做事,我們只希望工作早就完成,早已能夠拋諸腦後。因此,難就難在做不做。

如果問題在於「做不做」,心理學家表示也許有法可解。行為研究學者丹•艾瑞利與克洛斯•維爾滕博認為,採用過程中自行設定各種期限,並嚴格執行的「自我約束法」(Self-binding),有利於改善拖延問題。兩位學者表示,拖延習慣實為人的自制問題——比起長遠的目標,寧願選擇眼前的輕鬆。

舉例來說,有個人決心要節食,但吃飯時菜單上如果出現美味的太妃糖布丁,即可能因為抗拒不了誘惑而開吃。飯後這個人可能會後悔吃了布丁,充滿愧疚甚至自怨自艾(「我真沒用,這麼容易放棄。我剛才到底在想什麼?我永遠瘦不下來了。」)

如果改變做事方式、強固自制力是箇中關鍵,心理學提供的解決方法可謂琳瑯滿目,包括在大目標中訂立較小的目標、界定過程中每道步驟加並規定完成時限、有進展時給予獎勵、描繪工作完成後的未來願景等。凱瑟琳•密克曼教授則建議將不想完成的工作與想做的事情結合:如果你喜歡跑步,同時因工作需要,有一本書要讀完,你可以下載該書的有聲版本,邊聽邊跑步。

這種理性的方式有時很有效,但經常形同徒勞。這是因為我們心中理性的一面早已想要寫作業,但潛意識、非理性、不受控制的那一面卻不斷阻止我們。佛洛伊德認為,人的三種內心運作方式——本我(非理性的一面,受欲望支配)、自我(理性的一面,必須與本我協調,以處理外在現實)、超我(充滿道德感,如雙親般存在的「良心」),必須同心協力,人才能正常生活。會出現不想寫作業的潛意識運作,代表自我敗給了享樂至上、只重眼下快樂的本我。此為「享樂原則」:人心本就趨向享樂,不開心的事情就敬而遠之。

本文節錄自《佛洛伊德會怎麼做》,由遠流文化出版。

遇到事情會莫名感到害怕。是恐慌症嗎?

看更多
你有「拖延基因」嗎? 我的怪癖該戒嗎? 為什麼有些人老得比較快?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掉進「拖延」的陷阱,就只能被人生擺佈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