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傷那天,我選擇活下來…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5,645
2018/01/17 · 作者 / 約翰.歐萊瑞 · 出處 / 時報出版
放大字體
你是否曾感受過終於達成目標的喜悅?那或許是畢業,找到第一份工作,結婚;又或是在努力奮鬥、勞心勞力之後,終於達成目標。又或是,你登上了一座高峰—然後發現艱苦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對我來說,燒傷意外後返家正是這種感受。我那時九歲,住院將近五個月,忍受多次手術,還截肢失去了手指。遠離家人,面對接二連三的療程等痛苦經驗終於結束。我的掙扎結束了,我們要開始慶祝了!

醫院收治我時認為我毫無存活機會,但現在讓我出院跟家人團聚。我現在身上帶著燒傷和疤痕,全身裹著繃帶,還得坐輪椅,但整個人充滿活力,而且心存感恩。

我們的車子駛離了停車場,回家的車程有五分鐘,最後轉進我們社區的街道。

當我看到社區裡排滿了汽車、消防車、汽球和夾道等候歡迎的朋友時,我真是驚訝萬分。在一個遮陽篷下,我看見列隊歡迎我們回家的親朋好友、同學、鄰居、急救員和更多社區成員。音樂播放著,人們歡呼著,奇蹟發生了,那個男孩活了下來。

然而,曲終人散,我們的朋友回家了,車子都開走,前門關了起來;接下來,我們一家人得決定如何向前邁進。

那天晚上媽媽做了我最愛吃的脆皮起司馬鈴薯(au gratin potatoes)(如果你還沒發現,那這道菜大概可以清楚地告訴你,我是個怪小孩!)自從那場大火的前一晚,這是我們全家人第一次圍坐在重建的新家廚房餐桌旁。爸媽分別坐在餐桌的兩端,我的三個姐妹蘿拉、凱蒂和蘇珊坐在餐桌一側,我哥哥吉米、姐姐艾美和我坐在另一側。

前幾個月裡,我們全家人經歷了難以想像的磨難。我們因大火失去了原有的房子,而我的哥哥和姐妹,年紀從十八個月到十七歲,因為爸媽在醫院對我近乎不眠不休的守候而失去了父母的照顧,還因為我的緣故被拆散,分別住在親戚朋友家,直到房子重建完成。我的爸媽幾乎失去他們的兒子。我失去了我的手指和行動能力,而且從頸部到腳趾都帶著疤痕。然而,今晚我們聚在這裡。

我們辦到了一家人團圓。經歷了改變、傷疤、再造,但活著。

我們又回到一起吃晚餐、清理潑倒的牛奶和擔心手肘放在餐桌上的日子。生活會恢復正常,但毫無疑問,我們經歷了一個奇蹟,所以今晚我們一起慶祝。餐桌上的食物看起來好吃極了。我閉上眼睛聞著美味的起司,然後睜開眼睛才意識到……我什麼都吃不了。因為身上的包紮和夾板,還有我沒有手指拿叉子,我根本無法享用我的慶祝大餐。我瞪著眼前的盤子,不知如何是好。

我姊姊艾美看我不知所措,很體貼地拿起我的叉子,戳了幾塊馬鈴薯往我嘴邊送。然後我聽見這句話:

「艾美,把叉子放下。約翰如果肚子餓的話,他會自己餵自己。」
我轉頭看向我媽,她剛說什麼來著?把叉子放下?他會自己餵自己?
媽,妳有沒有搞錯啊?我受的苦還不夠嗎?妳在開我的玩笑嗎?我餓了,而且我沒法自己吃東西。

那晚,我在餐桌旁哭了,我氣我媽。我告訴她我沒法自己拿東西吃,她這樣做不公平,我受夠了。那晚的氣氛急轉直下,從慶祝和歡笑變成不安和爭執。派對結束了,我媽毀了一切。

但那晚也為那個九歲的男孩創造了另一個轉捩點。就在我哥哥和姐妹清理盤子,而我的飢餓感和怒氣升高時,我把叉子擠進雙拳裡。我手指截肢的地方正好在指節底部,因為皮膚還沒完全癒合,所以我的雙手裹著厚厚的紗布。我看起來像個拳擊手,奮力地用兩個拳擊手套夾住一根叉子。

我費勁慢慢弄,叉子不斷從我互相貼緊的雙拳中掉落,但最後我笨拙地刺中了幾塊馬鈴薯,送進嘴裡,咀嚼著。

然後我憤怒得瞪著我媽,我很生氣,雙手顫抖。她毀了我的慶祝夜,我恨她,但我開始吃東西了。

回顧這個經歷,我才了解我媽有多勇敢。跟家人圍坐餐桌看著她的小兒子那樣,對她來說肯定異常痛苦。直接餵我那些該死的馬鈴薯,然後把冰淇淋蛋糕拿出來不是更省事,更充滿愛的氣氛。

在人生中自己不去做困難的事,或是讓別人去做,生活容易多了。

拍一張圍坐餐桌的全家福,坐著輪椅的小孩夾在大家中間,坐在餐桌尾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微笑,然後把這相片放上臉書,寫著:「一切回復正常!我們全家團圓,幸福美滿!」這樣做不是容易多了?

媽媽不擔心別人怎麼想,也不想去美化那個時刻。她利用這個時機來提醒我,別人會在我身邊鼓勵我、幫助我、愛我,但這仍是我自己的征戰,自己的人生。或許這樣的人生會充滿挑戰,但也給我機會明白,沒有什麼障礙是無法跨越的。

這個時刻只不過是未來多次我得自己找出路的起點。媽媽迫使我要拿起自己的叉子,而我非常肯定如果她沒那麼做,我不會過著今天這樣的生活。

我燒傷那天,她激勵我選擇活下去;我從醫院回家那晚,她讓我自由選擇實實在在地生活。

理所當然的權利V.S.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當一個人會懇切並坦誠地說:「我昨天的選擇造就了今天的我」,那個人就不可能說:「我會做別的選擇。」

—史蒂芬.柯維(Stephen Covey),美國管理學大師

你實實在在地活著嗎?
不,我不只是問:「你是否還在呼吸?」
我也不是問你是否還有脈搏,活在人世或忍受人生。
不,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真實實地生活著。
你對人生感到興奮嗎?也就是時時刻刻你都覺得活在當下?
你能處理迎面而來的挑戰,擁抱眼前的機會,而且不論處於什麼情況都感到非常滿足嗎?
你過的是一個充滿烈焰的人生嗎?

如果不是,現在是你找到力量,主宰自己人生的時候。

不論你今天面對什麼挑戰,那都是一個選擇。這個選擇會引發我們內在的力量,接受自己不能改變的現實,為我們力所能及的事而奮戰,並歡慶未來旅途中的每個時刻。

人生不在避免死亡,而在於選擇活出生命的真諦。呈現在你眼前的是你的轉捩點。

別再說「那不是我的錯」。

擁抱「這是我的人生」所代表的自由。因為這是你的人生,你的時代,你的時刻。

這很重要。

採取行動。

自己做主。

本文節錄自《你的人生,不能就這樣算了!》,由 時報出版 出版。

走過烈焰後,如何成為更好的自己?

什麼是疤痕?

從打針、穿耳洞,到摔跤、車禍、剖腹生產、各種外科手術,造成傷口的原因有很多。一般來說,如果傷口僅止於表皮,通常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甚至完全沒有疤,如果傷到更深的真皮層、皮下組織,就有可能形成疤痕。疤痕若...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癌趨勢
和信醫院院長黃達夫:只要做好這兩項,台灣癌症可望近半消失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