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我愛你之前,先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6,597
2018/01/17 · 作者 / 蔡璧名 · 出處 / 天下雜誌
放大字體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相遇之前,閱讀經典如《莊子》,有助於你、我認出滾滾紅塵裡千人萬人中那雙對的手?牽手之後,嫻熟經典如《莊子》,可有益於鬢霜之年依然相愛如昔、甚且愛得更深?

後來才發現,情敵並不在外面,不是他或她。那個讓他無法愛上你,或者無法繼續愛你的「情敵」,就住在你心中:你的疑神疑鬼,你的心不在焉,你的失控情緒,還有你好久不見的、只偶爾在心情舒坦的情況下才可能孕生的關懷、體貼與溫柔。你發現愛原來有這樣一個向度────向內追求的愛情。當然,不只愛情。誰不想要胸懷開闊坦蕩,彷彿和煦春陽、夏日南風般待你、關愛你的爹娘、兒女、親友或人間得緣相遇的人。

愛情不難。愛對人,最難──請先白紙黑字寫下你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莊子說的「正色」)。

「不瞞妳說,我壓根就是外貌協會。」
「從那通電話起,我迷戀上他的聲音。」
「只有才華,跟一個多才多藝的人在一起,生活久了才能不嫌單調而仍覺豐富有趣。」

問題是:給愛為何不被愛?種瓜為何不得瓜?莊子筆下的負面典型既是:「將執而不化」──就請先放下固執緊抱的那顆大石頭吧!(所執只有自己能放下,這宇宙沒有第二個人能幫你。)

朋友告訴我年輕時著迷於說話像哲學家的男子,年過三十始知再沒有比生活能力更重要的事。──倘人人都回頭細想十歲、二十歲、三十歲、四十歲,心底認為對的人的重要特質,是否將發現非要不可的特質已逐年更迭?如果是,就快快放下今天的成見吧!不然你將自絕於石頭外的無限風景。相信我,成見絕對是阻擋人生朝幸福邁進的途中,最頑強的巨石。成見會阻礙你的視線,使你看不到蛙井之外的遼闊天空。

放下成見之後呢?想想在愛情的國度裡,那個讓人深深愛上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可我對他就是沒感覺。」你說、他說,常聽人這麼說。

「如果知道這個人不好,就能離開他,那還叫做愛情嗎?」這是她教我反覆咀嚼、思量再三的話。

除了時間、地點對了、感覺對了,有沒有絕對值得經典記上一筆的:愛上的理由?

臺灣、法國、西非的布吉納法索、海地、南非的史瓦濟蘭,夫君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使她隨他一起,海角天涯。得緣、有幸,我成為他們過境臺灣的定點行程,雖只是通偶然的電話、臨時路過的門鈴,總難忘他們過站後留下的光,布滿廳堂,相望懇談的深情一如初遇,環繞孩子的歡顏童語,一個、兩個、後來三個,這回四個──真是今生逢遇難得一幅人間情愛天倫卷軸。

他們乍響的門鈴是三伏天裡颯爽的風,我忍不住問起:「妳最愛的,是他的哪一點?」風扇吹動她的髮梢,她望向他的笑容齒白燦爛:「他的心胸很寬大,非常寬大。跟他在一起就是很輕鬆,很開心。」他則審慎地經過四十八小時的思考,電話裡靦腆道出十年未改的感受:「到今天都一樣,每次和她相遇都帶給我發光的感覺,覺得很歡喜、很舒服,這世上我再無法遇見更好的妻子。」在親友眼中比中國人還像中國人的比利時籍的他,沒讀過《莊子》;她則是中文系出身,並帶著如是靈魂隨他行旅天涯,但兩人所具備特質與難能可貴的用情,卻都剛巧與《莊子》所述如出一轍。──那麼除了緣分,究竟如何才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出那個發著光、能夠照亮你生命的人?究竟遇見何等條件、特質的人,肯定會帶你通往幸福的大門?又是否可能陶養自己,擁有能讓對方輕鬆、開懷的胸襟器度,在不管多漆黑的夜,都能成為照亮一己以及所愛生命的恆定光源?

莊子筆下人人都想聚到他身邊去的,對的人,究竟是何等模樣?

更重要的是,莊子會讓你、我明白,所謂理想情人,絕非只是向外的探尋,更可以是向內的追求,陶冶自己朝理想情人的氣度與格局,步步靠近。

本文節錄自《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由 天下雜誌 出版。

你像關愛最愛的人,關愛自己的心靈嗎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