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懦弱?還是勇敢?學會職場健心術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3,391
2018/01/17 · 作者 / 蔡璧名 · 出處 / 天下雜誌
放大字體
試問,活在必須小心翼翼才能保全己身的職場羅網中,你是不敢?是勇敢?還是懷抱著老莊「勇於不敢」的智慧?

我曾經是個膽小、怯懦、不敢發聲的人。小一小二即便藏身溫暖家庭的時刻,只要想到明早起床又要面對外在世界,一顆分明是肉做的心又得被有稜有角、粗糙銳利的石頭緩緩劃過,不覺又緊張不安起來。

像是擔心早自習作業會來不及寫完,害怕趕忙寫完的作業裡可能留有未及發現的錯字,如此一來原本全數甲等的作業本又將被粗暴地打上一個乙等,害怕隨即而來的棍子,更難受的是遭訓斥挖苦的同時,老師在憤怒的眼神中將作業本隨手一扔,會恰好跟上次一樣落在教室盛滿水的水桶裡。然後滿臉通紅的我──一個因害怕而失聲、更不敢哭泣的孩子──必須在全班同學的注目下移動腳步,努力以最快速度從講桌邊走回座位。

不敢的人,看人眼色,但沒有聲音不表示沒有情緒,表面上唯唯諾諾溫和寡言,卻因不敢宣泄而緊張焦慮成內傷、甚至五內俱傷。小一小二雖還不清楚莊子是誰,就已經體會到莊子筆下的「陰陽之患」了!

勇敢的人,「人道之患」勢將與「陰陽之患」交侵夾擊

如果不是這塊島嶼上的每個人在求學途中都必然會與「捨生取義」、「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儒學相遇,也許終其一生我就是這麼個不敢吭氣、任由五內鬱結成傷的人。

都說讀書變化氣質,忘記何時起,竟連我也變成一身是膽的勇敢。高中女生班,一天地理老師突然要考試分數不到八十分的十來位同學全數離開教室,往空無一人的會議室集合,就在老師把門一鎖,高舉木棍打算開始體罰的那一刻,舉起瘦弱的手,我提問了:「請問老師,為什麼今天臨時公布要體罰考不到八十分的同學呢?──如果老師覺得這麼處罰學生是對的,下課時間在教室原地開打就好、帶到校長室打也行,為什麼要把同學帶離窗外人來人往的教室、聚集到鎖起門來打呢?」持棍的老師初聽一愣,隨即氣得整個人跳了起來,大喊一聲:「所有同學回去,蔡璧名一個人留下來!」碩士班求學期間,也曾因有感於學校圖書館閱覽室廁所氣味太重不堪閱讀、學校周邊書店一一倒閉、電玩業四起而上書校長,險遭懲處。

指導我碩士論文的恩師周何字一田先生告誡我:「在中國社會裡,第一個膽敢冒出頭的人,多半是要被殺頭的,我希望妳永遠走在第二,別作第一。」指導我博士論文的恩師林麗真先生曾悠悠地說:「醬缸文化裡,容不下一個形狀跟大家不一樣的人。」由童少長成大人,我至今仍不真明白,只是提出內心真實的問題,只是渴望真實世界中眾人迫切需要的問題能被解決──我的提問會讓長上艴然變色的原因究竟何在?──莫非在尚未習慣公民社會的前現代社會裡,只是追求道理、公義的單純提問,便可能被居位當權者視同損傷顏面之舉,就此召來遠非提問之初所能預期的,鋪天蓋地的謗毀、追殺與災難!勇敢的人,就這麼遭逢莊子筆下的「人道之患」了,如果加上內心安和澹定的修持不足而驚恐憂忿、晝夜難安,那麼「陰陽之患」勢將與「人道之患」交侵夾擊你的身心!

本文節錄自《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由 天下雜誌 出版。

無理,是這世界有人的地方,再正常不過的事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