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吧!人生就是要不斷向前走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8,444
2018/01/11 · 作者 / 大是文化 泰瑞莎‧張 · 出處 / 大是文化
放大字體
家母過世時,我沒辦法放下她。我拒絕承認事實,我不想看到身邊有她的個人物品,所以我把它們通通送走,僅留下少數遺物、收進一只鞋盒,放到我的床鋪底下。

每當有關她的思緒浮現腦海,我就悶著頭工作。面對悲傷是無法承受之重。我沒有哭,在她的葬禮上,我感覺魂不守舍,就好像我在注視著自己的身體和儀式,而沒有參與其中。家母過世好幾個月後,我仍不允許自己哭泣。

如果你懂得怎麼健康的傷心、了解放手有多重要,我的自欺欺人看來似乎難理解,但在此我要用它作為極端的例子,說明不放手、不接受某個重要的人事物已經離開你的生命,有多危險。毫無意外,這種拒絕承認事實的心態太過脆弱,無法保護我不被悲傷侵襲,所以在家母過世六個月後,我整個人陷入嚴重憂鬱,花了好幾年才脫離泥淖。現在回顧起來,我明白假如我能以健康的方式哭泣、悲傷、放我媽媽走,就不必墜入絕望黑暗的深淵,白白浪費兩年的生命。

我能走出憂鬱的一大關鍵,是學會放開母親;而點一盞天燈、看著它在夜空飄遠,這種強而有力的儀式,在我放手的過程扮演要角。我連續一個月、每天晚上都做這件事,慢慢的,我能夠承認我的痛、釋放它,哭泣、傷心,在人生的道路邁步向前。一路上我也明白,憂鬱的黑洞之所以誘發,不只是因為我在母親過世後拒絕哀傷,也因為我過去無法放開其他關係、感覺和經驗。我像蒐集癖一樣囤積過往的一切,而這也重重的把我壓垮。

有時候,放手只需認清一個事實:我正毫無必要的緊抓著,已成過往雲煙的人事物。例如人生各階段的朋友,明明已經疏遠、失去真正的聯結感,卻還保持聯繫。其他時候則要釋放含有劇毒的物質,例如我對父親經常在我生命缺席的憤怒和怨恨、在我心裡蔓生的低度自尊與缺乏自信、或者我夢想成為芭蕾舞者卻無法實現的悲哀。

今天,放手是我每天都在做的事,我相信必須天天實行。這表示要接受把我形塑成今天這個樣子的所有面向,活在當下,而非透過回憶的濾器過活。這也代表要把自己當成完整、而非支離破碎、四分五裂的個體看待。我天天進行放手的儀式,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我知道自己又會掉回過去的方式。

出乎意料的,這項儀式的另一個障礙,是以為自己沒有東西需要釋放。或許你沒有傷心的回憶,或令你情緒低落的感覺。若是如此,放手依然重要,因為人生就是要不斷向前走。

你需要放開已與你不再契合的人生階段、人際關係或境遇。無論我們是否意會到,永遠有需要放手的人事物,就算放手只是用愛與祝福、向昨天發生的事說再見。

放手的儀式

如前所述,找到屬於你自己的方式,放開已不再有共鳴、或者會阻礙前進的情緒、境遇、人際或信仰,是相當重要的。即使我們渾然不覺,但對每個人來說,放手都是持續進行的過程,如果你每一天都想徹底擁抱今天提供我們的機會,就必須放昨天離開,所以我在這裡提出一些建議,能促進這個過程。

首先,喚起過去一段惹你不快、悲傷或遺憾的經歷或境遇。在腦海中想像情景,而後當你進行選擇的儀式時,正式放開那痛苦的經歷或感覺。如果沒有任何需要釋放的事,就聚焦在昨天發生的事,放開它、讓過去帶走。這裡有些建議:

•隨風而逝:這是我最喜歡的放手儀式之一,這要在戶外進行。只要拾起一件輕的東西,如羽毛、玻璃片或葉子,朝它吹口氣,看著它隨風飄走。當它越飄越遠,我會向過去或需要放開的人事物說再見。我好喜歡這種儀式,也能確切體會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從把摯愛的骨灰撒向風中得到慰藉。

•灰飛煙滅:如果你有時間和機會,把你想要放手的事寫在一張紙上、點火柴看著它燒成灰燼(請注意安全),這會是相當強而有力的釋放儀式。

•斷了線:如果你有時間和機會,帶一顆氣球到戶外,一邊割斷繩子、看著它飄遠,一邊向過去說再見。在夜幕低垂時放天燈,也有一樣的效果,甚至更美。就是放天燈這種美麗又激勵人心的儀式,助我走出喪母之慟。

•付諸東流:把幾朵花扔進河裡,看著它們漂走。如果你不住在河邊,可以在每次拔起水槽塞子時,進行這項儀式。

•整理空間:這可以和第八項儀式一起進行,當你清除雜物或整理一個空間時,你可以想像是在讓舊事物離開,讓新事物進來。

•祝福、珍重再見:如果是時候向曾一起念書、生活、工作,或發展過重要關係的人說再見,最強有力的方法是簡單的說聲珍重再見、寄予祝福。

本文節錄自《儀式的力量:成功人士的日常》,由大是文化出版。

賴佩霞:母親過世隔天,我們就去迪士尼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