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走前的綠豆椪,是她沒說出口的感謝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37,710
2017/12/06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不喜歡打嗎啡止痛、不喜歡每兩小時翻一次身、拒用某種紗布換傷口……,這樣強勢難照顧的病人,卻發生了奇妙的轉變。

最新專題│搶救長照,改變正在發生>>

一位70多歲的退休高中老師,罹患兩種癌症,醫師預估生命期大概剩3個月左右。病雖重,她仍可維持長期以來的愛好——每天騎單車、彈鋼琴。可是到了某一天,病情卻急轉直下,體力快速衰退,虛弱到無法做這些喜愛的事,臥病在床導致她明顯情緒低落,甚至萌生不想活的念頭。

她的主治醫師、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主任蔡兆勳安排她住院,但年輕的醫師卻不解:「這位病人不痛也不喘,沒有明顯痛苦,她住院的照護目標是什麼呢?」蔡兆勳告訴他:「病人身體上不痛不喘,並不代表她沒有痛苦。她前一天還可騎車、彈鋼琴,一天後就不行了,這對別人來說或許沒什麼,但對她來說卻是晴天霹靂。我們要同理她的感受,才能透過照護過程改善他的心理靈性痛苦。」

減輕肉體的痛苦容易,但心理靈性痛苦難

「人生沒有比死亡更難解的問題,」蔡兆勳說,當重大疾病不僅不能治癒,甚至連延緩疾病的進程都有困難時,病人的身心靈都承受很大的痛苦,不只身體疼痛、呼吸困難、食慾不振、噁心嘔吐、衰弱等等,更難解的是心理靈性的痛苦:無法面對肉體衰敗、失能、需人照顧、成為家人的負擔、喪失尊嚴、恐懼死亡、不捨、不甘願……。

有些重症和末期病人把「卡緊死死卡好」、「早死早解脫」掛在嘴邊,希望醫師能讓他們快點死,早點解脫。蔡兆勳觀察發現,這些病人的心理靈性痛苦遠超過肉體痛苦,卻無力因應。「肉體的痛苦相對容易減輕,但心理靈性痛苦難。」

安寧療護除了幫病人緩解身體的不適,更大的「強項」便是減輕心理靈性痛苦。「雖然,安樂死的出發點也是為了減輕病人痛苦,但是選擇提早結束生命,可能忽略了病人的痛苦其實是可以改善的。安樂死是真的有尊嚴嗎?是真的解脫嗎?是好的方法嗎?」蔡兆勳說。

生病就像騎單車,盡力騎到終點

蔡兆勳去看那位老師時,親切地和病人打招呼,且先同理她的痛苦:「突然不能騎單車、彈鋼琴一定對你造成很大的困擾。」藉此跟她建立信任關係;又因為她一直很喜歡運動,蔡兆勳再藉運動家的精神鼓勵她:「生病其實就像騎單車,是一個過程,不管中間發生什麼事,盡力騎到終點就是了。」

病人又說:「兄弟姊妹都去世了,我很孤單。」蔡兆勳提醒:「您還有先生、子女啊!他們又是這麼愛您、關心您、支持您,相信您一定是一位好太太、好媽媽,應該更加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而且醫療團隊和志工也會一直支持您、陪伴您,不讓您感到孤單。況且您過去作育英才,教出多少優秀的學生貢獻國家社會,這些都是您重要的成就啊!」

在安寧療護團隊的照護下,才不過幾天,她不僅不再提想死,而且笑容燦爛;本來她擔心拖累家人,後來更加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時光。有虔誠信仰的女兒則細心引導媽媽專心念佛,依持佛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內心漸漸獲得平靜,不時有微笑。最後在家人陪伴下,在莊嚴的念佛聲中平靜安詳往生。「這應該更有尊嚴,才是真解脫。因此,安寧緩和醫療目前被全世界公認為生命末期病人最佳的照護模式,」蔡兆勳強調。

從想死到珍惜餘生,內在力量不可思議

「她一開始想快點死,為什麼改變了?因為在安寧療護團隊的照護下,她的心靈成長了,感受到生命的意義、價值、目的,才能超越死亡帶來的恐懼。

安寧療護協助病人做死亡準備,包括:

.透過生命回顧,協助病人肯定自己,比如為人師表、當父母,教育子女有成。

.化解衝突、追求圓滿:人生到了最後,最好能重建、修補各種關係。包括與神(信仰)的關係、與父母的關係、與夫妻的關係、與子女的關係等。關係好,有助於善終。

.完成心願,或找到替代方案,才能讓病人安心。

.促成與家人間的互動:引導彼此「四道」(道歉、道謝、道愛、道別)。

最終的目的,是希望協助病人心靈成長,不覺得孤單、不擔心在生命末期依賴他人照顧,並且心靈成長,不再向外抓取(包括肉體、希望別人救自己、財產等等),進而不再恐懼死亡、超越死亡。

蔡兆勳說,在照顧過程中,病人是會改變的,靈性是可以成長、提升的,「我們已看到太多例子。」當病人平靜下來,家屬也隨著安心,這樣才能把寶貴的時間用在彼此陪伴,真正改善生命末期的品質。「很多民眾可能不了解這件事可為,一味求死,以為死了就一切解脫了、問題都解決了,其實不然,這很可惜。」

順著病人的「紋路」,改變才有可能

人的靈性,看不見摸不著,卻對一個人能否善終有決定性的影響。「提升靈性不容易,但是是可為的。」

蔡兆勳照顧過一位單身的中年女性,乳癌晚期合併多處轉移,胸部癌組織潰爛。但她很有主見,不喜歡打嗎啡止痛、不喜歡每兩小時翻一次身、不要用這種紗布換傷口……,強勢指揮護理師,甚至把看護當下人使喚。

她也不認為自己狀況差、生命有限。她跟醫師請假回家,證實在自家舒服的沙發可以坐起來,還吃得下一整塊蛋糕,回醫院後不斷跟醫護人員說,是醫院的環境讓她不舒服,她的狀況並不差。蔡兆勳回應她:「您的感覺最重要,我們是協助您的,雖然會提供一些建議,但是我們完全尊重您的決定,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來討論。」團隊同仁也繼續支持陪伴。

蔡兆勳說,雕刻家要刻出美的作品,要順著木材的紋路雕刻,如果逆著紋路,技巧再好作品也不美。同樣的,醫師要跟末期病人建立關係,也要順著他,避免發生衝突。「在這種狀況下,病人最大。絕對尊重他才可能建立信任關係,關係建立後才能進入良性互動,醫病雙方願意溝通討論,病人才會改變,也才有可能真正幫到他。這跟『放任』他是完全不一樣的。」

後來,這位病人甚至要求把家裡的沙發搬到病房,也希望隨時可以找到醫師。蔡兆勳一一應允。

強勢病人的心境悄悄轉變了

幾天後,這位病人竟然送綠豆椪給醫護人員吃。「這是件小事,但是是一個重要的跡象,表示醫病間的關係建立了,她慢慢改變了,願意放下傲氣,表達謝意,回應別人的善意,對她來說這是很大的改變、進步。這就是心靈的成長。」

蔡兆勳提醒總醫師寫一張感謝卡送給她,感謝她溫暖了團隊同仁的胃。她收到卡片時非常高興地笑了,這是她住院以來難得的微笑,護理師也趁機幫她做傷口護理。當晚,蔡兆勳再去看她時,看護就坐在床邊緊握著她的手,她雖然已經沒有辦法回應,但是聽到蔡兆勳講話的聲音不斷流淚,過沒多久就在看護及教會姊妹的禱告陪伴下安息主懷。

這樣強勢的病人並不好照顧。「但從她身上,我還是看到每個人的靈性都有提升的潛能,」蔡兆勳說,這些努力雖然不會改變死亡的結果,但能讓過程比較圓滿,這就是安寧之美。

安樂死真「安樂」?沒那麼簡單

安樂死是用人為方式提早結束生命,支持它的人認為,這樣等同提早解除痛苦、有尊嚴,不會再拖累家人。但真的如此嗎?蔡兆勳說,部分尋求安樂死的人在得到「許可」後,其實並沒有真正執行,因為最終仍然不捨親情,家屬也不捨病人。「這說明面對死亡這件事沒那麼簡單。如果家屬非常不捨、傷心,病人又怎麼能安心離去?這能稱為『安樂』死嗎?這是解決病人痛苦的好方法嗎?」

「我並不反對討論安樂死相關議題,」蔡兆勳強調,透過社會大眾深入的討論,可以引起大家關注重症和末期病人的醫療自主權及善終權益,從而了解哪一種才是這些病人最適切的醫療照護模式。

「安樂死牽涉醫療、倫理、宗教、法律各層面的問題,在關注這個議題的同時,應先確保這些病人都已經獲得良好的緩和醫療照護,這樣大家才能以理性、多元的對話方式討論,這才是全民之福。」

死亡不是解決高齡的萬靈丹

寫完給女兒的15張生日卡,他安詳離世

什麼是乳癌?

乳癌是由乳房乳腺管細胞,或是腺泡細胞經由不正常分裂或繁殖而形成的惡性腫瘤。乳房含有豐富血管、淋巴管、淋巴結等,因此乳癌細胞容易擴散到其他器官,因此不僅僅只是乳房的病變,其他遠處器官也可能受到影響,危害...

看更多
當病人已經無藥可救 我能為她做什麼? 健康遮白の美麗循環! 白髮勿擾!恢復「自然黑髮色」的秘密 面對末期病人,說出以下三句話時請先思考一下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救星來了?新病毒有望對抗所有癌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