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棣:不管外在條件再困難,都要努力作為

圖片來源 / 廖祐瑲
瀏覽數8,668
2017/12/09 · 作者 / 盧智芳 · 出處 / Cheers雜誌
放大字體
王小棣,1953年次,著名編劇與導演。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畢業,並留學美國德州三一大學,主修劇場碩士,再進入舊金山州立大學修習電影碩士。30多年來,編劇與導演作品屢次得到金鐘、金馬獎項肯定,在影視界被稱為「小棣老師」。

腳下的土壤乾裂了,當然可以轉身離去,尋找其他的沃土;但有人卻會彎腰引水灌溉,再播下一把種子,等它長出新芽。無疑的,王小棣是當中一個堅毅的身影。

2014年底,王小棣在以《刺蝟男孩》拿下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和編劇兩項大獎後,聯合蔡明亮、陳玉勳、許傑輝、王明台、瞿友寧、徐輔軍、安哲毅等共8位金鐘、金馬導演,一起創辦「Q Place表演教室」。一年多下來,已經調教出24個新人演員。

而另一端,由她領軍,8大名導再加上名編劇徐譽庭、陳世杰、溫郁芳組成的「植劇場」團隊,即將在今年下半年推出一整年戲劇播映計畫。涵蓋愛情、驚悚、推理和原著改編等4大類型、一共8部作品的大工程,在藍正龍、楊丞琳、吳慷仁幾大台柱陸續加入演出陣容後,更堪稱是電視界空前的夢幻組合。

62歲的王小棣談起投入這一切的初衷,反覆不斷強調的一句話,就是「不能不作為」。她說,剛開始,別人聽到植劇場中有驚悚推理劇,都不看好,因為台灣過往不擅長此類型劇。只是,「我們可能拍不好,但如果我們不拍,我們永遠不會拍;我們可能拍不好,但旁邊的年輕副導演,可能不久以後,你會發現他們拍得很好,」王小棣用力地說,現況,不能作為放棄嘗試的理由。

對Q Place和植劇場,王小棣心中的圖像是,它們能成為表演工作者成長的標竿:「知道這條路上還有誰是高手,誰是行者,」也是相互涵養的空間和基地,希望「每個人都能回來種下一棵樹。」

雖然笑稱自己最喜歡做的事還是導演和編劇,但相信沒有人會不同意,王小棣更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園丁。

Q:從Q Place到植劇場,這時候推動這些工程的理由是什麼?

第一點,是為什麼想做表演課。

我年輕時,物質條件比現在貧乏得多、阻攔我們靠近各種思想、知識的籬笆,也比今天多得多。可是當時我自己上表演課時,是非常震撼的,關於身體、關於內在的通聯,出現很多想法,儘管當下不一定馬上察覺。

今天的人,對於表演課的理解非常實際,上了幾堂課,就覺得應該可以表演、做演員……,但當我看到表演課成為產業中的一環時,卻感到好可惜,因為大部份人視它為一件賺錢的事,結果讓表演成了既表淺又傷人的工具。

比如說,在路上看見漂亮的年輕人,找他們來演戲,演了幾齣偶像劇成名,從此書不用念了,開始賺錢、花錢、以為過起演員的日子。可是,很快更年輕漂亮的人出現,於是他們被丟在一條很難走的人生路上,覺得挫折、不知道怎麼面對。

因此,我想改變表演課的定義。它的目的並不一定非得為了表演,它可以是種「身心靈的瑜伽課」,操練你的身體,卻帶來各方面的觸動。在這裡上表演課,是大家一起做「表演的功課」,把自己當成空的器皿,重新練習情緒、想像力還有和生活的互動。

在Q Place,有會計師、護理師來藉表演探索自己,但也的確有人真的想培養專業,甚至是演員來做在職進修。當然,上完課不是就結束了,應該銜接一些實作、上場的機會,所以植劇場找了很棒的導演、編劇,一起創作好看的節目,也讓適合的學員做些小小的演出,希望觀眾對於看演員、看表演,都有更多的角度,發現他們在每個不同角色上的進步。

Q:這幾年台灣的影視創作環境並不理想,尤其要面對各種外來力量夾殺。始終孜孜不倦於向下扎根,妳抱持著什麼心情?

環境可能是考驗,但也可以是刺激和養分,但不管怎樣,你不能不作為。

即使路邊的小野花只有一天生命,但你看,她該怎麼美麗,都會毫不打折,全力美麗給你看。所以我始終覺得,只要做為一個生命體,不管外在條件再困難,都應該努力作為。

有人說台灣市場小,但過去本來並沒有「市場小」這回事。蔡明亮曾經開玩笑說,他小時候以為全台灣都是電影明星,因為以前東南亞看的電視、電影,台灣拍的是大宗。只是當你品質愈做愈差、故事愈來愈單薄,市場自然就小了。

我當然可以跟別人一樣,只講收視率怎麼樣、票房怎麼樣,一個片子去大陸跟不去,投資會有什麼不同?可是,我更想跟很多年輕人講:你怎麼看自己做的事?生在台灣,你怎麼看自己所在的位置?你的價值怎麼發揮,你到底在不在乎社會的進步,這進步和你的關係又是什麼?

假使你是路邊那只能開一天的花,是寧可醜死在路邊不開花,還是那一天也全力讓飛過的蝴蝶、走過的行人,都因為你的美麗而快樂?

Q:新科技和新媒體都大大改變觀眾的收視行為和傳播方式,妳觀察,這對現在的影視創作者帶來什麼挑戰?

我們自己也在嘗試。像最近植劇場推出4支「台灣孩子演台灣故事」短片,包含《金馬小姐》、《想看電視真辛苦》、《愛國獎券》和《走到民初看電影》,只在網路上播放,就是其他更年輕導演的作品。

這些變化對我們是好的,因為它讓創作者跳脫原來受商業模式影響的溝通方式,忽然出現各種更自由的語言。在我看,它有解放競爭的效果。你的表達被看做一種數字,或真能觸動人心?在原來的商業管道下,很容易只把自己看做一種工具,但是當舊有競爭生態被解放,你就有更清楚的選擇:可以準備好去競爭,拍個商業大片;也可以去拍其他讓人快樂、讓自己有所得的作品,並且決定在什麼時候做什麼事。

Q:影視圈現在的氛圍是:出去的人多,留下奮鬥的人少,願意傳承經驗的更少。妳都沒有氣餒過?

以前年輕時,我曾經問電視台「過年節目要不要讓我拍個紀錄片,比如『一個baby的這一年』?」別人覺得我是神經病,誰有這筆錢讓我去拍一年?當時我在家裡看著日本的電視節目,忍不住問自己:「為什麼我不是個日本人?」(笑)

我也想過,要是留在美國,現在我也是個大導演,為什麼要回來?

但是年紀愈大,反而聽到愈來愈多這個生長的地方的故事、不同族群的故事、我不知道的故事,於是覺得:「我真是生活在一個好豐富的地方」。我當然知道問題很多,困難重重,可是同時更覺得:壓力好大、虧欠好多,因為這麼多豐富的故事、身邊這麼多人的生命這麼棒,我卻還來不及說出來!

現在,我就是這個狀態。

Q:重新聚集一群有志表演的生力軍,相信當中一定有人也把這裡視為一圓夢想的搖籃。若是此刻想跨入這一行,妳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要了解你有一定的責任。

對數字,你有責任。如果你去申請輔導金,你對輔導金的責任是什麼?如果有人支持你,你對支持你的人有什麼責任?對其他參與一起工作的人,責任又是什麼?

拿我的經驗來說,很多驚險都是一關一關過。像這次規劃一年的節目,並不容易打動電視台合作,萬一收視率不好怎麼辦?你可以因此說不可能,不要這樣做,退縮。但我們還是努力,於是才碰到台視董事長黃崧,才知道有這樣一個媒體老闆,他說因為自己叫「台灣」電視,所以有責任一起推動。

實際經營碰到問題時,要像變形蟲一樣伸出觸角,找出各種可能。這些學習中一定有現實面,可是只看現實面,就只能做出現實面能看到的事。願意多一點學習、多一點探索、多一點合作,說不定局面就會改變。

植劇場能走到現在,是因為有一群人一直在摸索進步的可能。我們每天起早爬晚,1點回家,5點出班,超預算、吵架,下雨刮風一天天拍戲……。所以,你問我要對年輕人講什麼,我想說,你要願意第一個去開門、願意請教、願意謙卑、願意嚴苛地看待自己的實力到底有沒有進步,願意打下基本功,因為,我們也只是幾個一起走過這些路的人。

王小棣快問快答

●如何判斷一個人有無表演天分

從應對進退中看他個性成熟的程度。

●成為好演員最重要的條件

態度。

●成為好導演最重要的條件

學習能力。導演個人的才情天分必需經過團隊達成,所以要多方面的學習能力,這也包括對人生的學習。

●有時間時最喜歡做的事

看電影和看書。

●最近在讀的書

納道詩.彼得(Nadas Peter)的《平行故事》,由《喑啞地帶》、《黑夜深處》、《自由呼吸》三部組成,在看第二本。

●目前最想做的事

旅行。

●想對台灣觀眾說的話

讓我們一起進步。

●想對年輕後進說的話

要一直進步。

●想對企業、媒體經營者說的話

你們的進步,對這個社會很重要。

錯誤的省錢,會讓你看不到自己的價值

關廠工人案:窮到撿餿水桶食物吃,政府怎會來告我?

20~60歲的理財規劃,現在的你在哪個階段?

省錢非得節衣縮食?不如找替代方案

你我皆窮人,別妄想單靠理財致富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