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肝臟移植成果傲視全球,器官勸募卻原地踏步

瀏覽數13,988
2017/10/20 · 作者 / 整合傳播部企劃 · 出處 / 整合傳播部企劃
放大字體
台灣的肝病盛行,肝臟移植也在各種器官移植案例數中佔最多,甚至高於腎臟移植,也因而催化台灣肝臟移植手術的高度發展。1984年,陳肇隆教授完成了台灣首例、也是亞洲第一例的肝臟移植手術,1997年完成同樣是亞洲第一例的分割肝臟移植手術,之後手術技術發展越來越成熟,不僅有能力向國際輸出技術,也陸續成功完成著名的雙肝移植、連鎖換肝等具高度複雜性的手術。同時,台灣的肝臟移植五年存活率約為80%、十年存活率也有70%,甚至優於先進國家的美國和歐洲。

手術技術、藥物齊進步 長期預後不斷提升

「肝臟移植是非常複雜的手術,尤其連鎖換肝手術、雙肝移植手術都是非常巨大的醫學工程,同時有三台手術在進行,代表著台灣已有高度的手術水平,移植的成果和國際相比更毫不遜色。」奇美醫院移植醫學主任孫定平指出,醫師的技術和團隊的合作對術後長期存活率的提升有絕對的影響;根據美國匹茲堡大學附設醫院的研究,越是晚期接受移植的患者,長期預後狀況越好,除了與抗排斥藥物在近數十年來的進步、抗排斥能力的提升也都有關,醫師的手術與術後照護經驗累積,與能夠依患者狀況調整使用新一代免疫製劑降低副作用,都是提升長期預後的關鍵。

每一個器官捐贈 都是另一個生命的轉機

「當見到原本在鬼門關前徘徊的患者經過移植後得以甦醒,到能夠下床走路、活蹦亂跳,那個轉變非常令人震驚;家屬的喜悅、表現出來的親情和關心,在我們看了也非常感動。」孫主任說,像是最近一名接受肝臟移植的患者,年紀輕輕才30歲左右,卻因為不明原因的肝衰竭陷入深度昏迷、轉入加護病房,雖然親人積極地配對,卻沒有合適的家屬能夠捐贈,「當他的姊姊留著眼淚說無論如何都要捐給他時,我們雖然感動,卻也無能為力。」而就在這位患者的病情已經進入最不樂觀的黑夜,曙光卻忽然到來,出現了一位配對相符的大愛捐贈者,緊急進行肝臟移植手術後,病人已經慢慢恢復,預後狀況也十分良好,最近已經準備可以出院。

台灣成功案例多  但有超過八成來自活肝捐贈

真實人生常常比戲劇還要戲劇化,然而在少數幸運的案例背後,現實人生中有更多人是等不到器官捐贈,必須在人生的旅程上中途下車。台灣2016年度的肝臟移植案例中,有422例都是活肝移植,也就是親友捐贈,來自大愛捐贈的肝臟移植只有96例。「大愛捐贈的風險還是比較低的,文獻統計活肝捐贈即使再謹慎,捐贈者仍有0.5%~1%的死亡率,這不僅是醫學倫理的問題,也是非常大的遺憾。」孫主任語重心長地說。美國因人口數多,每年約肝臟移植有超過5000例的肝臟移植,但其中活肝移植的案例數甚至比台灣還要少,主要的原因,就是歐美國家簽署器官捐贈的意識普及,而在東方國家則因為大愛捐贈的觀念仍在萌芽,導致活肝、活腎的捐贈成為「不得不」的選項。

加入大愛捐贈 促成生命的傳承與重生

「當你看到一個垂危的生命,很想救他卻沒有材料可救的時候,對醫護人員、對家屬都是很深的遺憾。站在醫生救人活命的立場,當然希望簽署器官捐贈的風氣能夠更蓬勃發達。」孫主任強調,等待器官移植的過程就像在跟死神拔河,對這些在鬼門關前徘徊的患者而言,得到一個新的器官,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重生,而對於大愛捐贈者本身和其親屬而言,更是一種生命的傳承。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健康新知
她等不到一顆心,卻捐出兩顆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