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名醫的成功抗癌日記:焦慮控管法

圖片來源 / 采實出版社
瀏覽數9,063
2017/09/18 · 作者 / 采實文化 渡部芳德 · 出處 / 采實文化
放大字體
打從得知罹患癌症的那一刻起,病人和親屬就得面對各式各樣的焦慮。根據某精神科醫師的調查,有兩到四成的人有憂鬱的經驗。有些人甚至還考慮自殺,顯見問題的嚴重性不容忽視。

癌症宣告會引起不安

每個人的狀況不同,面臨的問題也不一而足。但有四大問題是一定會碰到的,而這些問題也會令我們焦慮。分別是「身體問題」、「社會問題」、「人際問題」和「心理問題」。

一、身體問題:到底會有多痛苦?多難受?

二、社會問題:工作有辦法持續下去嗎?保險或經濟沒問題嗎?兒女的生活該怎麼辦?萬一不幸去世又該如何是好?

三、人際問題:該怎麼告訴公司和親友?該如何跟主治醫師相處?

四、心理問題:有辦法保持心靈平穩嗎?活著還有意義嗎?

安全又沒負擔的抗癌法

誠如前面所述,我認為焦慮傾向強烈或有焦慮症的人,也特別容易罹患癌症,因為焦慮會使免疫機能下降。

在我的觀念裡,主動把自己的身心引導回健康狀態,是最安全又沒負擔的抗癌法,而且任何人都做得到。

換句話說,控管自己的精神狀態,降低心理的內在焦慮非常重要。

我個人就用焦慮控管法,成功擊敗了癌症。具體方法是在健走過程中,想像自己攻擊癌細胞的情景:每天走一萬步,每走一步就踩爛一個癌細胞。我的個性急躁又好強,這是非常適合我的攻擊性手段。

話雖如此,這個方法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

個性樂天的人適合「攻擊式健走」

我本身是不太會焦慮的樂天派,光靠健走應該也有辦法對抗癌症。

再者,我是個精神科醫師,比一般人更瞭解控制焦慮和減輕壓力的訣竅,因此我沒必要去依靠別人幫忙。

不過,普通人要獨自戰勝焦慮是很困難的事情。

若不找其他人商量對策,獨自面對我剛才所提到的四大問題,或是自行決定治療方針,這無疑是一大負擔;負擔會成為焦慮,強烈的焦慮很可能會使癌症嚴重惡化。

遇到這種情況,心理諮詢師是值得癌友信賴的對象。

借助心理諮詢的力量

好在我不用找心理諮詢人員,就成功克服焦慮了。

可是一般來說,接受精神科專家的診療和幫助,才是控制焦慮的最佳良方;心理諮詢師在這時候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首先,來我診所求診的病人,會先接受我這位精神科醫師的診察,再轉藉給適合的心理諮商師。為此,我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思考病人和心理諮詢師的契合度。

我的診所有六位心理諮詢師,大家的經驗都很豐富,不論遇到什麼樣的患者,都能確實發揮自己的專長。

因此,心理諮詢師和患者的個性契合,是雙方迅速建立信賴關係的第一步,所以考量雙方的契合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決定好心理諮詢師以後,再來患者和心理諮詢師就要共同對抗癌症了,至於對抗癌症的方法也各有不同。

假設患者和心理諮詢師的個性跟我相近,那麼或許就很適合採用我的攻擊式健走。尤其心理諮詢師可以用激勵的方式,破除患者焦慮的心情。例如:告訴患者,對抗癌症全看個人意志力,你絕不會輸給癌症等。

反之,擅長傾聽的心理諮詢師,遇上略微憂鬱的患者,就不該使用激勵的方式,而是要仔細找出患者的焦慮原因為何,尋問患者的意願,慢慢訓練患者掌握正面的思維。

換句話說,「焦慮控管」沒有一定的方式,每個人必須借助醫師或心理諮詢師的力量,尋找適合自身的方法。

成果不明,很可能產生新的焦慮

「焦慮控管」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控制精神狀態,降低內在焦慮的方法。基本上要和心理諮詢師商量,並且身體力行。

只是,「焦慮」並非肉眼可見的目標,不像治療傷口一樣有顯而易見的恢復跡象,只能感受無法觸摸。

有時候我們不知道自己有多焦慮,或是自以為控管了內心的焦慮,但在不瞭解是否真有成效的情況下,很可能會產生新的焦慮。

這時,各位不妨就利用我問診時,經常用的HSDS和HSAS檢測量表。

原創「HSDS」和「HSAS」評鑑表

一百三十二頁到一百三十五頁的表格,是神籬式憂鬱量表—HSDS(Himorogi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以及神籬式焦慮量表—HSAS(Himorogi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這兩大量表是我在二○○五年所開發的憂鬱症和焦慮症評鑑量表,回答完表格中的所有問題,即可知道憂鬱症和焦慮症的程度。

事實上,漢氏憂鬱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Rating Scale, HAM-D)是全世界通用的憂鬱症量表,但用起來不太方便,因此在醫療第一線幾乎沒有人使用。

不過,在沒有評鑑量表的情況下進行治療,就好比開一台沒有衛星導航的車子一樣,無法抵達完全緩解的目的地。於是我改良漢氏憂鬱量表,製成簡單好用的HSDS(憂鬱量表)和HSAS(焦慮量表)。多虧這兩大量表,我的治療過程更加順利,患者也能輕易確認自身的情況。

HSDS(憂鬱量表)和HSAS(焦慮量表)的可信度和精確度,已在二○一一年的歐美學術雜誌上公開,獲得了世界性的認可。

歸納明確數值,量化焦慮症狀

利用HSDS和HSAS量表,將憂鬱症或焦慮症的程度數據化,可以清楚評鑑「焦慮」這種肉眼看不見的精神狀態。這樣一來,就能立刻掌握自己的精神狀態,避免產生新焦慮。

憂鬱和焦慮的數值越低,代表有成功控管心靈狀態。如此一來,不但可以激勵自己控管焦慮,還能產生更多幹勁。反之,一直處於高分就代表心理或方法有問題,需要跟醫師或心理諮詢師思考解決之道。

HSDS和HSAS的數值,是患者進行「焦慮控管」的重要工具。

另外,還有一樣很方便的東西,請各位務必活用。那就是劃時代的自我診療記錄「心安輔助應用程式」。

本文節錄自 《日本精神科名醫一個月,從癌症生還》 ,由采實文化出版。

父母罹癌 子女該幾歲檢查

中醫調理,不讓「癌復發」找上你

罹癌後就不能吃肉? 抗癌飲食8疑問一次解答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病人想高效看診,先準備「就醫提問單」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