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這個答案,是最有效的療癒

圖片來源 / 方舟文化
瀏覽數5,517
2017/09/07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這一切太難解釋了。今天休息日,學校安排健行。當初要報名瑜伽學校時,櫃臺人員介紹說「我們有健行」,我回答我不需要,不需要你安排遠足吧。

帶我們去摩旎巴巴山洞(moni baba cave)的行政人員說,很近,十多分鐘就到,但我們爬了一個多小時,而且都是上坡。同學們只好互相打氣,「景色一定很好」。

「baba」是對苦行僧的敬稱,傳說摩旎巴巴曾在這山洞靜修。某天,他就在弟子的眼前消失了,因為他已經到了三摩地的境界。現在,這個山洞有另一個苦行僧在修行。

印度的苦行僧會選擇住在山洞裡與世隔絕,暴露在野生動物的威脅,是為了讓自己進入最深的神聖出神狀態,這樣的修行觸及內在真我的最深處,建立堅固恆久的靈修基礎。

到達時,還有其他團體也來,使得場面有點混亂。一個小小的山洞,前面有一小塊空地,什麼都沒有,山洞旁有個小瀑布,鳥聲、水聲、風聲異常地和諧。我有點反感,感覺修行人的修行地卻變成某種程度的觀光景點。

行政人員偷偷說,什麼都可以問babaji,我搗蛋地想,「那我要問你,我下一步該怎麼走?」

我們三聲嗡(OM)向他頂禮。行政人員介紹他,從18歲開始,他已經在山洞裡靜坐14年,其實他才32歲。

Babaji帶領我們靜坐兩分鐘,要我們在靜坐時回答「我是誰?」我靜坐時,突然回答了原本想問他的問題。之後,同學問了babaji幾個好問題。

「你對這世界的貢獻是什麼?」加拿大同學問。

他回答:我用自己示範不傷害(ahimsa)。我在這裡靜坐,吃點樹上的水果、樹根,喝河裡的水,我不需要任何東西,不需要傷害什麼,我卻非常快樂。

「你有沒有想過,不要在這山洞裡,去外面更大的世界弘道,可以幫助更多人?」德國同學問。

他回答:渴的人才會主動找水。不渴的時候不想喝水,所以現在有人會來山上問他問題,這樣一樣好。

「有沒有一件事你想告訴我們,希望我們回去做的?」法國同學問。

他回答,每天花一點時間敬奉你的神,神就在你心裡。他拿起同學的手機,神就像電信公司,手機是每個人,神性就是晶片,其實每個人都有。

結束前他梵唱一段,奇妙地我又再度回答了原本要問他的問題。

然後,我們分批進入他靜坐的山洞裡。就是山洞,狹小到要用爬的,一層又一層,每次只能有三、四個人進入。

洞內沒有燈光,手機一照,有好幾隻大蜘蛛,有些同學因此卻步。我們嘗試在山洞裡靜坐,我突然耳鳴,耳朵一直嗡嗡叫,後來問同學,很多人都有。不過,也有同學只感到平靜,或什麼都沒感受到。

我是第一批進山洞的。等同學分批進入山洞時,三、四個人和Babaji坐著,也沒什麼話要說,陽光灑下,突然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好命,好命到奢侈。這無法解釋,我本來也沒打算相信任何事。

原本活動預定中午結束,後來我們兩點多才離開,同學們前後走著,我獨自走在山路裡,戴上太陽眼鏡,默默流淚。我知道自己不需要哭,但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快樂,不是快感,也非興奮,是深刻存在內在的快樂,而且只要經歷過一次,永遠不會忘記。

而我回答自己的答案是,我要把這種快樂寫出來。

作者黃惠如離職後一個人到了印度瑜伽首都瑞詩凱詩,參加了瑜伽師資班,經歷了受傷、生病,每天四點早起背梵文,終於正式成為瑜伽老師;也參加了寶萊塢舞蹈課,學會了混亂與歡笑,不按牌理出牌更好;也一個人到南方聖地海灘靜坐,學會連結大自然和內心的寧靜,做了許多以前無法想像的事。

有一天,她到一個山洞,苦行僧帶領靜坐,在靜坐中要她回答「我是誰?」為什麼「我是誰」這個答案卻是最有效的療癒?

本文摘自方舟文化《走吧!有些遠路是必須的!

楊定一:讓我們一起做好準備,走入生命更深的層面

失落是你最大的恩典

什麼是耳鳴?

耳朵有自行發聲的功能,聽神經受到刺激就會放電形成極細微的耳鳴,只是通常腦部都能發揮正常的抑制作用,加上外界的噪音或聲響可以把這些極細微耳鳴蓋住,所以正常人不會發現這些極細微的耳鳴。但是當出現病癥並影響...

看更多
5招不流汗的瑜伽!讓你輕鬆睡好覺 傾聽上師談瑜伽 隨時隨地愛瑜伽!24小時計劃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痛到走不了路,私密處長的不是痘痘?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