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醫34年 從人生看大腦無限可能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瀏覽數1,217
2017/09/01 · 作者 / 劉秀枝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6期
放大字體
44年前,我從台北醫學院畢業,到台北榮民總醫院擔任住院醫師,之後一頭栽入神經內科領域,對失智症尤其投入,行醫34年後退休。

會選擇神經內科,是因為當時神經內科是冷門科,競爭對手少,且科內的醫師友善好相處。不過,最主要是我沒有其他專長,只會念書,心想:大腦如此神祕,神經線如此複雜,神經解剖難念,神經內科學問艱深,如果我都沒有搞懂,別人反正也不清楚;我若把它讀懂,就有可能把病人治好。

那時還沒有電腦斷層,只有X光、腦波和腦脊髓液等檢查,診斷幾乎都是靠神經內科醫師依據臨床症狀和神經解剖定位的判斷,猶如福爾摩斯抽絲剝繭地斷案,因此,神經內科醫師(俗稱「腦科醫師」)說一是一,很受尊敬。

後來電腦斷層和核磁共振相繼出現,腦部是否長瘤、是腦出血還是腦缺血,一掃便知,讓神經內科醫師的知識突然變得透明。接著,生物科技和神經基因學崛起,使得診斷更加精確,再加上新藥研發和手術精進,讓許多神經疾病得以治療。神經內科醫師的角色,逐漸由知識的專家轉為積極的急性治療,以及慢性病的長期照護。

當了大半輩子的神經內科醫師,59歲退休,我的人生體悟如下:

1.用進廢退,終身學習。

功能性磁振造影的研究顯示,老年人動用更多的腦細胞,他的記性可以與年輕人相同,可見腦袋愈用愈靈光,超級腦力老人並非不可能。而且,多動腦、儲存知能存款,經得起提領,縱使將來罹患阿茲海默症也可以不失智,或延緩症狀的發生。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 訂戶登入看全文
  • 免費閱讀 歷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李家同從小怕過母親節 直到發現一疊車票,才得知自己成為孤兒背後的「母愛」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