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中螢光影像導引技術 顯微手術未來更精準

瀏覽數2,269
2017/07/24 · 作者 / 整合傳播部製作 · 出處 / 整合傳播部製作
放大字體
台灣健保制度享譽全球,然而更耀眼的醫療之光,是享譽國際的顯微重建外科技術。由中央研究院院士魏福全領軍的長庚醫院顯微重建整形外科團隊,30多年來完成超過2萬個顯微皮瓣移植病例,成功率穩定維持於96%的頂標,吸引各國醫師紛紛前來取經,使台灣成為顯微重建手術的領導者。

顯微重建手術不僅重建功能,更提升生活品質

走過工業化社會轉型的年代,台灣卓越的顯微重建手術技術,讓許多因職災或意外災害而斷肢、骨折的患者,得以免於下半生傷殘的命運,然而顯微重建手術在現代醫療的應用卻不止於此。顯微手術與一般手術最大的差異,是運用高倍率的手術顯微鏡,達到突破肉眼侷限的超高精密度,用細到幾乎看不見的手術縫線,把微細的血管、淋巴管、神經等管道接合起來,讓斷掉的肢體、缺損的外觀得以修復重建。除了肢體外傷重建、神經修復、淋巴水腫的治療,嚴重燒燙傷或是像口腔癌症手術後等顱顏有重大缺陷的患者,也能「挖東牆補西牆」,擷取身體其他部位的自有皮瓣移植到患部,重建缺損的組織。

手術過程不只是接上就好,還要確保接合後的血管、淋巴管能夠順利流通、恢復正常功能,因此每一個步驟都是重要關鍵。林口長庚醫院整形外傷科主任林承弘表示,目前血管的接合技術已十分成熟,手術最大的困難,其實是在患者本身組織條件的不確定性。像是外傷缺陷部位的動靜脈容易纖維化,即使接合後也無法提供良好的血液灌流,是目前顯微手術成功率難以突破96%天花板的主要瓶頸之一;另一個關鍵,則是在摘取自有皮瓣時,該取哪個範圍、大小,選擇哪一條穿透支血管來供應血流,才不會在移植後因為血液供給不良,造成皮瓣邊緣甚至整塊壞死的情況。


◥林口長庚醫院整形外傷科主任 林承弘醫師

新一代螢光顯影技術,手術判斷「眼見為憑」

為了提升手術可靠性,並讓醫師在手術中有更即時、精確的判斷依據,「術中螢光影像導引技術」因應而生,這項技術透過近紅外線雷射,使注射在血管、淋巴管中的ICG顯影劑產生螢光反應,手術過程中,螢幕上能即時顯影出精確的血液流向分布及血液循環狀況,甚至可以定性、定量地數據化顯示血液、淋巴液的流速與流量,縮短執刀醫師術中觀察的時間。

林承弘說明,在進行移植前,先要擷取一塊自有皮瓣,判斷上面的血管流到哪裡、可以供給多大塊的皮瓣存活,來決定要使用的皮瓣範圍,這個步驟稱為「皮瓣設計」,以往都只能仰賴醫師的經驗來做判斷。「比方說某位醫師之前曾經取過25*8公分的皮瓣,判斷根據這麼小的血管是可以存活的,但也只是個人的經驗,如果是缺乏經驗的年輕醫師身上,或是不同位置的皮瓣,一切依舊是未知數。」林承弘說,過去多半只能用壓按皮膚、穿刺等臨床判斷的方式來觀察血循是否到位;現在透過術中即時的螢光顯影輔助,可以明確看到血流的範圍和百分比,在皮瓣設計時就可以較客觀精準地選取所需要的皮瓣大小,減少因為擔心擷取太大塊、不確定邊緣部位血循狀況而綁手綁腳;如果顯影已經確定皮瓣的部分邊緣部位供血不良,就能在移植前事先去除,減少移植後局部壞死的機會。「皮瓣轉移的每一個步驟,從皮瓣的摘取到血管吻合都很重要,透過螢光顯影的輔助讓我們在每一個階段都能直接確認,不用等到最後縫上去出現問題,再一路回頭找問題的癥結點,給我們術中很大的參考,對手術預後也更有信心。」

頂尖醫療技術+輔助科技 建立100%的手術信心

除了顯微重建、皮瓣轉移手術,螢光顯影技術也可用於其他外傷患者的醫療判斷。像是在急症外科中常見的撕脫傷患者,這一類傷口因車禍等外力,導致皮膚下方的組織剝離,雖然皮膚表面看起來還很完整,但是底下的血管已無法接合,若直接縫合最後只會壞死。此時醫師可考慮將受損的皮下組織去除「打薄」,只留下表面皮膚,讓身體的修復能力再生出血管與表面皮膚接合。而螢光顯影技術的運用,則可以協助判斷哪邊是血循不良的部位應該要去除,保留良好的組織,進行拯救性的手術。

不過林承弘也強調,任何新機器和技術,到最後還是需要人來做判斷,他對長庚的醫師經驗與技術有充份的把握,儀器只是增加更多一層的輔助。林承弘也肯定不斷引進的新穎醫療器材與技術,有助於提升手術安全、讓手術更順利。「在接合血管的時候我要的不是『看起來好像可以』,我要的是『100%的可以』。而術中螢光影像導引技術可以給我的就是再多那幾%的信心。」

◥螢光顯影技術的運用,可以協助判斷肢體外傷何處是血循不良的部位應該去除,進行拯救性的手術。

什麼是口腔癌?

口腔癌是發生在口腔部位的惡性腫瘤總稱,90%屬於鱗狀細胞癌,口腔包括有唇、頰黏膜、牙齒、舌頭下方的口腔底部、前三分之二的舌頭、口腔頂部的前面部分、牙齦及臼齒後方。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