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清友:開完刀人生再無所懼

圖片來源 / 王竹君
瀏覽數4,719
2017/07/21 · 作者 / 莊素玉採訪、蔡菁華整理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二十七年前,正當四十壯年的誠品集團負責人吳清友,因為先天性心臟病突然發作,歷經了五個多小時的心臟手術。開刀後在加護病房血流不止,又面臨似乎要二度心臟手術的生死交關。主治大夫臨機判斷,不用重開,只要找到跟他同樣血型的人邊輸血、邊止血即可。但與吳清友的血型跟他的心臟病一樣罕見難找。最後,他度過了種種難關。

歷經生死交關,吳清友得到新生命。他更確信自己要選擇什麼?他認為,閱讀自己、了解自己是什麼人,自己可以做些什麼自由選擇等追求心理上的康健,遠比追求身體的生理健康更重要。

※ ※ ※

我得了麻煩症候群

問:1988年,你曾經開過刀,是什麼病?生病的過程是怎樣?

答:我得的是先天性心臟病,也就是心臟「麻煩」症候群。這種案例不多,通常是個子高的人才會得,醫生說,一個特徵是我的手展開的長度(213公分)大於身高(188.5公分),另一個特徵是握拳時大姆指會伸出好長。1988年發病前沒有什麼徵狀,也沒有家族病史,只在預官寒訓上成功嶺時,醫生說我有先天性心臟擴大。

當時不覺得不舒服,口令也喊得很好,但因預官體檢不合格,不用當兵。後來是覺得比較會喘,但我小時候也踢足球,運動也不覺得怎樣,所以也沒在意。

當時誠品有個部門提早達成年度目標,週五到石門水庫度假,週六(11月19日)我和太太正準備出發到去那邊聚餐,突然覺得胸部(心臟)不太對,我太太送我到國泰醫院,馬上就送到加護病(ICU)。

發病之前,我並沒有覺特別不適,到醫院,照醫生的講法好像是狀況非常危急,才會送到ICU。

住院兩、三天後,我同事介紹我去林口長庚醫院做超音波檢查,確認我在國泰醫院的檢查是正確的,我知道我必須面臨開刀了。

開刀之前還要由國泰醫院心臟內科主任陳淮做心導管的手術,心導管手術可能是用一種很細的管子通到血管裡,將血管裡整個情況觀察或拍攝出來,做為心臟開刀前的一種檢查,可以更清楚地把握整個冠狀動脈的狀況。但因為我的心臟血管有點剝裂,擔心萬一做心導管手術會戳破動脈血管,所以沒有全部完成心導管手術,就預計當天(週六,26日)下午開刀。

幫我開刀的醫生中有一位是已故新光醫院創院暨榮譽院長洪啟仁,他曾說,我是先天性心臟病,也可以說是慢性的,可以不用那麼急,下週一(28日)開刀會更好,因為萬一發生緊急狀況,週一是正常班會比較方便。

要交待後事?

二十幾年前這種病可能很嚴重,我也不敢問醫生開刀風險有多高。人在面臨這種狀況,總會想到是不是該交待後事。週六正在游移不定時,就想反正等明天再去想要如何交待後事,於是就睡了,其實我是很怕手術的。

一到週日早上醒來,突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很強的自信心,什麼都不怕了,心裡很安靜。我體會到人類的潛能中,在面臨沒有任何選擇的時候,所產生的那種信心。當然,我想我應該是好人,成功率應該樂觀,假如有上帝存在……,這是其中一個原因,我對自己的所做所為比較心安。要回應心靈的健康,要強調這部份──心安、沒有胡做非為,沒虧欠人。這是我的一股力量。

而我的另一股力量,可能是,當時我太太的上師八十幾歲的密宗師父卡路仁波切正在印度的菩提伽葉(釋迦牟尼佛成佛的地點)做一年一度的例行法會時,接到我太太打給他有關我生病的電報後,他便馬上幫我修長壽法會。

也許因為這樣,反正到週日我就覺得很有信心,不必交待後事,我想像如果到開刀房,心裡沒有任何障礙也不會怕,很相信自己會好起來。

不管你相不相信,卡路仁波切在那之後一年後過世,後來又轉世,現在又成為一個正在修法的小孩子,法相莊嚴。轉世後,又來過台灣,我們有再跟他見面。

週一下午三點半進開刀房,大約開到晚上八點,我醒來時已經11點多。那時非常痛苦,因是開大刀,全身都接管子。由林湧銘、洪啟仁兩位醫生幫我開刀。我開刀的過程還拍成錄影帶,當作教學示範,醫生要我看,我從來不敢看。

成為醫學案例

這當中有個小故事。由於國泰醫院和紐約大學有技術交流,開刀前,剛好有一位紐約大學教授來台灣,在國泰醫院有心臟疾病的教學討論,需要找一個病例,醫院問我是否願意成為範例,並與教授與實習醫生配合。

我太太當然捨不得。我自己是想萬一我這個命沒有了,我唯一能對為人類做的事是當個活標本,於是我對我太太說,這也不是健康的人有意願就能當的角色。

當時是冬天,我躺在一個沒有暖氣的研究教室的平檯上,十幾個醫生拿著聽筒在那兒聽啊聽的,研究討論我的症狀。我就想這可能也是緣份,在那種狀況下,應該每個人都希望還能為別人做些事。

而在開完刀後,我還發生過心臟暫停,經過打強心劑、電擊之後,才又恢復心跳;此外,我的血還不斷流,原本還擔心傷口沒弄好,當時在開刀房的加護病房,只聽到進進出出的護士說re-open、re-open,但林永銘醫生對他手術的品質很有信心,堅持不重開刀,他說傷口沒問題,應該用血小板來止血,而血小板要用新鮮、健康的血液來提煉,而我的血是B型、呈陰性反應,本來就得來不易,又是在晚上有急需。當時急著找遍身邊所有認識的人,包括我的兄弟、所有同事,以及剛退伍的同事,在軍中的新兵也來了一小卡車來驗血,但所有人的血都不能輸給我急救,後來找到了我的司機,剛好他的血液我可以用,用了他的血小板,我的血就止流了。

我在加護病房住了三天後,就換到普通病房。那時正好是冬天,而冬天正好是心臟病旺季,病房大爆滿。我住在二等病房。或許那時我有一股莫名的信心,所以我復元得相當快,或許我本來的體質也很好,也不曾吃什麼藥。所以,一個星期後,12月5日我就回到陽明山的家了。從那時起,我的健康一直都維持得很好,心臟沒有再出現任何狀況,當然現在還得定期回醫院檢查,我知道我開刀有換一個人工瓣膜。

到醫院體會人生

在醫院讓我感觸非常多的是,很想建議健康的人有機會多到醫院走一走,會更加珍惜健康的可貴。

而當時在同一個病房裡,有一個鄉下來的小孩,得風濕性心臟病,必須要開刀,只聽到他媽媽在一旁哭著說要回鄉下去標會,讓人覺得生病已經夠可憐了、痛苦和悲哀了,還面臨這種狀況。

所以我出院後捐了一百萬元給國泰的社會服務組,讓幫我開刀的醫生們決定,看看有誰需要幫助,就直接由他們做主救助病人醫藥費。

生不由你,死也不由你

開刀就是這麼一個過程。生命是生不由你,死也不由你,生、死都無法自己做決定。生命,一是生理性軀殼的生命,另一是精神生命,精神生命是人生的價值觀或不滅的生命。

有些哲學家或發明家軀殼早腐朽了,但他的學說、理論還一直延續下來。而人在病痛時會更嚴肅地思考,生命、存在的價值、意義在哪裡,我面臨心臟病或死亡,我就比一般人更深刻感受到此一課題存在的必要,也會思考這一問題。

冷眼熱心度人生

問:開刀之後,你有何改變?

答:我一直的感覺是生命不斷地在展開、延伸。在展開與延伸的過程中,有非常多的因緣際會,而每一個因緣際會,或每一個當下、緣份,都可能產生影響或衝擊,無論它是給你苦頭吃,或是給你搭便車。對我而言,在整個的工作中,我其實是享受在冷眼旁觀地探視生命的奧妙。

在佛家講的每一個當下是,人唯一能把握的是每一個moment。所以,我是有長期的目標,但絕不能因為追求長期的目標,而忽略了整個過程或變成沒感覺,或者只是看到經營一個事業。

不管講閱讀生命或者是彫塑生命,你的作品都是不斷在發展成長、展開延伸當中,所以有人說你是一個生意人,你是一個文化人,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或是唯利是圖的人,或是你是……?你能不能閱讀出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生命無他,但求心安而已

問:閱讀自己在心理健康上給你什麼啟示?和1988年心臟病開刀有無關係?

答:我個人很服膺一種想法,就是佛家講的利他,就是為別人、為自己存在的社會,或為人類。

生命意義的顯現不是在為自己,而是為群體,或為所處的時空和社會中為他人,才能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我閱讀自己,最基本的是希望能心安理得,自己坦誠面對自己的時候,明白自己所有的努力和付出,一方面像藝術家在形塑生命,一方面在形塑生命力的過程中展現生命力的豐富、多元和精彩度,來為自己所處的環境或社會群體有所貢獻。

一個人的心靈實在太奧妙了,甚至很難了解它的極限,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讓自己的身心靈較舒暢。

心臟動大手術後,我仍然從不把自己當病人。在心理上,我覺得自己是非常健康的人,而且生命力非常強,經營事業當然會操心、會有壓力,但在心理的底層我是相當心安、平靜的。

其中有一個原因,可能是自己認為事業的經營是有理念的、生命的存在是有目標的。

了解先天的限制,創造後天的可能

問:這種心安的感覺有多久了?

答:在1989年開始經營誠品後,讓我有落實的感覺。心安理得並不代表生命歷程很順,最主要是經營誠品的經營理念,讓我覺得很心安。經營誠品的理念根本是在求取一個自我的認同,肯定自己現在所做事情的價值,論語中有提到「知天命」。我比較欣賞天命的一個含意,就是使命感。所以有些人雖然殘障,但卻能積極、樂觀、幫助別人;有些人身體健全卻自私、小器,所以先天與後天的天命是講人生觀或人生哲學,既然生為人,做自己的主人,既不能改變命運,就要有創造新生命力的權力和自由度。

開完刀,人生再無所懼。

懶人包/心臟手術後 生活型態一定要改

二尖瓣脫垂心悸... 心臟百科一次說清楚

什麼是二尖瓣脫垂?

二尖瓣位於左心房以及左心室之間,當心臟舒張時,二尖瓣打開,讓左心房的血液流到左心室;心臟收縮時,血液流向主動脈,同時二尖瓣關閉,可以讓血液不會逆流回左心房一旦心臟收縮時,二尖瓣向左心房凸起,叫做二尖瓣...

什麼是風濕性心臟病?

當感染β溶血性A型鏈球菌時,患者容易出現免疫機能異常,使全身組織出現發炎反應,稱為風濕熱,好發在5~15歲兒童;初期會以咽喉炎的形式表現,漸漸侵犯到心臟或是瓣膜時,就會造成風濕性心臟病。患者會出現呼...

什麼是心悸?

簡單來說就是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不管是心跳太快、太慢,或不規則亂跳時,都稱為心悸,心悸可在正常人健康的心臟發生,因此臨床上可能是正常,但也有可能是心律不整。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