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解方/憂鬱者吃藥會不會影響創作力跟想像力?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940
2017/07/23 · 作者 / 瘋狂蘇山 Crazy Susan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昨天我又看了一遍電影《美麗境界》,故事描述普林斯頓大學資深數學家約翰•富比士•奈許(John Forbes Nash),他主要研究賽局理論、微分幾何學和偏微分方程式,在1950年取得博士學位時,博士論文為「非合作的賽局」納在僅僅28頁的博士論文中提出一個重要概念,也就是後來被稱為「納許均衡」(Nash equilibrium)的賽局理論,即在某種情況下沒有任何參賽者有足夠誘因改變其策略選擇,可通過獨自行動而增加其獲利。

這個理論被運用於市場經濟、計算、演化生物學、人工智慧、會計、政策,以及軍事理論,而於1994年他66歲時,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

他30歲罹患精神分裂症(思覺失調),吃藥會讓他失去運算數字的能力,所以他拒絕吃藥,用意志力控制,一輩子活在兩個世界裡,痛苦萬分。還好他有個好妻子艾利西亞(Alicia)陪伴他,悉心照顧生活細節,直到2015年車禍意外,兩人一起離開這讓他痛苦的人世,分別享夀86歲、82歲。

荷蘭畫家梵谷也是重度躁鬱患者,他割掉耳朵還畫自畫像,37歲舉槍自盡,結束他短暫的一生,卻留下美好的畫,當時的他精神狀態不好。若他身邊也有伴侶或許會改寫歷史,若他有像我一樣的好精神醫師,或許他留下的畫會不會不一樣?但是沒人能為他發言了!

身為藝術家,我有梵谷同樣的症狀,所以我跟醫生長期合作,討論測試藥物與用量,如何在控制情緒與瘋狂創作之間取得平衡,我發現我的確時好時壞,無法保證百分百成功,但至少晚上能讓我睡至少四個小時,不容易發怒,這是我能接受的底限,但是創作速度變慢了,創作數量也變少,所以我還在跟醫生協調中。

但是在治療期間,2014年我在廣東佛山創作了「全球兩張最大的玻璃椅子」,我在上海做了雕塑「芭蕾女伶」,在日本開水彩畫展,www.liiu.com.tw可以看到其他我的創作,現在正在籌備日本第二次水彩畫展出。所以,我目前勉強可以接受這樣的創作速度。

若非創意工作者,我相信是沒有這個問題,反而更專注,因為情緒得到控制,但是要隨時與醫生保持藥物溝通,是適當時候可減量,慢慢回歸正常,當個正常人。

只是,什麼是「正常人」?

有時候憂鬱者因為藥物控制得當,比正常人更像正常人,也許過於正常反而顯得突出,表現特別優異。吃藥的反應因人而異。

還是要自己了解自己的狀況,不要排斥吃藥,但是朝向不吃藥為目標?我有個朋友就像約翰•奈許般固執,不肯吃藥,但是她花了至少三年的時間,靠瘋狂工作跟瘋狂旅行,把時間填得滿滿的,不讓憂鬱有機會存在,她戰勝了。

依我自己個人經驗,是否吃藥,要自己去感受並與醫生充分討論後再做決定,但首要前提是「保護自己」,不讓憂鬱有機會存在。

本文作者為:瘋狂蘇山 Crazy Susan(走過憂鬱症風暴十年。現為藝術工作者,創作包含雕塑、繪畫、設計玻璃家具等銷售國際,並熱愛寫作。)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放棄。並非憂鬱症者唯一的路

看更多
坊間營養補充食品很多怎樣不會花了錢還傷身? Why not ? Ella 隨心所想,勇敢嘗鮮 把愛留給孩子/不成立的性侵案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新發現!肥胖不是富貴命,減脂新對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