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教父卜樂得 不讓急診淪為新兵訓練中心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5,979
2017/07/03 · 作者 / 康健網站編輯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就算三更半夜掛急診,能有經驗豐富的主治醫師在現場守護,是病人的福氣,但在20幾年前,卻不是如此。長庚醫院體系是國內第一個成立急診專科的醫院,現在卻因各種原因限縮急診,致使急診醫師集體出走。被譽為台灣急診教父的加拿大籍顧問卜樂得醫師(Dr. Michael Bullard),2006年曾接受《康健》專訪,談到當時在台灣建立急診醫學制度的初衷和艱難。

一個急診病人非常感激把他從鬼門關救回來的陳醫師,「醫生謝謝你,我會寫信告訴你們主任,叫他好好獎勵你。」「我就是急診醫學科的主任,」陳醫師向病人表明身份,病人一臉驚訝:「主任也要來看急診?」陳醫師理直氣壯地說:「當然要,有時候三更半夜也看得到我。」

這是真的。許多大醫院的急診部門,24小時都有主治醫師在現場跟死神搶病人,就連主任級的醫生也要上大夜班。急診現場有訓練有素的急診專科主治醫師,領導著整個急救團隊,可確保急診病人在第一時間得到專業的急救照護。

但在二十幾年以前,這是很難想像的畫面,因為那時的急診室,幾乎等於是各醫院的「新兵訓練中心」,被送進急診室的病人,只能任憑還在學習階段的年輕住院醫師、甚至是醫學系還沒畢業的實習醫生在自己的身上「練習」。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為什麼不是有經驗的主治醫師,來急診室值班?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腫瘤外科主任沈茂昌四十多年前當實習醫生的第一個晚上,就被派到急診室值班,整個急診室空蕩蕩,除了他以外沒有別的醫護人員。「那天晚上我真的是嚇死了,」他對《康健》記者透露當時的心情。當年他畫了一幅「銀蛋」(Intern,實習醫生)漫畫,年輕醫生(就是他)跪在急診室的小矮凳上祈禱:「銀蛋第一天就在急診值班,請主賜給一個平安夜,希望今夜沒急診,阿門。」

20多年前,擔任長庚醫院院長的張昭雄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最急、最需要馬上做判斷的病人,怎麼不是有經驗的主治醫師來看?」而且這些年輕醫師只是來急診「輪班」幾天或幾個月,「搞死了幾個,懂(急救技術)了以後就要走了……」張昭雄用比較極端的例子來形容。

因為這位加拿大人,台灣急診醫學制度得以建立

位於高速公路交流道旁,林口長庚醫院的急診病人數很多,但年輕醫生的經驗不足,容易發生醫療糾紛。張昭雄認為「這不只是糾紛,更是生命的問題,不是賠錢了事就算了,」他提出他的想法,也獲得了台塑已故創辦人王永慶的支持。

於是,透過當時長庚醫院的神經外科顧問費宏德醫師(Dr. David Fairholm)介紹,張昭雄請來了同樣是加拿大籍、具有美國及加拿大急診醫學專科醫師執照、加拿大家庭醫學專科醫師執照的卜樂得,來長庚擔任顧問,協助急診醫學科的建立。

(卜樂得具有開創者的性格,愛冒險、喜歡接受挑戰,這是他選擇當急診醫生,也是他來台灣的原因。圖片來源:陳德信)

只是張昭雄也沒料到,卜樂得的貢獻,不僅是協助長庚醫院創立了全國第一個專職的急診醫學科,還改變了整個台灣的急診醫學。

1989年,卜樂得帶著懷孕的妻子、4歲的女兒、1歲的兒子,還有滿腹的理想來到台灣。

但是頭兩年所有的計劃幾乎都空轉,因為卜樂得不了解台灣的官僚文化,找不到施力點。他搞不懂「口是心非」的社交手腕,許多部門主管當面都說「好,沒有問題」,實際上卻不支持急診醫學科的建立。只能靠著張昭雄的命令,逼著內科部的主治醫師到急診室來輪值。

但是張昭雄和卜樂得都明白,輪流來急診室值班的醫生,不會用心耕耘這個地方,「今天遇到的問題,撐一下,明天就不關我的事了」是許多人的心態。唯有成立專職的急診醫學科,由一群人專門負責急診醫療,他們才會想辦法去解決問題,努力讓這個地方變好。

真正的急診醫師應該是「全方位醫師」

卜樂得引進了「外傷緊急處理小組」(Trauma Blue Team)的概念,當接獲「119」通知有重症外傷的病人要送來前,就開始啟動這個機制,外傷科和急診醫學科的團隊必須先到現場準備好等著迎戰死神,把握黃金搶救的時間,而不是等病人到了急診,才通知外科醫師。

此外,卜樂得認為真正的急診醫師應該是「全方位醫師」,有能力在第一時間處理所有的急症病患,而不是「頭痛就叫神經內科來醫頭、腳痛就叫骨科醫師來醫腳……。」

所以,卜樂得堅持急診醫學科的住院醫師不能只在急診部門受訓,還須輪流到其他專科去「學功夫」、去看急診病人到了病房之後的結果是如何,這對於醫生在急診現場診治病人很有幫助。

但是計劃剛開始實施時,大部份的專科多不願意配合,認為「你們急診科的住院醫師,為什麼要我們幫忙訓練?」經過卜樂得以「怎麼做對病人最好」,而不是「怎麼做對急診科最好」為出發點與各專科溝通討論後,漸漸地得到認同與支持。

(圖片:周書羽)

前瞻的人,常常都要挨罵

張昭雄談起當年急診醫學科的「創業維艱」,非常佩服第一批勇敢投入的「先鋒部隊」,還有卜樂得鍥而不捨的精神。他形容卜樂得「薪水又沒拿多少,還要跟很多科及其他的醫院fight(戰鬥),他來台灣是真的想把事情做好。」

問卜樂得是否曾經因為挫折而有過放棄的念頭?他認真地沈思後回答:「有,但是時間很短,大概10分鐘吧。」生肖屬牛的他形容自己就像牛一樣,確定了目標就一直往前走,碰到了障礙就想辦法移開,還是不行就繞道,「一次不成功,再試第二次、第三次……。」

例如推行「高級心臟救命術」(ACLS; Advanced Cardiac Life Support)訓練課程,卜樂得就試了三次才成功。

因為台灣的醫生向來是通過了專科醫師執照考試後,就再也不必接受訓練、測試。但是卜樂得建議全院的醫生都應該接受高級心臟救命術的訓練,課後還要通過學科和術科的考試取得證書。因為它是一個國際標準的作業流程,讓大家在急救時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想法,能夠在緊急的黃金時間裡達到急救的目標。

但是這項違反傳統的提議,又引發一片反對聲浪。

直到一位重要人物在長庚醫院發生嚴重的藥物反應,在場的醫護人員卻沒有及時提供正確的急救,導致缺氧過久而造成植物人的意外。張昭雄下令所有的醫生都要通過這個課程,不論是主任級、教授級的醫生,連他自己也親自來聽課。

卜樂得的目標還不只在長庚醫院,他也想把這個觀念推向全台灣。他提出國際研究對這個課程重要性的證據,說服了心臟醫學會、急診醫學會及急救加護醫學會突破專科間的門戶之見,共同創立「高級心臟救命術聯合委員會」,合力在全台灣推廣這項課程,後來麻醉醫學會及重症醫學會也加入行列。

卜樂得總是用讓人最舒服的方式,傳遞他的想法

2003年傳來卜樂得罹患淋巴癌的消息,震驚了所有曾與他接觸的台灣醫界,但他在年底完成治療後,就飛到台灣來演講。許多當年的老戰友都趕來探望他要安慰他,他卻精神抖擻不像個病人,反而關心在台灣急診界打拚的老戰友們:「你們怎麼看起來這麼累?」

罹癌後,卜樂得沒有停下腳步,反而變得更忙,因為「要把握時間做更多事。」。問他:「癌症帶來了什麼改變?」他笑著說:「需要喝很多的水,」因為放射線治療讓唾液腺失去了功能。

(在卜樂得的身上可以看到許多台灣醫生所缺乏的熱情,而這股熱情影響了台灣的急診,也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圖片來源: 陳德信)

卜樂得表示在台灣的九年是他人生中的黃金時光,他非常感謝張昭雄院長一路上的支持。

張昭雄聽到非常訝異,「我才要感謝他,怎麼是他要感謝我。卜樂得醫師會覺得我給他很多的幫忙,這表示他把『要把台灣急診帶起來』當做是自己的使命在做,而不只是來當顧問而已。」

卜樂得認為台灣急診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每一位急診醫師「必須用太短的時間看太多的病人」,而匆忙下診斷的結果,可能延誤了正確治療的時機。卜樂得指出這是整個台灣醫療系統的現況,政策制訂者應該要想辦法創造出合理的環境,讓急診醫師在面對每一個病人時,都有足夠的時間展現救人的功力。

卜樂得用熱情開墾了台灣的急診醫學,接下來要靠台灣自己用心耕耘,才能讓它開花結果。

黃軒:長庚急診風暴,告訴我5大管理定律陷阱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看更多
「雷射近視」好嗎?6種人其實不適合 儲備肌膚的正能量 敏弱肌、頭皮乾澀的危「肌」處理 黑心胡椒粉!碳酸鎂本身不毒,毒的是…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罹患「廣泛性焦慮症」卻不自知!出現這些症狀可能是警訊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