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師談「接觸創傷者」的風險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5,041
2017/06/29 · 作者 / 蔡伯鑫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我想說說關於傷害/受傷這件事。

作為一個精神科醫師,我在診間與治療室裡陪伴過一些經歷創傷的人,我一直有個心得:

「不管再怎麼心存善意,我們都不可能完全避免傷害對方。」

這麼說吧。當我跟個案說到創傷,對方便成了受害者;當我說到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對方便成了要被治療的病人;當我澄清症狀,我可能讓對方感覺自己充滿問題;當我關心生活的其他面向,我可能讓對方感覺自己不被允許談論他/她的問題。

沒有一句話是全然中性的。沒有一句話能保證不會傷人。任何話語都出自於某種偏見,然後被另一方誤讀。一篇自認為忠實的報導如是,一位自認為在保護生命的總編也如是(註1)。

我所理解報導者那篇文章的目的,是期待如果這個社會能夠更好的接受、接住、與接納精神病患(註2),就可以避免帶來傷害。但那很可能只是迷思,建立在認為精神病患在互動中只能採取被動或對抗姿態的扁平想像,建立在這裡終將會有一個烏托邦式的,全能的、聖人般的拯救幻想。

不幸的是,當期待變成了指控,認為這個社會不夠接納精神病患,證據是因為你的言語讓他/她受傷了。那麼人們很容易回到一個最簡單、最安全、可以完全避免傷害對方的方式:從此再也不說任何一句話,不要有任何互動。又一次,出於善意的舉動,創造了更多的冷漠、疏離、與排除。

作為醫師,我沒有悲觀的本錢。我在乎傷害,也盡可能不要帶來傷害,但那從來不該成為避而不談的原因。相反的,那是我在每天的工作中想要開啟的——讓事情開始可以被談,開始有轉變的可能,儘管要冒著傷害人與受傷的風險。特別是,那往往是經歷創傷的人選擇不說出口的原因:害怕再次受傷。

所以我們真正能做的啊,是永遠要意識到傷害的可能,並試著邀請對方:

「如果你感覺受傷了,請讓我知道。」

我們都要具有能承受自己可能傷害人、也可能受傷害的勇氣。

(註1:這不是各打五十大板。作為媒體與作為出版方當然有其各自的倫理責任,但那是另外的議題。在這裡我想說的是,任何對話都是像這樣的。就像我第二段提到診間的問診,也當然包括我這篇文章。)

(註2:我在這裡混用「精神病患」與「經歷創傷的人」兩個詞,是因為延續相關事件與報導的脈絡。事實上我對於這個連結本身就有所質疑。)

<本文載於蔡伯鑫醫師facebook,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撞到頭,不可不知的8件事 她曾突然失去所有 知名諮商師林萃芬:「害怕」有時比危機本身更傷人 非經期出血(異常出血),連醫生都皺眉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身心症
往前走重新再愛 情感創傷修復的3堂功課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