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壓力與焦慮: 我也會超級緊張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8,646
2017/06/19 · 作者 / 達賴喇嘛、 戴斯蒙‧屠圖、 道格拉斯‧亞伯拉姆 · 出處 / 天下雜誌出版
放大字體
「每個人都有恐懼的時候,」大主教解釋道。「恐懼和焦慮是幫助人類生存至今的機制。你要是看見遠處有一頭獅子卻不覺得害怕,還開開心心走過去,不用到下一秒就沒你這個人了。上帝知道我們有需要,因此賦予人這些情感。否則的話,我們肯定膽大無懼,但也一定非常愚笨,存活不了多久。只有在被過度放大,或是被其實無關緊要的小事給挑起時,恐懼才會形成問題。」

我們總是在追趕

大主教說過,只有在自然的恐懼被過度放大時,我們才會感受到壓力、煩惱和焦慮。我們很多人曾身處在這種不安的狀態,總是飽受折磨,恐懼和煩惱盤桓不去、附著在我們任何的經驗或關係上頭。在焦慮與壓力的狀態下,很難保持喜悅;我們會持續不斷有一種招架不住的感受,無法應付工作上的承諾,無法兌現對家庭的承諾,數位裝置又不斷要我們注意自己正在錯失的各種事物。同時要承接這麼多事情,難怪我們總是感覺慢了一拍。

金巴博士指出,現代社會推崇個人生活已經到了一個境界,我們剩下自己一個人,想辦法要面對愈來愈不受掌握的生活。他詳述達賴喇嘛與其在西藏的追隨者,早在中國政府入侵以前,在西藏的生活。在安多省偏遠的紅崖村,達賴喇嘛家的房子就和村裡其他人家一樣,座落在高原上,可以眺望連綿起伏的草原,草原中到處是牧民和犛牛。達賴喇嘛家裡有十六個孩子,九個幼年夭折,他是剩下的其中一個。附近最近的城鎮,騎騾子要三個小時才會到。當時不叫達賴喇嘛,還叫作拉莫頓珠的男孩就睡在廚房灶邊。他和家人的生活想必並不輕鬆,因此當金巴告訴我傳統農村生活跟現代生活比起來,壓力還比較小的時候,我十分意外。

不論在西藏或非洲,還是兩者之間任何地方,人類歷史上絕大多數時候都少不了恐懼和憂慮,有一些事關重大,例如擔心有沒有足夠的存糧過冬。但只要過著與人緊密連結的生活,這些問題往往容易應付多了。雖然說,生存是人最大的壓力來源,不斷引起我們的壓力反應,但現代生活持續不斷的壓力和引力又不太一樣。從前,失去農作物甚至是失去孩子的時候,當然一定也會經歷極大的壓力和焦慮,但日常生活的步調遠遠沒有現代那麼狂熱而茫然。「有一種智慧不見了。」金巴說:「現代人的機會更多,但焦慮也更大。」我想到金巴於外在於內心所走過的人生歷程,他放下佛寺裡近乎千年不變的僧侶生活,走入定居在加拿大蒙特婁的家庭生活。

但若說壓力和焦慮是現代生活無可避免的一環,我們能怎麼面對這些縈繞不去的煩惱?如何讓人生道途走得平順些?如何把感受到的憂愁降到最低?

「壓力和焦慮往往來自於期望太高、野心太大,」達賴喇嘛說:「於是,當期望無法滿足,或野心無法實現的時候,我們就覺得受挫。從一開始,這就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態度。我要這個、我要那個,卻往往沒認清自己的能力或客觀現實。唯有對自身的能耐有完整的認知,我們才會確切知道力氣該用在哪裡,也才有更大的機會達成目標。不切實際地耗費心力只會招致惡果。所以說很多時候,壓力都是我們自己的期待和野心造成的。怎樣子算是野心太大?我心裡暗忖。生長於美國的人把野心視為一種美德,是積極進取與努力不懈結合的產物。達賴喇嘛的回答對我是一記棒喝。我們把各種追求與爭取當成現代生活的最大抱負,難不成是誤入歧途?說不定多多益善的觀念就是壓力和沮喪的元兇,最終甚至造成憤恨不滿?

也許,這是孰輕孰重的問題。

什麼是真正值得追求的?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照大主教和達賴喇嘛所言,當我們認清自己真正需要的其實很少,不過是愛和連結而已,那麼我們以為對幸褔至關重要的一切追求與爭取,全都會回歸恰當的位置,不再是人生關注或執著之所在。我們一定要盡力對自己的生活方式保有自覺,不被現代生活的迷咒給沖昏頭,被那看不到盡頭的行軍前進、那令人心慌的加速步調給捲走。達賴喇嘛勸我們多注重現實,才能在當下得到平靜,而不是成天追逐下一個期望和下一個抱負。

更多內容,請見《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天下雜誌出版)

看更多
「驚恐」情緒4解方 五行相生相剋,擺平情緒紛擾 饒過自己吧!接納「負面情緒」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久病不癒10症狀 恐是神經內分泌瘤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