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實錄】陪豬哥亮大哥走完人生最後20天

圖片來源 / 天下雜誌 黃明堂
瀏覽數151,312
2017/06/08 · 作者 / 蔡兆勳(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主任)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我坐在床邊跟他說:「感謝您讓我來看您,本來擔心您會把我趕出去!」這時他笑得非常燦爛,說:「我哪會趕你出去!我做人不錯!跟我做朋友不錯啦!」

編按:知名綜藝節目主持人豬哥亮於5月15日因大腸癌病逝台大醫院。在他人生最後3週,合併接受安寧緩和醫療以減輕各種不適,在家人陪伴下安然離世。

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主任蔡兆勳寫下這段照顧歷程,以及他與豬哥亮的互動點滴,藉此紀念這位帶給無數觀眾歡笑的巨星。

本文經家屬同意發表。

生死都是人生的大事。我能參與豬哥亮大哥人生旅程的最後階段,成為他最後認識的人,實在是好深的緣分。

4月底,透過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立委邱泰源教授,與豬大哥的主治醫師梁金銅主任的聯繫,一致認同在腫瘤多處轉移的末期階段,他適合接受安寧緩和醫療。當時從護理長口中得知,因為大哥的情況不好,大嫂和子女們壓力都很大,極需要支持。

我在4月25日晚上首次跟豬大嫂和子女們見面,除了詳細說明大哥的病情、傾聽每一位家人的問題與期待,更提醒家屬,病人在末期階段除了身體痛苦外,心理上常出現焦慮、憂鬱、無助和失落等情緒反應,心靈上常出現尊嚴喪失、心願未了、不安和恐懼等靈性困擾。因此照護重點應該是透過身體症狀的緩解、心理情緒的支持、心靈的陪伴,才能讓豬大哥走得平靜安詳,而不是窮盡一切醫療處置以延長生命跡象,這會讓他受更多苦。

我更說明,有些醫療處置現在適合,未來不見得適合,譬如點滴輸液必須適時調整,才能避免好意給他補充營養水分,卻反而造成更多症狀和不適。這些建議獲得家人一致的理解和認同,也因此建立後續溝通討論的重要基礎。

他想留給觀眾最美好的印象

(圖片:天下雜誌 黃明堂 攝)

從兩次家庭會議的討論過程,讓我深刻體會在家人的心目中,豬大哥是個不平凡的人,全家人對他充滿愛與不捨。

為了讓豬大哥更加感受到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在討論過程中,我曾提議,若有機會讓豬大哥以簡單的方式表演作為心願完成,對他的身心靈會有很大的幫助。女兒當時強調,父親是不隨便表演的,每次表演前他都精心策劃和萬全準備,他一定想留給觀眾最美好的印象!聽了實在讓人感動,成功絕非偶然,而是不斷的堅持與淬煉。他敬業的精神與追求完美的執著,不愧為一代巨星典範,值得後輩景仰與學習。

在40年忠實粉絲面前露出微笑

(圖片:天下雜誌 黃明堂 攝)

接著我幾乎每天去看豬大哥兩次,雖然他大部份時間都在休息,幾乎每次去他都在睡覺,我還是仔細觀察全身的情況,撫摸著他脆弱的身軀,期望他能多一些時間是清醒的,可以多做一些活動。

我重新評估他的疼痛程度,並減少嗎啡使用劑量,以緩解疼痛但不影響意識為目標。同時維持腸道通暢以促進食慾,也因此減少點滴的補充,避免身體水腫與呼吸困難。

我清楚記得有一次在半睡半醒的情況,還明確地告訴我:「治療方向得愛抓何對(台語)」!充分顯示豬大哥是一位聰明有智慧的前輩,凡事有詳細的規劃。

有一天去看他,他剛好坐在沙發上,終於讓我有機會坐在他身旁,我把握機會向他自我介紹:「我是您40年的觀眾,今天代表千萬觀眾來感謝您,感謝您帶給大家這麼多歡樂!」頓時在他的愁容上明顯露出滿意的微笑。

之後幾次去看他,看到他精神日漸好轉,也讓我有機會跟他多聊幾句。我跟他坐在沙發上,搭著他的肩膀,當我們聊到他是天王巨星,精神可嘉時,他仍無奈地說:「塔有效(台語),錢都沒有進到口袋。」我輕輕地回應他:「感覺有意義就好!您帶給千萬觀眾歡樂就很值得了!」

因為近距離的觀察,讓我看到他許多手指關節是扭曲變形的。他出生在左營貧苦的農家,一路走來相當艱辛,成功之路必定歷盡滄桑,沒有無比堅毅的精神不可能有今天的卓越成就。

「跟我做朋友不錯啦!」病中依然豪邁

(圖片:天下雜誌 黃明堂 攝)

在聊天中得知,他最敬愛的長兄每星期從南部到醫院探視他,豬大哥會拉著哥哥的手講話,兄弟情深不言而喻,這也是一股重要的支持力量。

幾天之後,豬大哥精神更好了,我坐在床邊跟他說:「感謝您讓我來看您,我本來擔心您會把我趕出去!」這時他笑得非常燦爛,說:「我哪會趕你出去!我做人不錯!慈悲!好鬥陣!(台語)跟我做朋友不錯啦!」實在很高興豬大哥能為自己下這樣的評語,顯然他是相當肯定自己的為人。這樣才能不被病魔擊垮。

有一次豬大哥還很驕傲地介紹一旁的女士:「伊是阮某你摘影某?(台語)」從他驕傲的眼神,可以感受到豬大嫂的堅強、能幹、不離不棄,是他一輩子的感謝,也是他最大的虧欠。大嫂每天幫大哥準備美食,還說:「豬大哥現在是最幸福的了,大家都回來了!」豬大哥也點頭表贊同,處處可見鶼鰈情深。

期間還多次聽到子女們向豬大哥說:「我們都很愛您!」聞知令人動容,親情可貴表露無遺。其實他很想扮演慈父的角色,想跟子女們多講一些話,但是礙於身體狀況,有力不從心之憾。

經過一兩星期的相處,我們逐漸認識,在我5月8日出差日本前,是豬大哥情況最好的時候,聽說他還跟大嫂講:「這位是來救我的!」豬大哥也跟我說:「我看人這麼多,你有用心我看得出來!」原來人與人相處就是那麼簡單平實,真誠相待,雙方就會有信任的感覺。

記得出差前豬大哥跟我說:「我身軀甘苦,坐躺都不舒服!看能否讓我再多活兩年!在這重要的時刻,你要離開!」這時大嫂還開玩笑地說:「蔡醫師要去日本找女朋友啦!」大哥還驚訝地說:「你還未娶ㄡ!如果還未娶,應該都愛何你去!(台語)」

若不是因為公事,我還真的不想出發,因為我知道這是關鍵時刻!面對大哥心靈痛苦的緩解此時正是關鍵時刻,應該還有改善的空間,擔心回來的時候,機會已不復在。

怕他多受苦,我不敢離開病房

(圖片:康健雜誌)

因此出國前的週末我還是每天去看他,他還像在舞台上一樣,很有趣地說:「不是要去找七阿!(台語)」大嫂在旁還說:「像家人一樣,走不開吼!」我也只好跟大哥相約回來再來開講。在日本期間,我透過LINE問大嫂關於大哥的情況,大嫂回我:「臉色紅潤!」才讓我放心不少。

5月11日傍晚我從日本回來,直接到病房看大哥,他又出現嗜睡的現象,能講話的機會又少了。5月13日下午,當我踏入病房,赫然發現大哥呼吸型態明顯變快了,我心裡有數,這次是真的。一方面用氧氣協助緩解他呼吸困難等症狀,一方面跟家人說明並提供建議。

家人顯然慌了,即使症狀緩解了,我也不敢離開。我擔心家人在情急之下,基於愛與不捨,做出對大哥不適當的決定。我在病房陪了3~4小時,或許直到現在,大嫂和子女們都還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待在那兒。我只是希望能避免大哥再受無謂之苦。

特別是大哥不想戴氧氣罩,一直要扯掉氧氣罩,我們在旁陪伴並安撫他。又因為痰多,家人很擔心一口痰卡住氣管,面臨抽痰的考慮,可是抽痰管一碰觸口鼻,大哥立刻以手推開,強烈表達不願意,如果沒有仔細溝通,很可能會被強制約束以進行抽痰,在溝通說明後,改以拍痰化痰的方式進行胸腔照護。

更值得重視的是病人的尊嚴,即使是在血壓下降的情況下,他突然喊:「尿快出來了!」仍然堅持下床如廁,並且不能有外人在,他才會安心,因為他在外人面前會害羞。這提醒我,醫療人員在照護病人時,應該注意維護病人的尊嚴和隱私。

直到所有家人到齊,達成臨終前不再使用強心劑和氣管插管的一致共識,我才安心離開病房。

他累了,安詳謝幕

(圖片:Shutterstock)

隔天5月14日早晨,我還是不放心,再次前往病房探視,這時看到大哥平靜地休息,由家人陪伴在側,我才放心。之後仍定時透過跟家人LINE了解情況。不料隔天清晨醒來,我就接到許護理長傳來簡訊:大哥今早安詳辭世,過程平順,她全程陪伴。

豬大哥一生努力奮鬥,帶給無數觀眾歡樂,發揮潛能於極致,不僅獲得觀眾的熱烈掌聲,相信他也很肯定自己。最後能跟他所愛的家人在一起,也是最大的安慰。他的作品也即將重新上映,相信他一定含笑九泉。從他的朋友一一到靈堂致哀,表達肯定和思念,可見他慈悲待人。

大哥您一定累了,安息吧!

後記

醫療照護有延續性,原來照顧豬大哥的醫護同仁一直照護得很好,最後一階段與安寧療護團隊合作,將病人的痛苦減到最少。感謝許曉萍護理長居中聯繫,讓我有機會先接觸豬大哥的家人。可見許護理長在病人及家屬心中佔有重要地位。

一分鐘醫學教室

讓病人舒適的事,安寧療護都會做

在病程的每一個階段,醫療照護的目標是不一樣的。疾病早期當以治癒為目標,疾病末期當以提升生活品質為目標。因此依照病人的病情及身心靈各方面的需求,適時調整醫療照護的內容,才能讓病人在每一階段獲得適切的醫療照護。

末期病人心靈的痛苦其實不亞於肉體的痛苦,但過去經常被忽略。安寧療護希望幫助末期病人同時減輕肉體與心靈的痛苦,享有平安和尊嚴,這才是善終。

安寧療護以提升病人的生活品質為目的,為了症狀緩解、減輕病人不適,低劑量放射治療、輸血、點滴、各式檢查和藥物等若有需要都會給予,但是僅會拖延瀕死過程的心肺復甦術及維生醫療等處置就不適合做。

另外,安寧療護特別提供全人(身、心、靈)、全家、全程、全隊的照顧,比如會有宗教師、心理師來關懷,護理人力比也比一般病房多,努力讓病人及病家身心平安。

安寧療護追求病人善終的理念,提供病人及家人適切的醫療照護和溫馨的關懷陪伴,尊重生命的價值與人性的尊嚴,若能普及社會大眾,將是全民之福。

安樂死還不合法,現在怎樣才能善終?

大腸癌別忌諱就醫,不到一成患者要做人工肛門(懶人包)

陪爸媽到老,別留遺憾

什麼是大腸癌?

大腸癌為源自結腸或是直腸的癌症,倘若沒有盡早發現以及治療,癌細胞可能轉移至身體其他部位,大腸癌主要為腺癌,另有鱗狀細胞癌、淋巴瘤、平滑肌肉瘤及黑色素瘤等等,大腸癌發生的部位則以直腸以及乙狀結腸為多數,...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