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愛留給孩子/不成立的性侵案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5,212
2017/05/10 · 作者 / 神老師&神媽咪 · 出處 / 寫樂文化
放大字體
或許是職業病的敏感,跟孩子閒談中,看見了孩子一瞬間飄移的眼神,我直覺一定有什麼事情他沒有老實說,最後,他終於卸下心防,我錄下了他幾乎被性侵的自白。

我趕緊通報學校,做了我認為該做的事情,學校也啟動一連串的處置,通知家長、立即排輔導、心理諮商、向教育處通報。

換來的,是不斷的電話騷擾和恐嚇,那個色狼、還有色狼的雙親,輪番地、追殺似地打電話給我,不斷詛咒、恐嚇,他還輕輕地說著要來找我,追得我不得不把手機關掉,把家裡電話線拔掉。

跟該知道的人報備,他們只說,「他們不會真的來找你啦!自己小心一點……」那陣子,走在昏暗的停車場就覺得有人躲在暗處;開著車子,擔心車子被黏了炸彈;車子行進的時候,刻意變換路線,怕他在某個街角故意開車撞我;擔心他在校園的某處躲著,沒有人的時候,會出現在我教室的門口……

整天疑神疑鬼地擔心不已。

那十幾天,心神真的無法安定下來,恐懼佔滿了心裡。

開車載著孩子和媽媽一起去婦幼隊做筆錄,一路上,媽媽不斷跟我聊天,感謝我發現不對勁,感謝我保護孩子,目送他們進入婦幼隊,我心裡想著,我做了一件正確的事。

結果一切都不是憨人所想的那樣簡單,突然之間奪命連環CALL沒了,他們雙方家長私下達成協議,進入婦幼隊後,他們一概否認,不承認有發生過任何事情,我成了唯一說謊的那個人,一切,都變成我的想像。打電話給孩子的家長,她怎麼樣都不接我電話。問孩子,他說,都是老師妳捏造出來的。我震驚不已,把錄音檔放給孩子聽,孩子哭著說他也沒辦法,是媽媽要他這樣說的。

這個個案,連被害者和家長都說沒發生過,最後當然不成立。實際上,有沒有發生,所有人都心裡有數,只是法律講求證據和筆錄,連受害者都說沒有,法律上,這件事情就算是沒發生過。

雖然感到痛心,但站在保護孩子的第一線,我不勇敢,誰勇敢?再發生同樣的事情,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通報,即使會被罵、被威脅,即使恐懼,即使有可能被回打一槍,我心裡的那把尺仍舊不變,做錯事的、該被處罰的,就是應該要得到該有的提醒和教訓。

只可惜,在這件事情上,做錯事的人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而且做錯事,父母略施小力就能讓事情當作沒發生過。只是,以後會不會再犯呢?對方有沒有受到懲罰我不介意,我介意的是那受害的孩子,又學到了什麼?這揪心的感覺,真讓人難受。

很多受侵犯的孩子沒有人可以說,受到威脅也不敢求助,只能仰賴老師去發現孩子與平常不一樣的表情或動作,行為異常透露出來的求助,是能救一個孩子的唯一線索,當孩子有跟平常不一樣的表現時,別急著處罰脫序的行為,了解行為背後的意義,有時就可以救出一個即將陷入流沙的孩子。

雖然沒能讓色狼得到制裁,但我們針對孩子做了很多的相關教育,教孩子正確的性觀念,教孩子身體之間的界線,教孩子保護自己的方法,也讓孩子知道受到傷害時老師一定會想辦法保護,受委屈時隨時都可以找老師幫忙。

老師的工作,真的,不只是教書而已。如果可以,請給老師多一點信任和支持,別讓老師孤立無援,別讓老師的熱情,一點一滴地消失。

神老師の私語

會知道這孩子有被性侵之虞,是下課時聽孩子們閒聊,知道孩子沒有回家,住在朋友家,找來談話後才發現事情不簡單,孩子眼神的閃躲和吞吞吐吐的回應都讓人心生疑竇,用很多方法才套出孩子的這段過程。

很多孩子遇到這樣的狀況時不知道該跟誰說,或者被對方威脅而不能說,就得要靠身邊的老師或父母觀察孩子的表情和跟平常不一樣的行為來發現。

知道孩子有這樣的狀況,一定要立即通報學校的主任和校長,進入通報系統,還要與家長懇談,讓家長了解狀況,即使最後案子不成立,也讓對方有所警惕,讓父母對孩子多點關心。

本文節錄自《一個都不能少》,由寫樂文化出版。

把愛留給孩子/愛的零拒絕教育

把愛留給孩子/沒有人能阻止傷心的母親奮戰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茶葉保存不當 竟讓肝指數飆高?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