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愛留給孩子/沒有人能阻止傷心的母親奮戰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781
2017/05/10 · 作者 / 神老師&神媽咪 · 出處 / 寫樂文化
放大字體
我不知道到底從何時開始的,體育老師說是四個多禮拜前,妹妹說是從九月開學到十二月,也就是三個多月了。每一次上體育課,老師就規定妹妹只能坐在旁邊看,看著同學玩遊戲、踢球、嬉笑追逐,她只能一個人坐在階梯旁,其他什麼事都不准做。

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基隆僅十幾度的低溫,戶外的寒風連我都沒辦法忍受,那幾天,妹妹發高燒請了好幾天的假。

體育老師告訴妹妹,「因為妳跑步會跌倒,打球會被打到,受傷了,誰要負責?所以妳只能在旁邊看。」在法定的上課時間,我女兒在十二月的校園裡, 只能呆坐在旁,任由冷冽寒風刺骨。

「媽咪,我連球都沒碰過,我好想跟同學一起玩。」妹妹雖然學習遲緩,但是四肢健全,而且上過四年的體操課,行動自如,甚至可以翻觔斗、在平衡桿上跳躍……

難道就因為她擁有中度的身心障礙手冊,所以遭遇這樣的對待?

我是一個學校的老師,我的孩子離我這麼近,都能受到這種待遇:孩子的口語能力很好,我都要隔這麼久,才能發現孩子被剝奪了上課的權利。我不敢想像,一般家長的特殊兒孩子,要遭遇多久的不平等對待,家長才有機會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憑一張身心障礙手冊,竟然毀了我小心翼翼刻意替她維護的自信、漠視我們從出生十個月開始從沒間斷的復健、傷了她想要參與課程的心靈、剝奪她就學的權利、歧視她身心障礙特殊身分、愧對一個為人師的專業、違背教人子弟的良心、也毀滅所有同校老師對特教的努力。

在教評會上,體育老師說:「要妳的孩子正常上課,可以來告訴我呀!為什麼要拍桌子瞪眼睛……」在IEP(個別化教育計劃)會議上,我從來沒提過妹妹的肢體動作需要協助或老師的注意,就是因為她的肢體沒有問題!誰能預知一個肢體動作沒問題的孩子,會被剝奪上體育課的權利,並且開學後三個月才發現,然後趕緊去拜託老師讓她正常上課呢?

有人覺得我太誇張,那是因為不是自己的孩子在寒風中罰坐;有人覺得我的情緒太高漲,那是因為沒有陪伴這個孩子,不間斷地這個那個治療和復健,那是因為沒有看著她陪著她,知道她為了正常走路上學有多努力。如果你不能認同,請你試想,假設有個口說閱讀都沒問題的孩子,因為肢殘領有障礙手冊,老師因此不准他上國語課。這樣的評斷,合理嗎?

我尊重我們的法規,尊重所有人的判斷,每個人都要為他的位置負責,就像我要為我的女兒負責,我不替她痛,誰為她痛?我不替她出聲,誰為她守住最後的一點尊嚴?我不替她努力,誰為她捍衛她的權益?

很多特殊生的父母很怕孩子被貼上標籤,但我認為身心障礙手冊是讓身旁的人更懂她的障礙,更能有同理心去保護這個孩子,當孩子的能力不被看見,被任意剝奪受教權的時候,只有父母才能替這些沒有自保能力的孩子出聲。

若真的要被標籤,我們就貼大張一點,她就是有身心障礙手冊,但是她也擁有跟其他孩子一樣的就學權,沒有人能任意地剝奪。

我告訴自己,即使要用盡力氣,也要捍衛孩子的權利。

沒有人能阻止一個傷心的母親為孩子奮戰,沒有人能阻擋一個母親為孩子發聲,她受的辛苦真的夠多了,學校應該是保護她的地方,老師應該是想辦法教育她的人,而不是這樣,讓她和我傷痕累累。

神老師の私語

我寫這篇並不是要家長們每天都繃緊神經,只是我認為單憑一張手冊就私自斷定孩子的所有,有失公允。家長多給孩子一分關心,能避免很多憾事發生。同時也別讓自己的權益睡著了,在台灣的法律下,受教權人人皆有之。

本文節錄自《一個都不能少》,由寫樂文化出版。

把愛留給孩子/愛的零拒絕教育

把愛留給孩子/不成立的性侵案

看更多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健康遮白の美麗循環! 白髮勿擾!恢復「自然黑髮色」的秘密 Dr.南雲親身實證 7天年輕20歲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把愛留給孩子/不成立的性侵案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