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愛留給孩子/成為特殊孩子的貴人吧!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7,103
2017/05/10 · 作者 / 神老師&神媽咪 · 出處 / 寫樂文化
放大字體
我是神老師,不是因為我有多神,而是幾年前的一個學生,寫作業的封面時,把沈老師寫成了神老師,我在臉書上分享這則趣事,從此「神老師」就成了我的綽號(笑)。

我從小就是個運動員,一直以來個性就是好勝不易屈服,對生活上遇到的所有問題,都盡力去克服和挑戰,把臉書當作心情抒發和經驗分享的天地,分享我身為教師、特殊兒媽媽、人妻、烘焙愛好者的點滴。

因為不足,不斷地努力學習和調整,唯一的信念,就是只能努力,不能放棄。

為了成功捲起蛋糕捲,曾經在一周內練完一箱雞蛋;為了給自己一個肯定,在兩周內一口氣考過了兩張烘焙證照;為勵馨基金會募集十六萬的捐款,在母親節前夕的十天之內,做了將近三百條蛋糕捲;為了生病學生能維持自理能力,在廁所裡跟學生對峙兩個小時;為了鼓勵學生背英文單字,每天做甜點當作獎勵;為了女兒的就學權,與學校的體制對抗了半年,堅持為她討回公道。

凡事不服輸,凡事盡力,堅持到底。這是我的人生寫照,我也一直相信,凡事努力,總有一天會好的。

在國小已經任教十七年,前八年,我真心覺得自己是個非常盡責的老師,該教的、該提醒的、該注意的、該加強的、該關心的,我都有做到。我也一直認為沒有學不會的孩子,只要再認真一點、再專心一點,他們一定就能跟上,一定就可以達到我規定的標準。所以我總是盯著低成就的孩子,我多教一點,也希望他們加油一點、努力一點,說我是虎師,一點也不為過。

九年前生下女兒,我才知道什麼叫做學不會,一個字練習上百次,竟然還是不會寫、看不懂、不認得……我這才知道,原來真的有人學不會,所謂的學習障礙,原來讓人這樣沮喪又無力。

這讓我開始思考一個好老師的定義,一個所有學生的老師,該如何去面對每個孩子的獨特性?而不是用相同的標準去要求、懲罰或獎賞孩子。

記得有一次演講,有個輔導主任聽完我的演講後分享,他說,擔任輔導主任和老師這麼多年,遇到的特殊孩子無數,但是他只看到孩子缺乏的、不足的、需要的、應該要加油的,卻從來不知道一個特殊的孩子及家長,需要經過這麼多辛苦的歷程。

讓我恍然大悟,我也曾經是這樣的老師,只希望每個孩子都達到標準,卻忽略了每個孩子需要努力的程度完全不同,甚至有人盡了全力,連邊都沾不上,為了要跟一般的孩子一樣,這些特殊的孩子的成長過程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生養遲緩的女兒,對我而言是生命的翻轉,從人生的頂點,摔落谷底,對女兒未來的擔憂、對自己的期望破滅,面對同事和親友時得要偽裝自己能夠接受,但是卻常在夜深人靜時痛哭失聲。

我在接受與悲傷的情緒中輪迴,對自己的情緒常會感到罪惡,自己的女兒,難道就這麼難接受嗎?直到讀研究所時,我寫的論文題目是〈一位遲緩兒母親照顧經驗之生命敘說研究〉,找了一些文獻,看了生死學大師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übler-Ross)所提出的悲傷的五個階段,才發現原來自己是正常的。正常的人面對重大的打擊,就是會有這些反應,應該要接受自己的情緒和感受,才能好好的陪伴女兒成長。

1.否認:發現時女兒遲緩時,我帶著她到處去求醫、找原因,不相信自己會生出遲緩、瘦小、生長曲線在負三%的孩子……

2.憤怒:為什麼會是我?一定是醫生檢查錯誤、一定是懷孕時那個總是找我麻煩的上司害的、一定是……

3.討價還價:或許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雖然她拿的是中度身心障礙手冊,但是其實程度沒有那麼嚴重、說不定努力一下她就能跟上……

4.沮喪:發現再怎樣努力都無事於補,我用盡力氣也教不會她。

5.接受:終於接受她就是遲緩、學習障礙的事實,努力面對她現在和未來即將面臨的各種困境和挫折。

這五個階段,不是過了就算的,是不斷輪替,每進到一個階段或是遇到重大的挫折,就會重來一次。傷口慢慢癒合,又撕裂開,再慢慢癒合。

在女兒上小一時,在龐大的壓力下,我以為自己已經替她安排好了一切,認為她在我任教十七年的學校裡,能受到最好的照顧和教育,結果就在我最有把握的地方,她的受教權被剝奪,這真是莫大的打擊和傷害。

拒絕一個特殊的孩子,就等於抹煞他前面所有辛苦的經歷,就等於宣告這個孩子無能,就等於否定父母費心的陪伴和努力。沒有親身經歷過,不知道孩子被歧視,是如此地痛苦。一個老師輕忽的態度,會讓家長和孩子心理,刻下多深的傷痕?因為自己經歷過這一段,我才能理解特殊生和父母的辛苦和無力感,也才能體諒孩子盡了全力卻怎樣也達不到要求的挫折感。

在家長的角色受了重傷,我回頭檢視自己當老師的角色,重新對老師這個角色定義,重新思考自己為人師的初衷。

常有人問我該怎麼辦?過動的孩子動到影響班級的課程、肢體障礙的孩子得多花心思和時間去照顧、自閉症的孩子無法接收老師的指令和規則、情緒障礙的孩子就像顆不定時炸彈,讓人神經緊繃……面對這些特殊的孩子,常有人說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那個令人頭痛的孩子是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就能想出很多不傷害他的教育方式?就會在處理衝突時,細心維護他的尊嚴;就會在訂下標準時,設定符合他能力的彈性;就會在他屢屢闖禍時,教他處理事情的方法,而不是羞辱。

如果把特殊生當作自己的孩子,就不會希望他在全班戶外教學時要求他請假,就不會建議他在畢業典禮時避開屬於他的紅毯,就不會讓他在大家活動時坐在一旁觀看,就不會在所有孩子面前給他難堪。一個專業的老師,一定能想出很多幫助孩子的方法。

把特殊生的家長當作是教育的合夥人,跟家長討論孩子的狀況,跟家長一起教育孩子正確的觀念和行為,共同協助孩子處理衝突和困難,家長是最了解孩子,也影響孩子最深刻的人,能夠得到家長的支持和認同,要為孩子做什麼都不難。

一路上,我遇到了很多貴人,非常重視特教的楊坤祥校長、對每個特殊生都很友善的鍾正信老師、在班上照顧妹妹的李純芳老師、在我身邊一直給我力量的黃為寧老師,還有最愛我的家人朋友們,感謝每一位在我生命中支持我和我一起努力的你們,沒有大家的力量,這條路真的很難走。

我期許自己能當一個孩子生命中稱職的過客,能夠讓每個孩子都有屬於他的天空,看見每個孩子的優點,仔細思考面對孩子的情緒和語言。我期許,能成為孩子們生命中的貴人。

本文節錄自《一個都不能少》,由寫樂文化出版。

把愛留給孩子/沒有人能阻止傷心的母親奮戰

把愛留給孩子/不成立的性侵案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