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並非憂鬱症者唯一的路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5,097
2017/05/08 · 作者 / 瘋狂蘇山 Crazy Susan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作家林奕含很可惜地結束了年輕美好的生命,她活著其實可以透過創作寫書讓世界更美好的!

當我的朋友知道我有憂鬱症的時候,有一個朋友告訴我:「如果有一天妳想尋短的時候,記得先打電話給我」,我打了那通電話,所以我才能在這為林奕含「說話」。

我放棄自己過三次,最嚴重的一次是在美國,被送進「自殺防治病房」,跟監獄幾乎一樣,沒有家人提出兩位醫師證明是出不來的。我不知道林的家人有沒有把她防護到這種程度?

我的精神科醫師曾跟我談過:當妳不想活,身邊沒有任何人可以擋得住妳,但是要想辦法轉換念頭,真的只有這樣才能解脫嗎?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看看明天醒來會不會更好?或是找人聊一聊?

憂鬱者走上絕路其實是對這世界發出「強烈的抗議」,不滿意現狀,不滿意自己,不滿意身邊的人、事、物,尤其是受過打擊才引發憂鬱的人,對世界是失望的,活著是沒有意義的。

憂鬱者其實很孤獨,所以才非常容易陷入低潮,長期在低潮裡,自然就往絕路想。我也跟林奕含一樣寫過書,而且寫完書以後就決定以死明志。但我跟她最大的不同是,我到現在除了出國不在台灣之外,我幾乎每星期都會跟我的精神科醫師見面聊三十分鐘,因為我放棄過自己三次,朋友都跑光了,這是人性,沒有對與錯,所以精神科醫師變成我最好的朋友,當然不是一般朋友的關係,但是,醫生是目前唯一願意聽我說話的人。我決定今年起陸續寫文章跟憂鬱者、大眾分享,就是希望能避免像林奕含這樣優秀這樣年輕就放棄生命。

我希望大眾多瞭解憂鬱者的心理,多包容多給機會,而不是選擇拋棄憂鬱者或放棄憂鬱者。

還是有很多人走出憂鬱,但也還是有很多憂鬱者還活在孤獨、陷入低潮,在苦若尋找「活著的理由」。

我認真去尋找我活著的目標跟意義。幾年前我曾跟《康健》的社長說我又要創業了,她很驚訝,因為當時她的一個年齡跟我相仿的朋友說要退休,而我說我還要再去創業,且我還是個憂鬱患者!

我做了很多事,其中之一是做了兩張全世界最大的玻璃椅子在上海展出。我並不是想要炫耀,而是憂鬱者可以不要越來越壞,而是要把放棄努力的勇氣轉換到其他事情,人生只有好好活過才對得起自己。

我過去半年在康健以及我的部落格已經發表了很多如何走出憂鬱的方法,以及我身體力行的經驗,其實,憂鬱患者嚴重的時候,自殺的念頭每天都會閃過腦子,我不敢說我沒有低潮期,但是我有方法走出來。

我希望更多人願意多協助憂鬱者,多瞭解憂鬱者,給他們「活著的理由」,讓他們看到世界是美好的,生活是美好的,當然憂鬱者也要靠自己的努力。此刻,我正在日本創作,傍晚我會去散步,看見「月見草」開花了,這種花只在晚上開花,沒有人會在晚上特意去欣賞「她」,但是她依然故我,小小的一朵花充滿了生命力,我們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力量,好好活著。

(瘋狂蘇山 Crazy Susan,走過憂鬱症風暴十年。現為藝術工作者,創作包含雕塑、繪畫、設計玻璃家具等銷售國際,並熱愛寫作。)

憂鬱症解方/換個方法看便當,天天米其林

憂鬱症解方/讓時間帶走一切?

看更多
林夏如:失去女兒後,我才知道離婚真的微不足道 憂鬱症解方/換個方法看便當,天天米其林 家有大人得憂鬱症怎麼辦? 試試這6招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專訪
林夏如:失去女兒後,我才知道離婚真的微不足道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