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腦落到心,生命自然帶來解答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321
2017/05/01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2期
放大字體

面對人生的種種問題,也許是工作、人際、伴侶、親子,如果願意這麼嘗試─不把問題當作問題,問題還沒有解決,也就接受還沒有解決,這麼實驗看看,也許幾天、幾個星期,很自然的,有一個片刻,生命會帶著答案來。

你我會突然有靈感,知道該怎麼做。

我相信,其實許多人都有過這種經驗,只是沒有重視過,還是把頭腦從過去和未來產生的焦慮看得更重,而更用力憑著過去的經驗去解決問題,也就這麼錯過了生命帶來的解答。

不理它,不把問題當作問題,並不是對問題投降,反而是一個很深的臣服─接受生命帶來的一切,包括表面看來是問題的問題。

過度偏重左腦運作,落入無限煩惱

我們所認知的世界,從腦神經的角度來說,最多是五官攝入的電子訊號。然而,透過念頭和情緒的放大,尤其現代人偏重左腦運作,也就進一步衍生種種對過去的執念、對未來的期待,帶出一連串的人生故事,包括一連串的問題,和數不完的煩惱。

我們想不到的是,從單純的電子訊號,變成再具體、堅實不過的煩惱,也只是頭腦運作必然的結局。

可惜的是,現代人的生活過度偏重頭腦,使得頭腦從協助生存的工具,變成了發號施令的主人。讓我們隨時活在頭腦的世界中煩惱,卻以為這就是人生唯一可能的解決方案。

透過頭腦,不可能走出煩惱。要從煩惱走出來,反而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反轉─從腦,落到心。把注意力從頭腦源源不絕的念頭,轉向從來未曾動過的「心」,也就是內在的生命,是我們每一個人本來就有的更深的層面。

從腦落到心,聽起來或許相當抽象。要隨時和生活結合,最單純的方法,還是回到臣服。接受一切,不加一句話,不做一個解釋,也就自然沒有反彈。什麼事都沒有,一切讓它輕鬆存在。

心帶著我們走,自然帶我們走出念頭和煩惱,活得更有效率,活得更快樂。

心理學有一個「心流」的觀念,相當接近這裡所談的。差別在於,對科學家而言,心流是一種很神祕的心理狀態,最多只能去分析一些主客觀的因素,就算滿足了種種因素,也不見得能夠帶著你我進入這種最輕鬆、最不費力的狀態。

然而,透過我在《神聖的你》所談的生命對稱的法則,「心流」也只是順著瞬間的一切,讓生命帶著我們走,不加上一點阻抗,也沒有一點刻意。

透過臣服,活在當下、包容瞬間

如果真有一個「練習」好談,最多也只是把頭腦的運作挪開,讓心自然流出來。若要更進一步,和生活更緊密地結合,隨時減少念頭,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臣服,活在當下、包容瞬間。

眼前所看到的任何人事物,我們都用心把它們包容起來,不加上一層期待,不加上過去的經驗,也就自然活在「這裡!現在!」。

舉例來說,一件新的挑戰來了,也許是過去從沒接觸過的工作,也許是孩子在學校和老師或同學有了矛盾,我們確實不知該怎麼做。但試試看,不加上一層「自己應該做得多好」的期待,不加上過去「如果沒做好,就有什麼下場」的擔憂,把這項挑戰交給未知,交給生命,最多是誠懇祈禱─交由自己內在的智慧來指引。

最有趣的是,這麼做,煩惱自然減少,卻還是可以反應、可以運作。

挑戰和問題還是存在,指引會自己出現。也許是旁人的一句話、書裡的一頁,甚至是路旁的一幕,自然帶來靈感。帶我們跨過問題的表面,進入內心更深的智慧。沒有規劃、沒有預設,不知道要說什麼、要做什麼,不可思議的是,該說什麼、該怎麼反應,自然流露出來。

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事情有什麼進展或不進展,也不加上一層「應該如何」的期待或「萬一如何」的操心。一樣交給未知,交給內在智慧的指引。就這樣,讓生命帶著我們走。

一步步地深入臣服,面對樣樣的情境,自然不費力。人生也不再是一連串的問題。

心帶著我們走,生命的流動自然變得順暢,即使物質和成就不見得累積得更多,但是恐懼、窩囊和痛心也就成了過去。一個人自然開始發光發亮,喜樂自然流出來,習氣也自然產生變化,過去習以為常的煩惱,不再那麼重要。

活在「心」,一個人自然和真實的自己在一起。內心的滿足與喜樂會逐漸感染周邊的人,也就自然對生命發出最大的肯定。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人生最大悲柔 就是對生命悄悄地放下 愛情長跑 男人最奢望另一半能做到的四件事 膽固醇越低越好?這個數字更重要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中醫養生
學烏龜呼吸 恢復元氣不焦慮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