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沒殘留在食物裡的農藥跑哪去?

圖片來源 / 劉國泰攝
瀏覽數559
2017/05/01 · 作者 / 朱慧芳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2期
放大字體
瑞士化學家保羅.穆勒(Paul Muller)獲頒1948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表彰他發明的DDT對提升人類健康的貢獻。DDT於1942年上市的時候,正值世界大戰末期,瘧疾、傷寒、霍亂等傳染病在戰區和非戰區到處流行,DDT迅速有效地抑制了這些疾病,在當時宛如神發明的萬用藥劑,獲得全世界最高榮譽的肯定。

1962年,美國海洋生物學家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的醒世名著《寂靜的春天》出版,世人才驚覺使用了20年的DDT竟然對環境生態造成重大傷害。讀過瑞秋.卡森傳記的人都知道,她因為這本書受到眾多攻訐污衊,甚至被指責是歇斯底里的憤怒女人。但DDT的毒害終被證實,1970年起,陸續被包括台灣在內的多數國家禁止使用。

這座島嶼還能承載多少農藥?

2017年的台灣,種植茶葉是否允許使用新藥引發爭辯。政府和專家的觀點認為,若要維持茶葉的產量,保障茶農的收益,使用更適合的藥劑,總是比使用已經產生抗藥性的老藥更妥當。他們說,老藥愈噴愈多、愈來愈無效,換一種藥效果會比較好,對環境和人體健康都有好處。

噴什麼藥、噴多少、允許殘留多少……,眾人在公開說明會上的紛紛擾擾,絲毫沒有影響遠在新北市翡翠水庫上游的淨源農廠,和同樣在坪林山區的綠光農場,他們一如往常享受著蟲鳴鳥叫、觀雲看星聽蛙賞螢的好環境,用乾淨的茶守護著大台北的水源地。儘管他們知道,為了求得產量,大部分的茶園還是以噴灑農藥、使用化學肥料的慣行方式種植,但他們選擇的是一條回不去的小路,一旦享受到不用農藥的好,很難以任何理由再往毒坑跳。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 訂戶登入看全文
  • 免費閱讀 歷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54歲女主播走過乳癌、不孕 領養兩個女兒展開熟年新生

最新專題